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理群先生曾经提出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概念,说在实用主义、功利主义、虚无主义的教育背景下,我们正在培养出一批“绝对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所谓‘绝对’,是指一己利益成为他们言行的唯一的绝对的直接驱动力,为他人做事,全部是一种投资。”所谓精致是指“他们有很高的智商,很高的教养,所做的一切都合理合法无可挑剔,他们惊人地世故、老到、老成,故意做出忠诚姿态,很懂得配合、表演,很懂得利用体制的力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钱理群先生) 

这些奋力厮杀进入名校的利己主义者,往往个人素养高,背景也不错,他们的人生是一条精确计算的道路。从宝宝还在妈妈的肚子里,家长们就已经为孩子们的人生做好了一系列的规划:到什么地方去买学区房,将来上怎样的幼儿园,乃至于激烈的小学入学面试、如火如荼的小升初考试……都反映出对教育资源的抢夺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家长们对子女教育的焦虑在之前热播的电视剧《小别离》,还有前一段时间流传甚广的网文《中产鄙视链:绝不让娃和没有英文名的孩子同读幼儿园》中都能够看出来。家长们的这种焦虑传递给孩子,就是孩子们繁重的学习压力

现在还是七月初,中考刚刚落下帷幕,但是没有几个初中生真的开始享受轻松的暑期,很大一部分孩子已经在家长的陪伴下出入各种培训机构,进行“衔接班”的补习。曾经的各种兴趣爱好,到了这个阶段早已经让位于繁重的学业,几乎全部的课余时间都被牺牲了。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孩子们几乎没有自己的时间思考,都是围绕着应试在学习。

但是不得不说,在这种压力之下,这一代的孩子却惊人的世故和成熟,非常擅长做对自己有利的选择。

我所在的是当地一所优质学校,进来的孩子一部分是实打实的成绩好,另外相当一部分孩子则有十分过硬的后台。家长们为了孩子的入学要打点各种关系,孩子们对于托关系找门道这种事情已经见怪不怪,甚至是有样学样十分老道。有一次去做一个作文比赛的评委,小学生的作文里都常常出现“班上来了一个插班生,老师对他十分关照,一定是因为他们家是土豪”这种价值观扭曲的观念。

这些孩子对权力和金钱十分崇拜,同学之间的祝福语常常会出现“祝你成为土豪”的戏谑,对社会上的人情关系他们也能够处理得游刃有余——他们对学校的各位领导都很了解,哪一个老师教得很好,哪一个学长学姐做过什么厉害的事情,都在入学之前摸得清清楚楚。到了大学选课的时候,也会先去打听,到底哪一门课容易通过,哪一门给分高。他们只关注怎样最方便、最快捷地获得一个利己的结果,而不是先搞清楚自己真正想学什么。

如今中学的教育环境虽然要宽松一些,不像以前那样死板,学生有更多的选择途径,但是本质上却还是十分功利的。为了高考的升学率,学校会设置“实验班”“创新班”,在这一个班集中优质教学资源,抬高学校的声誉以获取优质生源。更可怕的是,我们的学生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差别对待。他们一方面在作文当中对不公平的社会现象大加抨击,另一方面当自己置身其中的时候却是见怪不怪,反而有样学样,去争当那个既得利益者,在功利化的筛选中主动做出对自己有利的选择——即使非常喜欢现在的老师,在“喜欢”和“有利”之间,他们仍然会选择后者。


现行的教育太把教育和个人的物质利益结合在一起了。父母替孩子做的人生规划,也不是孩子喜欢的或者擅长的,而是让孩子去选择有资源背景可以支持的职业,或者就业前景不错的职业。从一开始,我们的学生就是奔着“找一个好工作”而去。为了自己的“前途”,什么时间考托福雅思,什么时候实习,怎样搞好和前辈的关系,这些公关思维在这一代孩子中间十分寻常。

虽然说教育是育人,但是我们的教育已经不像蔡元培当年就任北京大学校长的演说中所提到的那样,认为不应该将大学作为“干禄之终南捷径”,在学校期间应该“抱定宗旨,砥砺德行”。如今,我们培养的学生真的是文可安邦、武可定国,胸怀天下心系苍生的栋梁之才么?恐怕整体上来说离这个目标还很远。

人们印象中的名校应该不拘一格降人才,每个学生都根据自己的个性选择不同的道路,百花齐放。但是更多的人却是去追逐金融、计算机等高回报的行业。所有的选择都从利益出发,所有的教育围绕着应试和就业来展开,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现实。这些利己主义者,他们走在几代人铺就的康庄大道上,但可能却并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也缺少对于社会的担当。

声明: 转自网络,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涉及版权问题,敬请联系我们删除。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