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演员,无论是《一代宗师》的一线天、还是《绣春刀》里的沈炼,张震在武戏都是竭尽全力的,然而,他在文戏的表现,绝不多用一分力,永远是表面云淡风轻、内心涌动的恰到好处。近几年新晋男神中,张震时常带着的一份清冷的酷,眼神里的坚决将他的戏路打开。冷冽如张震,不善言辞、平淡沉默,就像他饰演的多数角色一样,低调又霸气。三年前的《绣春刀》仿佛是导演路阳为张震量身定作,张震即是沈炼,沈炼亦是张震。

《绣春刀》有一场戏讲道沈炼时常拿了俸禄去教坊司找官妓周妙彤,去了只在周妙彤的房间里坐着,静静的坐着。为了体贴妙彤,沈炼不在她面前穿锦衣卫的飞鱼服。《绣春刀·修罗战场》作为前传,很好的交待了为什么沈炼不在这女子面前穿飞鱼服。因为沈炼初初遇到少女北斋时她的一句:“其实脱了这身官服,便不会有那么多人害怕你。”

与《绣春刀》无缝对接的《绣春刀·修罗战场》将沈炼与北斋(妙玄)以及妙彤两姐妹的感情戏描绘得如此细致,在看苏了所有女观众的同时,尽显路阳导演剧本的扎实。沈炼的感情戏份也是《绣春刀》《绣春刀·修罗战场》两部电影里一路牵引观众并推动剧情。

沈炼与北斋逃亡途中,北斋重病:“喝了那么烫的水,又生着火,能不热吗?”沈炼轻描淡写几句台词便将情愫暴露无遗:“水怎么会烫?我都吹凉了。”内敛而又体贴的人物马上就立住了,动人之余绝不肉麻,这便是沈炼的感情。人世间的情事,果真如此,哪有什么禁欲系高冷,只是暖的人不是你!

比起刀光剑影的武侠片,人物的感情、人心的私欲,以及绣春刀下暗藏的杀机才是《绣春刀》系列的绝妙之处。影片中锦衣卫所使用的绣春刀、贴身的飞鱼服、明朝体制内蝼蚁一般、抽丝剥茧的悬疑剧情,这些都可以将系列两部影片定义为质量上乘的古装动作片。但,为何要将《绣春刀》定义为一部武侠片呢?许多观众说现在没有武侠片,或者说现在观众已不相信武侠。这便成为新人导演路阳在类型片的探索路上所要面临的最大困境。

何为武侠?侠,夹人者,一个象形文字,引申意义是助人。侠者,悠闲自得,渡人自渡。早年前,金庸大师笔下"侠之大者"鼓舞世人,然而在明朝天启皇帝与崇祯皇帝夺位、魏忠贤阉党争权的大环境之下,人人自危、自顾不暇,何为侠者?都说乱世出英雄,在锦衣卫中生如蝼蚁的沈炼也成就了末路英雄。能讨一条活路,成就自己的活法,助人助已,已然是侠者。

《绣春刀》系列电影非常注重小人物的刻画,身怀绝技、武功高深的锦衣卫们,为了几两俸禄碎银,为了安身立命,为了心之所向往,生在乱世敢怒不敢言。作为直接听命于皇帝的锦衣卫,沈炼身形消瘦,性格内敛,意志坚决。此次与张震配戏的张译、雷佳音两位男配也极尽出彩,三人同台飙戏观众一饱眼福。

作为前传,《绣春刀·修罗战场》明显比《绣春刀》节凑明快得多,悬疑线索也做得更巧妙。该系列电影在如今紧缺内容缔造的影视大环境下,不倚仗大IP,而是自己创造IP,这一点,也是路阳导演最难能可贵之处。

《绣春刀·修罗战场》由宁浩的监制,做到了配角升级、悬疑更巧妙、剧情更紧凑、武打更精彩、兵器招式更多,称得上是将《绣春刀》做到了全面的商业类型片升级。张震成就了《绣春刀》,《绣春刀·修罗战场》成就了路阳。2017年暑期档,路阳导演真正征战类型片、征服电影市场。

年度刚过半,《绣春刀2》已被奉为不少观众的年度最佳,笔者认为不为过。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