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 读


昨晚(7月18日)九点半,CCTV13播出的“新闻1+1”节目很有意思,内容是《企业对外投资,谁在“非理性”?》。虽然白岩松在节目中一再强调——“咱们在这里不去点名,而且纯属偶然,如果要说联想到哪个企业的话”,但整个节目还是出现了融创、苏宁等企业名字。联系到金融圈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本期“新闻1+1”可谓有的内容炮声隆隆,振聋发聩;有的措辞非常隐晦,却叫人浮想联翩。值得一看。




节目开篇首先援引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言人严鹏程18日所说——



有关部门继续关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防范对外投资风险,建议有关企业审慎决策。


然后整个节目内容围绕于此,指出连续多年高歌猛进,中国对外投资出现了新情况。




今年1-6月,中国对外投资合作同比下降45.8%。

今年上半年,全国房地产业对外投资同比降幅超八成,仅占同期对外投资总额的2%;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对外投资同比下降82.5%,占同期对外投资总额的1%。


针对商务部发言人的上述“突然非常明确”的表态,主持人白岩松连线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尹中立。



尹中立:我觉得是在情理之中,因为去年的对外投资数字实在增长太快,所以说今年不是说非正常下降,是因为它回到了一个正常的区间。所以与其说现在的数字下跌幅度比较大,引人关注,还不如说是去年的增长速度过快,更加令人担忧。有关部门一而再再而三强调有5个行业出现了一些非理性对外投资的情况,我觉得现在应该说管得比较及时,这个方向是非常正确的。


【信托圈注:据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官网介绍,尹中立多次参与国务院、建设部、中国人民银行、中国证监会等部门的政策研究和咨询,很多学术观点和政策主张得到国务院和有关部门的重视。


白岩松:您怎么看待“非理性”这个词?

尹中立:所谓的非理性,实际上是话中有话的,意味着这些行为并不是真实的、以增加生产为交易背景的,本质上是一种资产转移的行为,所以用了“非理性”这个词是有所指的。

白岩松:您的这段话也特别值得分析。您怎么看待我们有些对外投资——它可能没有真实性,也不合规。

尹中立:是的,就是它这种投资,钱是出去了,但并不是真正投到企业里面去,实际上是把境内的资产转移到境外,它只是找了一个幌子,或者是找到一个通道。

【旁白】对外投资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有关部门开始注意:为什么一些企业会将自己的投资越来越多地瞄准国外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而且所投资的也并不是自己的主业。

白岩松:也有这样的一种声音我们也听到了,说“人家企业走出去,自己花自己的钱去买人家的企业,承担一定的风险,这很正常,你干嘛要管人家呢?”

尹中立:其实这种议论是不正常的。如果完全是自己的钱在外面干什么都可以,但问题是它的钱来路不是自己的,这些机构大多数的境内负债率都特别高,也就是说它拿着境内从银行借来的钱,或者从其他金融机构借来的钱到国外去挥霍也好,购买资产也好,这种行为如果在境外投资一旦出现失误,那么境内银行的坏账就会大幅度增加,也就是说增加了境内的金融风险,给它自己脸上贴金,或者给它自己口袋里赚钱。

白岩松:墙外去开花,但是墙内其实可能是很脆弱。

尹中立:对。

白岩松:有很多的企业家其实人家不傻,咱们在这里不去点名,而且纯属偶然,如果要说联想到哪个企业的话。但是您帮我们分析一下,有很多对外投资图的是啥呢?他其实知道这里要“靠面上赚钱”是赚不回来的,但是他有哪些想法,在这样的渠道当中悄悄去实现呢?

尹中立:我觉得在这些投资的渠道当中,应该说有一些共同的特点,就是现金流,回收现金的能力相对来说比较强。在国外金融领域有一个共识,一旦一个企业或者一个领域能够经常和现金打交道,那么涉嫌洗钱的可能性就比较大,所以不排除人家收购这些资产实际上有他自己另外的一种,很难用语言直接表达的目的。

信托圈注意到,本期“新闻1+1”节目还多次引用历史资料和影像来说明监管部门对企业海外非理性投资的数次警告。


周小川(央行行长):这(对外投资)其中有一部分实际上跟我国对外投资的产业政策要求不符合,比如投一些体育、娱乐、俱乐部,对中国也没有太大的好处,同时在外面还引起了一些抱怨。因此,进行一定程度的政策指导,我们认为是有必要的,也是有成效的。

钟山(商务部部长):一些企业根本没有实力,也没有经验,到境外投资和发展就难以为继,经营管理上都出现了困难和问题,有的企业已经付出了代价,有的甚至给我们国家的形象也造成了负面影响。因此,我们对盲目的、非理性的投资是不鼓励的。不仅不鼓励,我们还要对这些企业进行监管。

潘功胜(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如果说收购有利于提升中国的足球水平,我觉得是好事,但是情况是这样的吗?有很多企业在中国的负债率已经很高了,再借一大笔钱去海外收购,有一些则在直接投资的包装下转移资产。


白岩松:我们也注意到有非常著名的企业在最近一段时间卖掉了自己国内大量的资产来回收现金,有人说这是还银行的钱,很讲政治等等。您觉得这跟我们这几年提倡的“走出去”不矛盾吧?

尹中立:不矛盾!现在监管控制的对象是以套利或者转移资产,非真实或者非理性的投资,正常的对外投资还是鼓励的,并没有方向性的转变。


白岩松:透过最近的一些新闻,您肯定也在分析,能够感觉出来:第一个,从数据上显示,我们今年对外投资的数字某些领域已经下来了,像房地产下来得非常明显,减了百分之八十多,是否意味着很多原来不太真实、不太合规、非理性的投资者已经意识到了某种问题,现在开始听话了?

尹中立:当然了,现在中国的企业家应该说都形成了共识,就是说任何投资都要讲政治。与监管者对着干,不会有好处的。

本期“新闻1+1”可谓有的内容炮声隆隆,振聋发聩;有的措辞非常隐晦,却叫人浮想联翩。


显然,白岩松所指的“非常著名的企业”,大家应该都能猜到是谁。必须指出的是,本节目中还特别点了融创、苏宁的大名,但就是对“它”要那么一点遮遮掩掩,着实颇让人玩味。


回头是岸,给个面子?抑或敲山震虎,点到为止?


五年一度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是金融领域的政策“风向标”。


对此,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认为,这次金融工作会议意味着——


靠身份特权介入金融、直接瓜分利益的时代结束了!

靠各种各样或真或假的技术逃避监管的行为取向结束了!

与实体经济需求不相匹配、缺乏强有力金融协调与风险管控的金融体系的自我快速膨胀阶段结束了!


一句话,中国金融要大变天了!


在这样的拐点时刻,所有人请把重要的话再听一遍:任何投资都要讲政治。与监管者对着干,不会有好处的。


是的,可以让你拥有一切,也可以马上让你一无所有。

*或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直达。

免费微信群对对碰继续开放,@小编咨询

-仅限资管从业人员及项目方业主-

(小编私号ID:xintuoquan2017)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信托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