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价钱

女儿相约与同学学跳街舞。聘请老师时,他们谈好每人每次两小时120元,含租用场地费每次60元。老婆觉得价钱虽不是很贵,但对小孩子谈价不太信任,特别是学的人多后,这个价会吃哑巴亏。于是老婆要来老师的手机号,要亲自打电话谈价钱。

打通电话,客气一番后,老师说:“这个价已经是市场行价的低位了,没有什么降价的余地。”老婆说:“不用你出租用场地费,多少钱合适?”老师显然有所准备,答道:“每人每次110元,超过7人每人次100元,学一次交一次。”老婆心想,果真是小孩子不会谈价,她“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只要凑够7个人,每人每次学费就便宜了10元。

昨天下午,女儿的街舞班正式开教,满打满算只来了5个同学。学习结束后,按照老婆与老师谈好的结算方式和价钱,每个同学给老师交了110元,然后平摊60元租用场地费,每人又付了12元——老婆呀,你瞎掺和什么,不但没便宜,反而让每个同学多付了2元钱。

----------------

幸福

世界杯时,饭店商店都纷纷打出促销牌。晚上,我和妻子说:“你幸福吧,我不热衷足球,不用熬夜看世界杯,就不会打扰你休息了。”妻子撇撇嘴说:“我都不好意思在单位说你不看球,否则人家像看怪物一样看我,觉得不可思议。再说了,我们同事都说这阵子老公都大献殷勤,包揽家务,做饭刷碗、洗衣拖地,屁颠屁颠的,老婆在家都成了甩手掌柜,那才是真幸福。”

------------------

不清醒

小陈跑进办公室,正好打铃。我问小陈:“昨晚看球了?”小陈笑道:“是啊,德国大胜啊,我激动!”李姐说:“你不光激动,一会儿还缺觉呢。”小陈晃晃头说:“真是困啊!姐姐们,怎么能让我清醒点儿?”小丁敲敲桌子说:“还钱,上个月你向我借的五百该还了。”老郑说:“你的报告呢?说好你写上半部我写下半部的。”小陈扑通一声坐下,哼道:“我怎么觉得我的脑子更乱了。”

------------------

性别

外甥女从小区花园里回来,高兴地说她刚才去喂了那只流浪狗,还说她这些天每天都去看它,跟它说话,今天终于摸到了它,而且它没有表示反对。

我随口问道:“那只小狗是公的还是母的?”她“啊”了一声,然后支吾地说不知道。我不屑地说:“切,注意人家这么久了,现在又成天找人家说话,天天见面,居然连人家的性别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说和人家成了朋友?”外甥女脸上的表情瞬间丰富起来,沉默了半晌,底气不足地跟我说:“我这是尊重人家,那种隐私部位我一个小女孩怎么好意思看呢?”我说:“拉倒吧,见了人家那么多面,一见就盯着人家没命瞅,就没有顺带着看到?”外甥女又沉默了一会儿,最后理直气壮地大声说:“我就是不知道它什么性别,怎么了?它还不知道我是男是女呢。”

------------------

减肥

老公下班回来看到桌上的啤酒,对我说:“收了吧,我今天不喝了,馒头也不吃了,这不是有豆制品嘛。”我笑道:“你这是减肥的节奏?”老公点点头。

我问:“怎么突然想起减肥了?你可想好了,晚上你还看球呢,又喊又叫的,没有体力可不行。”老公说:“我就是被足球闹的。”我问:“怎么呢?”老公叹口气说:“中午挺凉快,我们几个就在公司的小足球场踢了会儿球。我是守门员,扑出去三个球,挡了两个球,他们非说要不是我这发福身材,挡的那两个球肯定进。合着我挡球不是因为我技术好,是身材在帮忙,这太气人了!”

