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有一个男子叫谭深,因为家里穷,已经四十岁了还没有老婆。在世间找不到所爱,谭深就把情感寄托到了书本里面,整日里对着《诗经》里面的爱情诗句猛读。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一个月夜,谭深正在窗下大声朗读,忽然,有人敲门。

谭深把门打开,看见一个少女站在那里,年纪大约十五六岁,容貌极其美丽,身上穿的衣服他也从来没有见过。

谭深看痴了,女子抿嘴笑着说:“客人来了,难道不请到屋里去吗?”

谭深连忙把少女让进屋里。原来,少女是经过此地,听到有人深夜读书,为之所感,所以就找上门来。

月夜下,两人一番交谈,彼此都被对方所深深打动,于是就相约结为夫妻。

一夜缱绻过后,女子望着谭深,郑重地对他说:“郎君啊,我与人不一样,你千万不要用灯照我。一直要等到三年后,才可以照。切记,切记!” 谭深答应了。从此二人就生活在一起,日子过得很是甜蜜,不久之后,女子又生下了一个儿子,谭深觉得自己简直就像生活在了天堂一般。

日子过得虽然幸福舒坦,可谭深心里一直有个结:就是一到晚上,卧室就不能点灯,无论他心里多么想在灯下端详、欣赏妻子的美丽也只能强忍着!

转眼孩子两岁了,谭深越来越焦躁了,他觉得自己再不在灯下看妻子一眼就要崩溃了。

一天夜里,等妻子熟睡后,谭深举着灯,蹑手蹑脚来到床前,朝妻子脸上、身上照去……

“哎呀……”他差点惊叫出身,妻子腰部以上跟人一样,皮肤润泽而有弹性,可腰部以下,竟然是森森白骨、

妻子立刻醒觉,神情凄惨,她责问丈夫道:“你负了我!我马上就要重生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再忍忍,而非要现在照我呢?”

谭深知道自己错了,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请求妻子原谅。

妻子说:“没用了,我与你缘分尽了,从此就要永别了!然而我放心不下我的孩子,你这么穷,怎么能够养活他啊!你暂且随我去,我有东西要送给你。”

谭深跟随妻子来到一所华丽的屋子,妻子从中取出一件珠袍来给他,说:“你靠着它,就可以养活你和孩子了。”

接着,妻子又从谭深衣服上撕下来一块布,说:“把此物留在这里做个纪念吧……”

谭深拿着珠袍到市上去卖,被一个有钱人出了千万买走了。

谭深拿着钱正朝家走,后边有一些人追了上来。一个老者拿着珠袍,喝问道:“这是我女儿的袍子,你才哪里得到的?不用说了,你一定是个盗墓贼!”命令人上前抓谭深。

谭深吓坏了,他不敢有丝毫隐瞒,赶忙把事件发生的经过都一五一十对老者讲了一遍。老者将信将疑,于是带着谭深和众人来到女儿的坟墓,看到坟墓还完完整整的。

众人把坟墓打开,果然在棺材里发现了谭深的衣片。老者这才相信了,把谭深的儿子唤到跟前,一看,那模样跟女儿生前像极了。

老者把珠袍还给了谭深,老泪纵横:“你真是我的女婿啊……”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