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风雅拟济南,是十分贴切的。


        风雅之谓,在地灵人杰,在俗尚雅正,在艺文气象。据今 4000 多年前,大舜曾耕于历山(千佛山),故而济南自古就有“舜城”的雅号。作为远古圣王,大舜不仅是中国道德文化及儒家文化的源头,还是一位艺术修养极高的文人、艺术家。相传大舜是五弦琴的发明者,作有《思亲操》《南风歌》两首诗歌。他还制定《韶乐》,孔子曾在齐闻《韶》,陶醉到“三月不知肉味”的程度。明代大明湖南岸据此设有闻韶馆。


        春秋时期,济南人邹衍创立“五德终始说”和“大九州说”,他的学说对中国封建社会的影响,是仅次于儒家,而堪与法、墨此肩的。


邹衍画像  马骥 / 绘

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藏品



        还有扁鹊,这个被称为“中医鼻祖”的古代传奇人物,传说也是济南人。


        秦汉间,有济南人名伏生,冒死违始皇“焚书”令,壁藏《尚书》。汉兴,伏生以老迈之躯,传《尚书》于齐鲁间,继绝学,承文脉,于中国传统文化学术的传承功莫大焉。


        从文化的意义来看,邹衍、扁鹊、伏生三位古代乡贤,都是可与“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相提并论的“风流人物”!


        唐以降,济南的风雅更多表现为诗文之盛。继周代济南谭国大夫的《诗经·小雅·大东》之后,济南本土诗人辈出,唐代有崔融、员半千,宋代有范讽、李清照、辛弃疾。李清照是中国第一才女、宋词婉约一派的代表词人。她开创的“易安体”优美动人,风格独具,是宋词中无可替代的奇葩。辛弃疾与苏轼一道,被誉为宋词豪放派的领军人物,时号“苏辛”。与李清照一样,辛词也极大地拓展了宋词的表现潜能。这使“济南二安”(李号易安,辛号幼安)当之无愧地成为宋代词坛的双子星。


        有宋一代,还有哪座城市之风雅堪比济南?金元之际,济南有杜仁杰、刘敏中、张养浩诸乡贤。张养浩的《山坡羊·潼关怀古》,读之令人热血沸腾、扼腕长叹。那“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呼喊,谁能说不是中国封建时代“为民请命”的最强音?


        明清时期,济南成了名副其实的“诗城”。明代,济南成为山东省会之后,本土诗人如边贡、李开先、李攀龙、于慎行、殷士儋、刘天民、许邦才等相继涌现。其中,李开先为“嘉靖八才子”之一;于慎行不仅为一代帝师,其诗文成就亦“一时推大手笔”“文学为一时之冠”。特别是边贡和李攀龙,他们是明代“前后七子”的中坚和盟主,是领袖明代诗坛的杰出诗人。边贡为“弘正四杰”之一,而“后七子”领袖李攀龙,其七律堪称明代之冠冕。同样位列“后七子”的王世贞以“峨眉天半雪中看”誉其诗,胡应麟

则称李攀龙为“高华杰起,一代宗风”。以边贡、李攀龙为首,济南形成了诗宗汉唐的历下(济南)诗派,深刻地影响了明清诗坛。


         一个城市,在一个朝代涌现出如此之多影响全国的诗人,的确是一种十分罕见的文化现象。


        入清以来,济南诗坛延续着明代的辉煌,王士禛、田雯、王苹等人承续了历下诗派遗风,并各自以创作实绩占据着清代诗坛的重要位置。其中,王士禛别号渔洋山人,济南府新城(今桓台)人。宗盟海内达数十年之久,被誉为“泰山北斗”。为诗倡“神韵”说,是开一代诗风的杰出诗人。24 岁时,他曾在大明湖水面亭即席作《秋柳》组诗。此诗一出,海内轰动,乃至“闺秀亦多和作”。


        这绝对是一段风雅绝代的文坛佳话。


        千年之后,当我们回望、审视杜甫“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的诗句时,谁都会承认,这是诗圣对济南名士辈出文化现象的准确概括与预言,也道尽了济南的人文风雅。



        济南还可以举出诸多风雅绝代之事。


        济南城子崖是龙山文化的第一发现地。龙山文化遗存的彩陶(黑陶),打破了中国仰韶文化彩陶由中亚、东欧传入——中国文化西来说的错误推断,从这个意义上说,济南城子崖可谓中华文明本土说的伟大自证地。


        唐代济南灵岩寺,与浙江天台山国清寺、南京栖霞寺和湖北江陵玉泉寺并称为“全国四大名刹”。唐代济南高僧义净,是与玄奘、法显齐名的三大求法高僧,同时又是与鸠摩罗什、真谛、玄奘并称的中国四大译经家。


       宋代灵岩寺泥塑罗汉(北宋27尊,明补13尊)被梁启超誉为“海内第一名塑”。中国二十四部正史中,由济南人主持编纂或参与编纂的,就有九部,占了总数的三分之一强。它们是唐代济南人房玄龄以宰相监修的《周书》《北齐书》《隋书》《晋书》《梁书》《陈书》,元代济南人张起岩以总裁官撰修的《辽书》《宋史》《金史》。


       济南的市民文学也极其发达。自古以来,济南就是中国北方一个重要的演艺中心,素有“曲山艺海”“书山艺海”之称。民国年间,济南与北京、天津并称为中国曲艺的“三大码头”。读过《老残游记》的当代读者,谁不对白妞曼妙绕梁的演唱遐想神驰,而发出“吾生恨晚”的慨叹?


       中国首倡建立公共图书馆并付诸行动的,也是一位济南人——清代文献学家周永年,他曾以翰林院编修的身份参与《四库全书》的编纂,并与著名训诂学家——曲阜桂馥在五龙潭畔修建“潭西精舍,广集天下典籍,创办借书园”,免费供贫寒士子借阅“共读”。


        免费“与天下万世共读之”的借书园,在中国封建社会中,该是多么可贵而又风雅的创举!


文章来源于《聚雅》第九期



2017年度《聚雅》订阅活动开始


1

订阅方式


一、从杂志社直接订阅


国内统一书号:ISBN 978-7-5386-5848-4

邮发代号:24—282

双月刊       16开本    132页全彩精印

35元/期     210元/年(包邮)


《聚雅》杂志社还有少量2016年《聚雅》杂志,欢迎订阅。 

 

咨询电话:0531-67976168  18396806997


二、微信转账


微信号:hanfb1987


三、邮局订阅


邮发代号:24—282,可通过邮局直接订阅


四、邮局汇款


邮局汇款地址:山东省济南市腊山河西路与日照路口济南报业大厦   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

邮编:250000

收款单位名称:济南聚雅斋艺术品有限公司

银行转账:中国银行济南市市中支行

银行账号:236419675986

备注:转账或汇款时请注明地址、邮编、联系人、电话也所订期数与数量(可开具发票)。


        “中文图书网”公众号,是以中文图书网(www.zhongwts.com)、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聚雅》双月刊以及聚雅斋拍卖有限公司为依托的多位一体文化艺术平台(每期都有原创文章)。

投稿邮箱:2213912390@qq.com

联系电话:(0531)67976168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中文图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