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日,在马来西亚关丹市,来自中国和马来西亚两国的人们齐聚一堂,共同参加了中国钦州和马来西亚关丹之间“两市双日”的友好交流活动。此次活动上,一种特殊的陶器得到了活动现场观众的赞赏,大家纷纷与这些陶器及其作者合影留念。拥有国际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理事等诸多头衔和荣誉称号的陈梅女士,是这些陶器的创作者。

广西坭兴陶工艺大师陈梅在工作室接受本刊记者专访

这种特殊的陶器,就是中国“四大名陶”之一——坭兴陶。人口只有400万的北部湾沿海城市钦州,就是这种陶器的故乡。

“坭兴陶所用的陶土金属元素含量高,经过窑变,这些金属元素会融化,并附着在陶器的表面。这就是坭兴陶独特的金属光泽的由来。”2017年7月,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陈梅女士一边说着,一边敲了敲手边的坭兴陶碗,陶碗发出的声音如扬琴快奏一般轻巧明快。

坭兴陶的制作,需要采用产自钦江两岸的陶土。钦江东西两岸的“东泥”和“西泥”,分别含有不同的化学成分。一般来说,将两者按照4:6的比例调制成陶坯,做出来的陶器方能达到硬度与韧度的最佳比例,这使得坭兴陶可以被用来做成形制巨大的器皿,例如直径1米的陶盘、几乎2米高的花瓶等等。

坭兴陶的烧制技艺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从陶土到成形的艺术品,一件坭兴陶器的制作需要经过12道工序,历时超过半年。

广西坭兴陶工艺大师陈梅的作品

内涵决定高度

在陈梅女士一手创办的钦州市东方坭兴陶艺有限公司1~7层,我们见到了陈列的数百件精美陶器展品。这些陶器做工之细致、繁复,构思之巧妙,令人眼前一亮。

这些陶器大多以山水、花鸟、字画,以及众多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具有浓厚象征意义的图案和符号等作为表现题材。在一个陶罐上,本刊记者注意到了一个非常独特的花纹。这是由三朵莲花,和一个椭圆形外框组成的图案,像极了中国传统工艺品中常见的“寿”字变体。

“莲花中的莲子有多子多福的寓意;三朵莲花分别象征人生命周期中的三个阶段,图案的外框则象征着生命的轮回。”陈梅女士饶有兴致地为我们介绍起这件作品中的文化内涵。

“文化内涵”,这是陈梅女士在这次采访中,反复强调的一个词汇。一个人所具备的文化内涵,决定着其艺术作品所能够达到的高度。在陈梅女士的“词典”中,文化内涵与一个人的人生经历、知识构成、道德修为具有密不可分的联系,这些内容都能通过作者的创作之手,清晰地反映在艺术作品之上。

“这个陶盘的图案来自清代少林寺梅花碑。梅花枝条非常直,代表少林寺的刚毅;作者还巧妙地用枝条构成了‘少林’二字。”陈梅女士把本刊记者带到一个近1米宽的陶盘面前,娓娓道来,“相传,梅花碑的图案曾经受到当地乡绅地主的喜爱,因此很多穷人会从梅花碑上将画印下来,换取救命钱。”

或许陈梅女士选择将这幅画拓印在了自己的作品中,也是出于对这幅画背后故事以及文化内涵的喜爱。

广西坭兴陶工艺大师陈梅的作品

勇敢的“大跨界”

在陈女士的人生经历和知识构成中,“艺术”所占的比重的确是相当大的。

陈女士出生在一个条件相对宽松的家庭。她的父亲是一名公务员,母亲则正好是坭兴陶厂的一名职工。从小开始,她就喜欢在母亲的工厂里玩耍,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陈梅在生命中与坭兴陶结下了不解之缘。

她真正意义上的艺术生涯,从5岁开始。当时由于父母工作上的缘故,陈梅有幸遇见了一位曾就职于星海音乐学院的老师。两家人一拍即合,萌生出了将这位老师的小提琴技艺传授给陈梅的想法。尽管那是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但陈梅的父亲依然拿出了6元的工资,为陈梅从广东购买了一把小提琴。这成为陈梅女士后来进入广西艺术学院舞蹈系的重要伏笔。

20世纪90年代,在钦州学院任教的陈梅女士,已经拥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然而在一次去上海艺术院校交流学习的过程中,陈梅女士看到了广西在艺术教育方面与上海的差距,这一点在她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受到了极大震撼的陈梅女士从上海回来后,随即决定走出象牙塔,启程寻找广西文化事业的出路。

当时的坭兴陶早已被评为“中国四大名陶”,然而由于历史上的种种原因,坭兴陶的制作技艺一直在发展的道路上蜗行摸索,难以取得突破。然而陈梅女士看到了坭兴陶的发展潜力,勇敢地决定走上坭兴陶艺术之路,来一场说走就走的艺术人生“大跨界”。

事实上,在陈梅女士本人看来,舞蹈和陶艺并不是相去甚远的两条艺术道路。“即便能够熟练掌握,没有文化的积淀,也只能被称作普通工匠。”陈梅女士认为,自己过去在艺术创作方面的不断积累,是自己在陶艺领域一路走来,直至获得“大师”称号必不可少的条件。

大师之大

此前,有一位生意人希望陈女士为他制作一件坭兴陶器,用来放在家中“财位”上,为自己带来好财运。于是陈女士设计了一件以“貔貅”、祥云等为题材的作品,让顾客非常满意。

陈梅女士认为,正是长久以来,那些贴近中国人精神世界和表达习惯的题材,赋予了坭兴陶经久不衰的生命力。“我不认为一个艺术家可以脱离大的社会文化,永远闭门造车。一件只有自己读得懂的作品,其生命是非常短暂的。只有让更多人去读懂你,去接受你的‘文化内涵’,你所传播的这种文化才能够更加生生不息。”

大师之大,不仅取决于其艺术思想的深度,而更在于其推进艺术思想和文化传播的广度。这不仅是一种成就的衡量指标,更是“大师”这个闪亮的头衔背后,所蕴含的沉甸甸的社会责任。

如今,陈女士的作品不仅在中国国内具有一定的知名度,甚至在海外也备受业界的关注。

2014年10月,陈梅女士的作品《荷塘月色》被联合国世界手工艺理事会授予世界艾琳·国际工艺精品奖银奖,这在业内也被认为是目前中国工艺最高奖;2015年10月,作品《万紫千红》入选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性超越多元国际交流活动文献暨作品展”;作品《心莲心》荣获2016年世界杰出手工艺品徽章认证,作品收藏于科威特国家博物馆。

2016年4月初,陈梅女士带着自己得意的坭兴陶作品,与钦州市代表团远渡重洋,来到马来西亚关丹市参加“两市双日”的友好交流活动。活动中,陈梅女士的坭兴陶作品得到了活动现场观众的赞赏。

对陈梅女士来说,这些都是钦州坭兴陶作品逐渐被世界认可的一个个坚实脚印。一直以来,为了让钦州坭兴陶作为中国文化的载体之一走向世界,陈梅女士对于艺术形式的创新,保持着十分开放的态度。

“就像过去中国商人在瓷器上绘制阿拉伯纹饰,用以将瓷器文化传播到中亚和非洲,我也正考虑在坭兴陶中加入东盟国家的创作题材,让东盟国家的更多人读懂、接受我的艺术作品。”陈梅女士说道。

本刊记者 / 李易之

文 / 《中国—东盟博览》杂志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