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去年年初到今年年中,新能源乘用车生产资质发放一年有半,近期资质发放似乎已经暂停。截止目前发改委已经发放15张新能源乘用车生产资质,在审批的空档期以及时值2017年年中,这些新兴造车企业车都造得怎么样了呢?

头条君对获得生产资质的15家企业近况进行梳理,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经历去年的“骗补”风波后,今年新能源政策收紧,行业也逐步向规范发展。然而,从今年上半年密集的审批速度来看,政策对资本和外行企业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格外放松,一些毫无经验的企业也成功获得资质。

曾经历经千辛万苦也不一定能挤进的半垄断行业,在新能源大潮下汽车大门再次敞开,这对外行资本和企业无疑有着强烈的吸引力。目前,仍有200余家企业排队等候发改委的审批。然而,在这波“资质”热下,这些新兴造车企业呈现出各色各样的状况。

筹钱、谈合作、发布战略——一切仍在准备中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作为一项费钱又费时的产业,新进入者必当谨慎而行。

长江汽车是第二家拿到生产资质的企业,以汽车零部件为背景,长江汽车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应该是比较容易的。据公开资料显示,长江汽车在杭州、昆明、贵州以及美国建立生产基地,在上海成立研发中心,在天津和辽宁设立动力电池生产基地。掌握核心零部件动力电池组、电控、智能系统以及独家的轮边驱动桥技术。

从产业布局,长江汽车已经完全具备量产车的全部条件。但在北京车展已经发布的小型SUV逸酷,在今年年初的上海车展再次亮相,但量产上市仍未知。不过上海国家会展中心长江汽车发布“2017长江汽车全球战略”,长江汽车表示在坚持正向研发的技术路线下,实施全球化布局、按照国际市场标准开发技术产品体系,搭建国际化人才队伍、进军国际化市场。

战略虽说很宏大,但实际的东西都没具体说。不过,据6月22日永宁县政府网报道,当日下午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苗振国带队考察永宁县新能源产业,并与永宁县政府相关人员就投资合作和项目建设进行深入交流。真不明白已经有4个生产基地的长江汽车为何还在到处考察。

在长江汽车之后获得资质的是长城华冠,同样具有汽车零部件背景,长城华冠到目前未有量产车上市的理由倒比较明确。在今年6月28日,长城华冠汽车对外公告称,为满足日产生产经营及业务发展的资金需求,预计2017年下半年向银行、融资租赁公司等金融机构或企业申请总额不超过人民币10亿元的债权融资额度。

汽车作为重资产行业,烧钱是肯定的。但量产车还未上市,长城华冠已经开始筹钱,长城华冠的造车之路显然走得也不容易。

建厂、接待领导、参展、产品延期——虽没开始造车但很忙

与前两家不同,第六家拿到资质的江苏敏安和第十家国能新能源,其新能源汽车项目已经开工建设。其中,国能新能源天津工厂计划2017年年底完成达到整车车身投产条件,然而这与原计划仍然晚了半年左右,原本今年6月中旬将在天津下线的国能首款电动汽车9-3 EV也将延期。

在工厂建设期间,企业可是一点没闲着。其中,江苏敏安因是台湾企业和大陆企业合资的缘故,备受台湾和大陆两地政府的重视。今年6月16日,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出席江苏敏安新能源汽车科研文化街区暨无人驾驶实验场项目启动仪式。并且,同日台湾台北媒体报道,中国国民党政策委员会执行长蔡正元表示,他将出任敏安汽车董事长。虽然还未开始正式造车,但江苏敏安已经感受到台湾和江苏两地政府的热情。

与江苏敏安不同,国能新能源虽然厂房未建好,量产车型还没有,但国能不仅携带两款概念车亮相亚洲CES展,更在上海车展期间表示,将为另一家造车新势力车企代工生产纯电动MPV。更神奇的是在仅有概念车的情况下,国能新能源已经获得超过15万辆的采购订单。

低调与土豪——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在获得资质的15家企业中,也不乏非常低调的企业,比如万向集团。在汽车零部件领域,万向集团的实力不容小觑,同样其也是较早拿到资质的企业,并且在此之前已经尝试生产新能源汽车。

但在发改委宣布其纯电动生产项目获得审批通过后,再无过多关于万向集团新能源汽车项目的消息。显然,怀揣十余年造车梦想的万向集团董事长鲁冠球正在憋大招。

与万向集团的低调和神秘不同,重庆金康系能源在今年获得小康股份7亿元的增资,将注册资本由人民币3亿增加到10亿元。虽然在国内不声不响,但金康新能源毫不手软的在国外海淘。近期,其在美国的业务实施主体SF Motors斥资11000万美元收购美国顶级民用汽车工厂,将在美国制造高端电动车,并构建电动车业务闭环。

一个注册资金仅10亿人民币的企业,在美国豪掷11000万美元收购一家汽车工厂,看来金康新能源是想以美国汽车工厂为跳板,直接进入高端电动车领域,再切入中国市场的迂回战术。

进目录与套壳生产——“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虽然各家企业有各家企业的打法,但在拿到新能源汽车生产的“敲门砖”后,有的人更加努力,有的人却误入歧途。

云度新能源是第11家拿到资质的企业,虽然时间较晚,但云度是截止目前为止,作为毫无传统汽车生产背景的首家产品进入工信部推广目录的企业(获得发改委的资质后,产品需进入工信部推广目录才能开始卖车)。因此,严格意义上来说,云度是新能源新进入者中,将是最早开始进入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企业。

在众多企业挤破头想分得新能源市场一杯羹时,一些已获资质的企业不免打起了歪主意。今年5月份江铃新能源E160/E200S两款车型正式上市,但江铃E160被媒体爆料称,其是由老年代步汽车雷丁小王子换电池换标而来,江铃新能源汽车只是将其更换符合国家标准规定的动力电池后,打上自己的标识和logo重新包装上市的产品。

按照江铃新能源汽车的市场定位,主要是针对三、四线城市的低端消费者。据中汽协6月销量数据显示,江铃E160今年上半年累计销售774辆,尽管销量并不出众,但凭借这样的造车思想,江铃新能源应该很难在未来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存活下来。

扩产能、新车上市——传统新能源车企争分夺秒抢市场

在15家企业中,北汽新能源、知豆和奇瑞新能源属于具有长期造车经验的汽车企业。因此,也是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主力。

其中,北汽新能源和奇瑞新能源在今年上半年都推出新产品,并进行产能的扩充。奇瑞在今年5月2日投资30亿在石家庄建立新能源生产基地,主要生产小型新能源汽车。而今年上半年上市的奇瑞小蚂蚁eQ1,已经成为新能源市场的畅销车型。

北汽新能源在去年上市的EU180热销下,今年7月15日其升级车型EU300正式下线,并且北京汽车高端基地一期产能15万辆正式竣工投产。

除了不断推出新产品和提升销量外,传统新能源车企在技术上也不断创新。今年年初,知豆汽车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是新能源汽车领域首家获得该殊荣的企业。此外,奇瑞新能源和北汽新能源在轻量化、电动化和智能化领域不断研发。

【版权声明】本文为汽车头条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请勿抄袭或改写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