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曾经认识一个女同事,她的家在河北涿鹿的农村。她家门口有条公路,不过不是柏油公路,只是农村那种简单的土夯路,平常只走些驴车,拖拉机什么的。农村人并不是那么讲求卫生的,家里洗衣服,洗碗的脏水什么的,就一出门口随手往外一泼就算完事了。

说是那一年,我同事大概4、5岁的时候,她妈和往常一样,洗完了家里刚吃完午饭的碗筷后,就端着那盆脏水出了大门口,跟往常一样,用力往外一泼,然后就回屋了。回屋后没有过多久,她妈就一下子就无缘无故的病倒了,嘴里说着胡话,但谁都听不清楚是在说什么。她爸把远近的医生都请遍了,但都查不出她病倒的原因,个个都束手无策。后来,还是她姥姥见多识广,说八成是她妈遇邪了,然后请了个别村的神婆来看看。神婆来了看了看她妈的病情,然后又把那天的情况问了问,又算了算,最后才说她妈是冲撞了鬼了。说是她妈那天往外泼水的时候,刚好把脏水泼到路上的一个过路鬼身上了,让那个鬼心生了怨恨,所以就报复她妈了。最后在神婆的指导下,他爸买了些纸钱、香烛什么的,还备了一碗好吃的饭菜。在她家门口的公路边上把香烛点燃了,把纸钱烧了,然后把饭菜搁上,说了一大堆抱歉的话。说也奇怪,第二天,她妈就从迷糊中完全清醒过来了。

她说从那以后,她妈往外倒水的时候,再也没有泼过,而是轻轻地倾斜盆沿,让水慢慢地留出来。而且在每年的大年三十的一大早,她妈就端上一碗饭菜,把饭菜搁在公路边上,对着公路边说,你们过来吃吧。直到晚上凌晨之后,才把碗给收回去。女同事说,她还帮她妈端碗出去好几次呢

2、

在保定市易县有个叫南白河(音译)的镇子,镇子上有个姓李的一位老大爷,经营着一个肉摊。由于李大爷在这个镇子上卖肉卖了好几十年,童叟无欺,口碑很好。偶尔有人来赊账时,李大爷也都一一应允,因此颇受附近人的好评。

大概是2001年的一个夏天中午。有个老头来到李大爷肉摊子上买肉,说要买十斤纯瘦肉。李大爷把十斤瘦肉割好后,这个老头才吞吞吐吐的说,他今天没有带钱,想赊一下帐,一周之后让他儿子来还肉钱,并把自家住的地方给李大爷说了。李大爷知道那个地方的,所以就同意了,把肉赊给了他。但是一晃一个月都过去了,李大爷还没有看见有人来还这笔猪肉钱,认为是不是他们家人忘了这件事情了。于是就在一个下午卖完肉后,按照当时那个老头告诉的地址去了东北涧村,打听找到了上次那位来买肉的老头的儿子,并把事情给他说了。听完李大爷的话后,那个老头的儿子一脸的奇怪地说:不可能吧,我爸在三个月前就已经去世了,怎么还可能去你那里买肉呢。见李大爷不相信,于是就把李大爷带到了他爸的坟前。李大爷一看坟前的相片的确就是上月来买肉的那个老头。再一看坟前供桌上赫然放着一堆猪肉,只不过猪肉已经开始腐烂了。

据说卖肉的李大爷现在还活着的,但是没有自己卖猪肉了,而是把肉摊给了自己的大儿子

3、

这个故事发生在河北易县的西北涧村。西北涧村和上面那个故事中的东北涧村中间,就是那条著名的易水河。

说是村子里面有个姓张的男的,平时喜欢占点小便宜。他在自家的麦田边上看管着奶牛,防止奶牛伸出头去把麦苗给吃了。天到傍晚了,他正准备把奶牛赶回家时,突然看见在自己麦田里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只小牛在吃麦苗。他生气极了,赶忙跑进田里把牛给赶了出来。那头小牛一赶出来,就跑到他家的那头奶牛肚子下边吃起奶来。这个人赶了几次,都赶不走。突然他心头一转,因为他知道村子里面没有谁家生养着小牛,这头牛一定是从外村跑过来的,何不把它神不知鬼不觉地牵回家去,自己圈养着。这样一想,他就不再驱赶了,赶着奶牛和那头小牛急忙往家走。说也奇怪,那头小牛也就一直跟着奶牛到了牛圈里面。等两头牛一进屋,这个人一下子就把牛圈门锁好,便回屋兴高采烈的告诉他老婆,他今天捡了一个大便宜。

第二天早上,他乐滋滋的来到牛圈边,打开圈门一看,竟然发现自己的那头奶牛已经死在了牛圈里面了。而那头小牛却不见踪迹,他四处寻找,最后只在奶牛的肚子旁边找到了一张白纸剪成的纸牛。原来,他头天晚上赶回家的那头小牛,仅仅是人家坟前用来拜祭的纸牛而已,只不过被风吹到他家的麦田中去了

4、

曾有一同事,其龄大吾些许,但胆甚小。每见我看鬼片于电脑上,则避而旋走。吾怪之,问其原因,不答。再三,乃曰:他曾撞鬼尔,故而敬而远之。问其详,良久,才道。吾甚惊讶,此事已过30年,他记忆尤清,足见此事不虚也。故,我记录于此。

同事小时候的家在西安市长安县的一个农村里面,他说他现在还记得那是他们村子的样子:百来户人家稀稀落落的散落在山凹里面,中间夹长着几棵果树。那是他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是个秋天。他在村子里面跟小伙伴们在外疯玩的时候不小心给冻感冒了。他妈给他喝了点姜汤,但还是不见好,而且越来越重了。他妈着急了,就赶忙找了根背带(山地地区用来绑小孩到大人背上的宽布条)把他拴在背上,就急急忙忙的往市里面走去。她妈刚背他走出村口,他随意的往四处张望了下。突然他一下子尖叫了起来,因为他看见村口的那株核桃树的树枝上,赫然蹲着一个跟他大小差不多的男孩,穿着白色衣服,从他一出村口,就死死地盯着他,两只眼睛一动也不动的(晕,怎么像《咒怨》里面的镜头)。他妈被他撕心裂肺的叫声吓了一跳,问他怎么回事。他说那株核桃树上坐着一个男孩一直盯着他们。她妈回头看了一下,但是除了光秃秃的树干,什么都没有看见。但她知道自己的小孩是不会说谎的,于是脸一下子的刷白了,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头也不回地朝村外跑去。经过这一吓后,同事说他一下子在医院里面输了十多天的盐水,才慢慢的恢复过来。从此以后,他从来再没胆子单独一个人走出村外过,直到那棵树在村子扩建时被砍伐掉后。

他说,从那次之后,他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蹲在树枝上的鬼小孩,但是他却一直忘不了那双眼睛,充满了杀气和怨恨。他说他直到现在一想起当时的场景仍然头皮发麻。或许那个鬼小孩是想让当时生病的他做替身吧,只是我同事有点福大命大,躲了过去

ps:有河北网友吗?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