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无关,故事纯属虚构)

前言:神针门当代传人李九真,奉师命凑集天下十大神针。 进城的第一天,李九真就搭讪一对美女姐妹:姑娘你身上有好大的凶兆十分危险要不要我帮你解?

李九真心里也是庆幸,能够在自己没有任何伤势的情况下,将这管家搞定。

他是知道自己深浅的,能够打败这管家,纯粹是对方对自己不熟悉,做到了出其不意。

单论武力值身手,以此时的李九真,还真不是这管家对手。

正大光明打架,李九真必输无疑!

不过……凭什么要正大光明打架?

这样一个练了几十年武的前辈,等于是在动手欺压年轻人,本就不公平了好吗?

而且还强行抢夺药王针,一点规矩都不讲。

要是能够直接抢,李九真早就这么做了,这些人还要不要脸啊!

孔御诘无法再保持从容,恨恨地瞪了李九真一眼,立刻过去给管家把脉,旋即神色越发阴沉。

沉吟一下后,他没有用针,而是直接用手指打穴,在管家身上好几处穴位上重戳。

凭这一手就能看出他也是练家子,单论手指穿透力,即便比不过李九真,也差不了多少。

而且这一手很是管用,竟真的扼制了邪气的扩散。

“好一个打穴术!”樊以君眼前一亮,这孔御诘年纪轻轻,医术还真是不错,不愧从药王谷出来的。

他这一手,即便是大师级的老中医,也都是比不了的。

樊以君并没学过打穴术,一时间都充满了兴趣。

打穴术不但能够救人,也能伤人,用另外一个说法,就叫点穴。

孔御诘站起来,有心想亲自和李九真过招,用打穴术好好教训这卑鄙下毒的邪门歪道,但却还是犹豫了。

李九真能在几秒钟内放倒管家,自己纵然提前有所防备,可真的能是他对手吗?

要是自己也被放倒,留下四儿一个弱质女流,可就不好了。

为了保证四儿的人身安全,还是不要动手为好。

因此他只是尽量平静地说道:“替他解毒,这事就算了。”

“我觉得这事儿吧,能不算才更好。”李九真说道。

“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不治,你能怎么地?”李九真双手交叉抱在胸前。

“你确定要和我药王门为敌?”孔御诘目光凌厉,竟产生了丝丝杀机。

“为敌就为敌,以为我怕你?”

“好,好,好!今天这个梁子,就算结下吧,你别后悔就是了!四儿,我们走!”孔御诘将管家扶起来,往越野车那边走去。

“谁允许你们走了?”李九真说道。

“你还想怎么样?”孔御诘冷冷道。

“当然是杀人灭口了。”李九真一边走,一边说道。

“你你你,你不要过来啊,我警告你!”躲在孔御诘身后的四儿吓得花容失色,暗叫一声糟糕,指着李九真,色厉内荏。

“我就过来,你继续警告啊!”李九真嘲笑道,“反正仇已经结下,你们回头也要报复我,不如现在就将他们全都解决了,一了百了!”

“既然如此,那就来吧!”孔御诘放开管家,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虽然他很后悔,早知道李九真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年轻人这么厉害,自己就不该亲身犯险。

但此时后悔亦无作用,唯有拼死一战,绝不束手待毙。

李九真当然没有动杀心,只是想着反正这家伙事后要报复自己,不如再狠狠揍他一顿,最好打得他半身不遂,那样划得来一些。

故而他毫不客气,直接一拳打了过去。

“住手吧,不要打了。”樊以君上前拉住了他。

“啊,这样不好吧?”李九真意犹未尽地说道。

“给个面子。”樊以君说道,同时目光微闪,不知道在考虑什么。

“面子没什么用啊,要不你答应我之前的请求?”李九真笑道。

他只是随口一说,也没想过樊以君就会同意。

出乎意料的是,樊以君真的点头了。

“好,我教你医术就是了。”

“呃……”

李九真愣住。

“你应该不是下的毒吧,既然不是毒,就将他治好吧!”樊以君又轻轻柔柔地说,同时指了指那个管家。

李九真本要拒绝,樊以君就又补充了一句:“你以后要是学会了下毒,到时候再随你便,我绝不说什么。”

“有点不太明白……不过听你的吧!”李九真难得乖巧了一次,对着管家说道:“不想死就过来!”

“不是中毒么?”孔御诘神色一动。

他本想放豪言,说我们药王门自然有办法治好管家,不需要你们假惺惺。

但一听不是中毒,就又迟疑了。

他诧异地看向樊以君,暗想自己难道真不如她?为什么她能看出来这并非中毒,而自己却没能看出?

管家身为一个武功高手,睥睨于无数普通人之上,活得这么爽,当然不想死了!

他见孔御诘没有反对,就立刻悻悻地走过去。

李九真救他之前,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恶心他的机会,取出血针,问了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龙雏田。”

“好名字,一听就感觉是大侠!”李九真说道。

“嗯?”管家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拍自己马屁。

难道以为拍拍马屁讨好自己,以后自己就不会跟着少爷一起报复他了吗?

旋即李九真就摇摇头,啧啧说道:“真不明白,好好的大侠不当,你怎么会想着做这种人的奴才,助纣为虐啊!”

“你……”龙雏田气得差点吐血,恨不得扭断李九真脖子,以泄心头只恨。

当李九真将他邪气驱除,他就差点要动手了。

李九真淡淡地看着他,说道:“一个月以内,不要动武,否则神仙难救。”

龙雏田悚然一惊,狐疑地望着他,不知道他是说真的,还是在忽悠。

但这时候哪敢赌?

还是不要拿生命开玩笑了。

故而他放弃了动手的念头,内心憋闷,不知该如何发泄。

孔御诘虽然毫发无伤,但其心情也是一样。

他深深看了樊以君一眼,没有再撂狠话,默默上了车。

本要上车的四儿犹豫一番后,鼓起勇气走到樊以君面前,摊着手说道:“银行账号给我,我说话算数!”

樊以君微微一笑,说道:“不要意气用事了,等到哪天自己能挣钱的时候,再说这样的话吧!”

“……”四儿无话可说,脸涨得通红。

孔御诘亲自开车离开,一路上三人都无话可说,气氛压抑,让人难堪。

本以为手到擒来,哪知道结果却是这样,这可真是一场讽刺啊!

没过多久,风自钟等人就与孔御诘三人会和。

“少主,我们刚才碰到那个道姑了!”

“我们没用,打不过他们三个……”

风自钟等人立刻汇报他们的情况,一个个羞愧低下头。

“哼,我承认他们是比较厉害,幸好有龙叔跟我们一起来,走,我们再找他们算账去!”

“对,龙叔,您可得帮我们做主啊!特别是他们当中那个男的,最是可恶,您可千万别手下留情,最好废了他丫的!”

也有人不服气地说道。

“汗……”

龙雏田一脸尴尬,想要告诉他们自己刚被李九真差点弄死,却又难以启齿。

真太囧了。

孔御诘猛地喝了一声:“够了!”

所有人都不再说话,只是看着他。

孔御诘面无表情地说道:“先回去。”

“啊?”

“为什么啊……”

孔御诘当然不会回答,脸皮火辣辣。

本文未完,如需欣赏本文更多精彩内容,请添加微信公众号637书城 回复89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