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只流浪喵,无意间闯进我家,去年十一月份西安大雪,他进了我家便安营扎寨的住下。全然的自来熟让我跟他之间毫无陌生感,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这是他刚刚从窗户跳到我家,就一屁股坐在我的笔记本上,半天挪不开窝。脚上脏兮兮的,因为长久没人清洗,他傻乎乎的,不久后便求抱抱。

他可以就这么睡我身上,一整天窝着,不让我离开。初看他,还以为已经是年过不惑的老喵,后来越发觉得他年轻的一塌糊涂。

愈发熟络之后,他便任我摆布,给他脖子上带上丝巾,他也安然的当一个小姑娘。不去挣扎。他特别乖,因为以前没人疼,突如其来的温暖让他小心翼翼,生怕被丢弃,所以家里面的一切东西都不会去触碰,阳台上养的花,他会绕着走。因为家住一楼,所以会给他留窗户。他可以从窗户跳进跳出,我从来不限制他。因为是橘猫,所以豆友们给他起名字叫屎黄,我变了一下,叫他屎皇。可是我从来没为他铲过屎,他从来都在外面草坪上解决自己大小便问题。有一次我看他跳出了窗户,偷偷的在窗户看他,他蹲在草丛中,正在拉粑粑,我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他看见我,跟个小狗一样,蹦蹦跳跳就闯回来,闯到了我身边。欣喜之情不言而喻。

有一次我离开,忘了给他开窗户,他一个人在家憋了两天,实在忍不住了,就把猫砂打开,对,猫砂买了一直没用过,他费劲打开盖住猫砂的袋子,在猫砂里把了粑粑。战场到底如何,我是听我男朋友描述的。

有一天晚上,我们故意逗他,我们就把他关在阳台上,他不吵不闹,就这么安静的看着我,卖萌撒娇。

他本事很大,有一天我起床,看见家里满地毛,没想到他抓了一只斑鸠回来,无辜的表情,像是默哀。果真是妥妥的表情帝。

到我家没多久,他就肥成了这个样子。骄傲得连睡觉都昂着头。

每次我要学习,他都能光明正大的霸占我的电脑,使劲千方百计还是无计可施,赶不走还是赶不走。他喜欢睡在我书桌旁的阳台上,窄窄的地方得容下他肥肥的身体,难为他了。

这是我给他拍的写真。每次只有我跟屎皇两个人在家时,我便把他抱出去,跟他在院子里嬉戏。他拍照挺配合的。

在外面只有我可以抱的到他,他看见别人就逃开了,但是看见是我,便主动蹭过来。有一次我去拉萨了两个月,我想着回来他肯定不认识我了,结果我一回来他在外面的石凳子上,看见我拖着行李箱,呼哧呼哧的开始蹭我,喉咙里发出了安心的呼噜声。我回家,他会跟着我,穿过门(他平时出入都走窗户)。或者是他一个人在家,每次回来我会在窗户叫他,他会从睡梦中跳起来,在窗户看我们一眼,然后在门口等着我。

他从来都是这样,不吵不闹。某一天,我要睡了,他跳到了衣橱里面。我跟他玩呢,顺手把衣橱关了。第二天六点多,突然发现屎皇在卧室(晚上会把他放在客厅),后来猛然想起,原来我昨晚把他关了进去。他一晚上没出声,后来觉得实在无聊,自己打开衣橱的门跳了出来。

我以为我会一直拥有他,甚至想着他年迈以后,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我,我都会心疼的泪流满面。可是,一切都只是以为。我只拥有了他短短的半年时间,有一次出差,男朋友告诉我,屎皇两天没回来了,我觉得可以再等等,毕竟他很爱玩。可这一等,二十天都没见他了。

这是我们要出去时,他赖着不让走的表情,而如今,不知道他身在何处。也想过要张贴寻猫启事,后来不了了之。生命中的一切都没办法恒久持有,他来他去,也许自有天意。别人都说,他是我前世的情人,才会那么温暖懂事的陪伴,也许是还了情,便消失了吧。屎皇刚开始不见时,我跟男朋友的对话是这样的:

——屎皇回来啦。

——你让他给我叫一声。

——喵……

——学的一点都不像。

还有一次,男朋友下班回家,我便又开始说起屎皇。

——屎皇今天回家了

男朋友哽着脖子看盛猫粮的碗,满满的一碗,没动过。他便说

——你是不是给他打了个包,让他带着猫粮去浪迹天涯了?

说完两人长久的静默。

每次回家,打开房门的第一时间,都是瞅猫碗,看他有没有吃过,可是每一次都是失望。

屎皇,愿你安好。无论在哪~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