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是古代战场上最重要的武器之一,更是古代最有效的两种单兵远程武器之一(另一种是弩)。

宋代武学家华岳在《翠微先生北征录》中说:“武艺一十有八,而弓为第一”,明代博物学家谢肇淛在《五杂俎》中也记载,十八般兵器第一为弓。


从实际运用上看,中国古代弓的装备率也非常高,唐代大多士兵都有一张弓,宋代的三叠阵里有四分之一的人是弓手,明代虽然出现了火器,但是军队中依然有半数以上的士兵装备弓箭。

上图:明代《射雉图》局部

可见对于冷兵器时代的中国来说,弓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性。但是,有攻必有防,世界上不存在无敌的武器。那么,有哪些武器能够防得住弓箭的攻击呢?


防御手段,差不多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主动防御,即利用武器进行格挡;一种是被动防御,即利用盾牌、铠甲进行防护。


在很多影视剧中,经常可以看到一些角色,在遇到弓箭攻击的时候,往往会快速挥舞旋转手中的武器,比如长棍、花枪之类,格挡飞来的箭。

然而从实际情况看,这种漫无目的的挥舞,能够挡住弓箭几乎是不可能的。古代的战弓力量较大,战箭的飞行速度大约为每秒40米到70米,而且因为箭比较重,所以在飞行的过程中不会损耗太多速度。而箭的长度大约在80到100公分。

上图:清代箭(上,箭羽已残)和日本箭(下),长度均为九十多厘米

这么一算,即使是以秒速40米飞行的100公分长箭,它飞过自身长度的时间也只有四十分之一秒,如果随机转圈的长棍能够百分百挡住这支箭,则至少要在二十分之一秒内完成一圈的旋转,也就是说其转速最少也得达到每秒钟二十圈。


每秒二十圈,这个转速已经大大的超过了人体的极限。这么说吧,这个转速是美国阿帕奇武装直升机螺旋桨转速的四倍,是一般运输直升机螺旋桨转速的十倍。

上图:美国阿帕奇武装直升机的螺旋桨转速大约是每秒五圈

那么,如果对一支单独飞来的箭进行有针对性的格挡,能否防住袭来的箭呢?


有一位居合道大师, 名叫町井勋,在一个视频中,他能够用刀凌空劈开21米外射来的塑料bb弹,子弹的初速度大约是90米每秒。

(大师町井勋的劈子弹表演)

这位大师也曾经表演过临空劈箭,也获得了成功。然而,目前可以做到这一点的,全世界范围内屈指可数。而且即便是町井勋大师,表演时的另一方也存在配合的情况,并不能完全代表战场上的实际情况。


至于其他所谓凌空劈箭的剑道表演,都存在弓未拉满、弓力很轻甚至直接将弓弦装反等等明显的“放水”行为。


而且,即使是能将箭劈开,也不等于能够防住箭的攻击。古代战弓射出的箭,动能大多接近100焦耳,其威力足以击穿普通铠甲。即使能够将箭劈开,箭的残件依然具有很强的杀伤力,足以击中目标并给予杀伤。

上图:町井勋大师的刀切断箭后,箭的前端依然大体保持原有的飞行轨迹

所以,对付弓箭的袭击,主动防御手段基本上是不靠谱的,只能靠被动防御手段。在古代,被动防御在古代有两种常见手段,一是铠甲,二是盾牌


然而,能够防住弓箭的铠甲,也并不多。比如中世纪西方最常见的锁子甲,防箭性能就非常堪忧,即使是简陋的英格兰长弓,都能够轻松将其射穿。

在1346年的克雷西会战中,英国人以数千弓箭手对阵三万多法国军队(大量装备锁子甲)。最终英国人取得全胜,以阵亡一百多人的代价,杀敌近两万人。

上图:英国弓箭手形象

直到文艺复兴时期,西方出现了板甲。早期板甲以一整块的熟铁锻造而成,并且有类似“倾斜装甲”的设计,其防御力比锁子甲先进了许多。到了十五世纪,钢制的板甲也开始普及,其防御效果更佳,基本上能够免疫英格兰长弓的射击了。

(英格兰长弓杀伤力测试,射中板甲的箭基本上都被弹开,但是可以轻松射穿锁子甲)

英格兰长弓毕竟只是单体木弓,其威力要逊色于东方的角弓,而且东方的箭也更加注重穿甲性能。韩国曾经复原过一批出土的钢制穿甲头,配上韩国传统的竹箭杆和筋角弓,可以轻松射穿五层1mm厚的铁板。

日本也做过类似的试验,用和弓配穿甲箭射击士兵的板甲和头盔,除了射击到板甲边缘的箭因为倾斜角度被弹开之外,其他的箭都成功穿透。

但是,韩国考古团队还做过一个试验,用同样的弓和箭去射东方传统的扎甲。扎甲是一片片小铁片编缀而成的铠甲,具有较好的活动性。令人感到吃惊的是,扎甲对箭则有较高的防御概率,因为很多箭打在扎甲上后,扎甲受到冲击,往后收缩,对箭起到了缓冲减速的效果,并且有一定的概率能够将箭弹开。

上图:箭射中扎甲后,扎甲往后收缩,对箭起到了减速的效果

上图:箭被弹开

当然,这也不能一概而论,还得看具体的弓的拉力,箭的质量,射的距离、角度,以及甲胄的厚度等等因素。但是总的来说,用一些制作精良的铠甲,是可以对弓箭进行有效的防御的。


至于盾牌,那基本上就是弓箭克星。古代盾牌多由厚实的硬木制成,有的还带有倾斜角度,并且有蒙皮和金属加固。弓箭即使能够击穿厚木,也很难伤害到躲在盾牌后面的士兵。所以古代弓箭手军队遇见装备盾牌的部队,要么将他们围起来从多面同时射击,要么将弓对着天射,让箭从天而降,让盾手防不胜防。

上图:秦代盾(复原)

除了铠甲和盾牌之外,日本还有一种非常特殊的防箭武器,叫母衣。这种武器将“以柔克刚”四个字发挥的淋漓尽致。母衣的构造非常更简单,就是个竹制的框架,蒙上一块精致的丝绸。多装备给精锐的骑兵,这些骑兵被称之为母衣众,他们将母衣背在背上。

上图:这些骑兵身后的一大坨红色便是母衣

母衣只有在骑兵躲避追兵的时候才会派上用场。母衣众们策马奔跑的时候,迎面呼呼地吹来风,将母衣吹得像个气球。这时候,如果有箭射在母衣上,蓬松的丝绸和空气会消耗掉箭的动能,让箭变得没有杀伤力。

上图:骑兵奔跑时,母衣被吹得像个气球

上图:箭射在松软的母衣上,力量被慢慢“卸掉”

不过,铠甲也好,盾牌也罢,包括日本的母衣,其本质都是防御性的武器。进攻是最好的防守。在古代真要对付一群优质的弓箭手,最好的法子还是自己在准备好防御性武器的同时,自己也组建一支弓弩手的部队,才能保证自己不至于陷入被动。


注:本文投稿原创作者毛锥。任何自媒体或公众号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推荐阅读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中华冷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