本文共2728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有人穿着阿迪、耐克也可以领助学金,有人家境贫困却需要上台演讲剖析自己的家庭才能获得资助。面对一系列的质疑和难堪,有没有更“挽尊”的贫困资助,让学校和学生双方都更加体面和温暖?


网友Shannon在知乎上分享了中科大的“隐形资助”,表示自己因为节省,用校园一卡通每天在食堂吃饭不超过六块钱。突然有一天收到来自校园一卡通管理中心发来的邮件,让他去领取生活补助360元。同时分享了另一位家境良好的同学想浑水摸鱼没有成功的经历。学校资助究竟应该如何进行?真实性如何保证?科技发展至今,高校的贫困资助是时候兼顾学生尊严和信息真实性了。


>>>>

贫困生识别,难坏了高校管理者


如何识别贫困生,一直是困扰高校管理者的一道难题。一位长期从事学生管理工作的辅导员说:“界定谁是贫困生对我们来说确是难事,有的学生故意撒起‘胡椒面’,老师也不可能一家家去调查。”现实中,高校采取的一些识别方法也不尽合理,招致很多非议。


贫困证明法,真实性难以保证。当前许多高校在识别贫困生时主要依据学生递交的贫困证明材料,如学生入学时提供的《家庭经济状况调查表》,或当地民政局、居委会等相关部门开具的县乡村三级证明、相关困难证明(《特困证》《最低生活保障证》等)。然而,开具一份贫困证明并不难。早在2007年《中国青年报》就调查过此事,在调查过程中,广西民族大学一位贫困生告诉记者,开具一份贫困证明其实很容易。写好材料后,先到村里和镇里盖章,然后到民政局盖章,有些地方,甚至连民政局的章都省了。对于考出去的大学生,当地政府都乐意照顾“自己人”,并不会太为难他们。贫困证明材料把关不严,导致出现很多假贫困生。


投票选举法,贫困生颜面何存?2011年人民网一篇文章报道昆明理工大学一些学院的班级通过民主测评投票的方式“选举”贫困生,申请贫困生的学生上台演讲,由全班同学投票选举,票数多的就入选贫困生资格。投票选举贫困生表面上公平、公正,实际上并不是真的民主,一些人缘好的学生很容易被选上,而且这种方式很伤学生的面子,一名学生自从在同学面前讲了自己最羞于启齿的家境后,就常常觉得抬不起头来。这种侵犯学生隐私、不顾学生尊严的方式势必对贫困生的心理造成伤害。


横向比较界定法,与我国水土不服。这种方法是将学生在校学习和生活的必需费用与家庭可提供的支持费用进行对比,两者间的差值越大说明申请学生越贫困,越需要资助。这种方法是对美国学生资助方法的照搬,美国在开展学生资助工作时,就是通过计算入学成本和预期家庭贡献的差值来获取学生的资助需求。这种方法需要准确获知学生家庭经济信息,美国有着完善的税收系统,通过递交的税单就可以准确获得家庭的收入信息,然而我国由于税收系统和征信系统不完善,目前尚不能准确获知家庭经济信息,因此,这种方法并不适合我国国情,强行照搬必然会出现水土不服的状况。


>>>>

如何识别,需要新探索


基于消费水平和不良行为表现的识别方法。国家资助金是为了确保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可以承担基本的高等教育费用,而不是任其随意使用。在国际上,众多发展中国家面临着与中国同样的困难——无法获得可靠的家庭收入信息。那么,如何解决这一困难呢?门诺(Menno)和马丁(Martin)提出了一条可资借鉴的途径——通过对消费水平的调查来测量贫困程度。他们认为在发展中国家要想获得准确的收入信息是不可能的,因此,可以采取迂回战术,不去直接询问家庭收入状况,而是通过对家庭消费情况的调查来间接地推测家庭经济状况。通过调查家庭的食物消费、住房消费、服饰消费、医疗消费和子女教育消费的水平,可以有效推测家庭经济状况。根据这一思想,高校也可依据学生的消费水平识别贫困生。学生消费水平不仅可以反映家庭经济水平,也可以反映其是否具有享受国家资助的资格。这点可以从大部分高校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办法》)中看出。《办法》规定拥有或使用高档通讯工具、购买高档时装或化妆品等高消费行为的学生不能认定为家庭经济困难学生。2013年11月28日,教育部副部长杜玉波就学生资助政策回答网友提问时也表示,对于申请经济困难资助的学生,有关部门要通过监测日常消费进行监督。此外,《办法》还规定有吸烟、酗酒、赌博等不良行为表现的学生不能认定为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由于学生消费水平和不良行为表现既可以反映学生是否具有享受国家资助的资格又便于学校监测,因此,基于学生消费水平和不良行为表现识别贫困生无疑是一种可为之举。


