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世界里总是生不得志,情不充盈、清贫孤苦的内心是任何人都不能看懂。岁月演绎了一场又一场狼狈不堪的故事,风,残了往;梦,不得不割舍!退却丝履,赤脚前行。 

今生来时带着满满的希望,却总是灰心失望的遗憾而去,就这样现实,没有原因,只有结果。黄粱美梦,每个人都会做,曾经我傻傻的以为,有耕耘就会有收获,有付出就会有回报,有真诚就能换来真心,原来这些只不过是

些自欺欺人的鸡汤安慰罢了,生活只教会了我人善被人欺,人好命如纸。

我一直就是一傻子,不识时务,不韵世事。不懂的做人圆滑,不会随波逐流。受伤了,受骗了还死不改悔,还一次次傻乎乎地抱着侥幸,相信这个春天定会阳光灿烂,结果又是一个春雨凄凉,失望击败侥幸。现实是一个又一个真实的耳光,打在你的脸上,喊痛毫无意义,唯有看透一切依然勇往直前。

有人说善良要有度,我并非东郭先生,更不会助纣为虐,但我总认为真正的善良不是花言巧语,不是锦上添花,而是先人后己,雪中送炭。可是这变成了世人口中的傻子,弱点的利用。有时候做了一些利他忘己的事时,旁人都会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那眼神明确告诉我:不可思议,怎么这么傻。此时我定会怀疑自己是否做错了,这就是所谓的被“同化”。

生活总是从想象过的画面发现,原来现实残酷得那么认真。我早已习惯左手握寒,右手置暖,都说爱情有花开,我等了一个又一个春天,等来的却是花开半夏;都说薄情的妹子,永远不会遇见深情的汉子。我从不薄情,可我仍然没有遇见那个深情郎。听说友情能以心换心,我从未把心留给自己,换来的却是极度的寒心;想起这些连呼吸都觉得疼,要恨只恨阳光为何如此灿烂,狠心灼烂了雪花噙住的最后一滴泪珠。

从此,我不再相信有情深似海和情高厚宜,经常不想与任何人说话,不想与任何人交往。因为我不会保护自己,不会算计他人,不会防范心机,只想择一个人的世界安全。我不知道今生要经历多少风雨,才可有春暖花开,也不知道要痛到什么程度才有资格被安抚。我不是生性凉薄之人,却一直背道而驰,我只是想真实的活着,太真实注定是受伤,但天生我性,朽木难雕。

时光只负责流动,生命中一道道仓促的划痕都会成为刻骨铭心的记忆。沉默,不代表自己没话说;离开,不代表自己很潇洒;快乐,不代表自己没伤心;幸福,不代表自己没痛苦;伤感的文字不代表眼里有眼泪,生活的继续只是惯性的前行,不前行又能奈何?

我希望有朝一日,行走青石板路,穿行青瓦白墙的江南小镇,撑一把油纸伞,行至石桥那端,薄雾空蒙,清风徐来,垂柳说梦。


【作者简介】曼禾:江西省上饶市人,70后女作家,一个平凡的女子喜欢用文字讲述平凡的故事,将真实的内心情感和思想表达在文字里。已出版长篇小说《胭脂花》。2016年获中华散文名家称号,文章编辑《中华名家散文集》。

个人名言:天邀我来,何必催之,若是骗局,能否将骗局制造得更唯美些。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