-----------------

挑簪子

我一直留长发,夏天热的时候就把头发盘起来。前一阵子,同事小黄和小赵去云南度假,给我带回一根颇有民族特色的簪子,我很喜欢。

这两天天气闷热,中午她俩让我给她们演示一下怎么用簪子盘头发。我讲解到用簪子插头发时强调:“一定要让簪子贴着头皮穿过去,尽量插紧,这样盘出来的发髻才不容易松。”然后顺口说了一句:“插的时候挺费劲的,所以稍微有一点儿弯度的簪子更好用。”她俩一听这话都乐了,异口同声地说:“怪不得我们买簪子的时候那么多都是有点儿弯的。你知道吗,我们费了多大劲儿才挑到一根直的?”

-------------------

亲爹亲妈

早上着急去单位整理材料,送孩子的事就交给老公了。当忙碌告一段落,突然接到幼儿园老师的电话,说孩子一直吵嚷着肚子疼,喝了两杯温水没见缓解。挂了电话,我和老公急匆匆赶到幼儿园接孩子去医院。

经过医生的检查,排除了急性阑尾炎,确诊为肠胃炎。这时我才注意到孩子只穿了一件小背心,忍不住数落老公,认为孩子之所以会肚子疼,全是他给穿的衣服太薄,肚脐灌进风的原因。这时,医生倒了一纸杯热水,让我等会儿给孩子先吃一种药,能快点儿减轻孩子的疼痛。我对细心亲切的医生连连感谢。

等老公取了药回来,我赶紧把那种药弄出来,连着纸杯一起递给孩子。孩子刚喝一口水,就“哇”地吐出来,龇牙咧嘴地哭诉说:“水太烫了!”哎哟,都怪我太着急了,忘了水热的事。医生特别无奈地说:“先让爸冻一下子,又让妈给烫一下子,看来这命苦的孩子确实是你们亲生的。”“不是应该说我们像后爹后妈吗?”医生瞟了我一眼,不客气地说:“人家后爹后妈们哪会像你们做得这样明显啊,粗心得这么肆无忌惮,肯定是亲爹亲妈才敢呀。”

--------------------

自作多情

早晨,丈夫先我几分钟出门上班了,我准备锁门时却找不到钥匙,忙给丈夫打电话问他是否看到我的钥匙,丈夫说:“没看到。我在公交车站等车,要不我回去帮你找找?”我说:“不用了,大不了我就不上班了。”丈夫说:“把我的钥匙先给你,我晚上有饭局,肯定比你晚到家。”我假惺惺地说:“你别跑回来了。”

两分钟后我找到了钥匙,由于担心丈夫往家赶而耽误上班时间,忙给他打手机。手机接通后,听筒里传来公交车的报站声“下一站是……”未等丈夫搭话,我愤怒地挂了电话。

----------------

寻根

晚饭后上街散步,遇见邻楼的老王。聊了两句,听老王说,我们这片儿很可能要拆。我说:“咱这房子才盖几年啊就忙着拆?”“就是,”儿子说,“这还让不让人回忆了。等过几年我出息了,回来到哪儿寻根啊?”

------------------

味道

最近,侄子学会了“味道”一词。比如我常提到“赤峰”,他会问我:“姑姑,你是不是很喜欢赤峰的味道啊?”看,我侄子多有诗人的潜质。

昨天他忽然问我:“姑姑,你喜不喜欢小毛的味道啊(小毛是他给我家小狗取的名字)?”我说喜欢。小侄子说:“那你把小毛吃剩下的酸奶吃了吧。”

-------------------

白像你了

下班回来,见老婆在客厅批评儿子。儿子像见了救星,赶紧跑到我后面拉住我的衣角。我问老婆怎么回事,老婆没好气地说:“你儿子放学一回家就把书包扔了,跑到院子里玩。你看,弄得满头大汗,一身脏兮兮的。”我帮着老婆批评儿子,儿子狠狠地扯了一下我的衣角说:“我长得那么像你,你却不帮我,真是白像你了。”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