真实性如何保证?根据学者对大学生消费行为的研究以及高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实施办法》的有关规定,可以将大学生消费划分为餐饮费,学习费,服饰、化妆品费用,电话费,网费,娱乐费,电子产品费,校外住宿费八个方面,将学生不良行为表现分为吸烟酗酒、赌博、沉溺网络游戏三个方面。其中,餐饮费、电话费和网费可以通过提交餐卡消费证明以及营业厅出具的电话费清单和网费清单确保其真实性,其他消费情况和不良行为表现则可由班级评议小组进行监测,即评议组要对本班所有申请贫困生的学生进行消费情况和不良行为表现调查,依据调查结果验证贫困生申请人的作答信息是否属实。


操作如何更便捷?目前学校在识别贫困生时大部分是依据纸质资料,这不仅不利于统计数据、审核信息,而且不利于对贫困生的管理及追踪调查。为此,可以利用现代信息技术设计出一套功能完善、易于操作、评价客观的高校贫困生识别系统,从而实现高校贫困生识别管理的规范化、信息化、高效化。依据贫困生识别工作参与人员的身份类型,可以将贫困生识别系统分为贫困生申请人用户、班级评议小组用户和管理员用户。贫困生申请人登录系统后,可以查看申请须知,填写、提交申请信息,查看申请结果。申请人在阅读申请须知后,填答贫困生申请人调查问卷并上传相关证明材料(餐卡消费证明、营业厅出具的电话费清单和网费清单),实现自我举证功能。班级评议小组用户登录系统后可以查看申请人名单,然后依据名单依次填答问卷,实现监测功能。管理员则可以在系统中审核申请信息,填写、查看审核结果。通过对贫困生申请人作答情况与自我举证材料和评议组监测情况进行对比,可以发现是否存在冲突情况,一旦发现,系统可以自动启动预警机制,从而方便管理员依据预警结果对弄虚作假的学生进行追责,比如取消资助资格,收回资助资金等,实现预警和追责功能。此外,识别系统还可以实现排除功能,即学校依据本校实际情况计算出学生求学的基本费用,然后将这个费用作为本校的贫困线,将其导入系统后,系统可以自动将高于该贫困线的申请人排除。同时,在系统中,管理员可以将所有申请人的作答信息进行对比,比如点击平均月消费支出,就可以出现所有申请人的平均月消费排名,帮助管理员将高消费的申请人排除。


贫困生识别系统可以辅助高校开展学生资助工作,一方面,系统提供的举证、监测、预警和追责功能可以大大提高贫困生识别的真实性。另一方面,系统提供的排除功能可以大大节省管理员审核信息的时间,同时学校也方便对贫困生进行管理及追踪调查。


主要参考文献:

[1]Menno Pradhan, MartinRavallion. "Measuring Poverty Using Qualitative Perceptions of Consumption Adequacy." The Review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2000.

[2]毕鹤霞,沈红.贫困生判定的难点与认定方法探究[J].高教探索,2008(5).


推荐阅读:

祁同伟悲剧反思:如何呵护寒门学子的“玻璃心”? 丨 案例


声明: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麦可思研究编辑部(微信搜索MyCOS_editor或18602824882)。

如需了解麦可思学生事务相关服务,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联系我们。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麦可思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