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苏北农村的孩子,家里面我排行老大,生活的压力和重担让我们村里不少人都外出打工了,包括我的爸爸妈妈。我就是别人眼里的留守儿童。

十二岁之前我和弟弟跟着奶奶生活,村里的小伙伴很多都是这样,所以我们互相没有嘲笑。奶奶是在睡梦中去世的,我早上起来喊奶奶起床她没回应,我推她,她还不动,十二岁的我心里慌了,哭着跑出去找邻居。爸妈回家给奶奶办了葬礼,没有休息,简单的嘱咐我要照顾好弟弟就回去打工了,就这样十二岁的我带着十岁的弟弟开始了独自生活。

幸好村里的其它爷爷奶奶时常给我和弟弟送些瓜果蔬菜,我们同龄的玩伴也不少,弟弟和我就这样没心没肺但是快乐的过了两年。

那天我自己一人在家洗衣服,当我已经洗好衣服,做好饭等待弟弟回家时却一直等不到他,天快黑时村长带着警察找到我们家告诉我弟弟到池塘洗澡溺亡了,我当时就瘫坐在地,怎么可能?昨天还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今天就没了?爸妈当天晚上就赶到家里,看到弟弟的遗体,妈妈大哭一会晕了过去,爸爸睡在地上打滚哭叫着弟弟的名字,我站在一旁不敢说话。

妈妈晕倒后醒来眼神恶毒的看着我“你怎么照顾你弟的?你怎么不去死?你看好你弟她会跑去玩水吗?”妈妈边说边要冲过来用脚踹我,一旁的邻居拉住了她。

在农村小孩子不能举行葬礼,爸妈把弟弟安葬好后在家过了几天就走了,他们把弟弟死亡的责任算在了我头上,在他们眼里,他们外出打工是为了给我们更好的生活,他们没有错,但是我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没有照顾好弟弟就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我就像被爸妈遗忘了,自己一人艰难的过到了十七岁。爸妈见到我时也是完全没有笑脸,就像陌生人。我知道在他们眼里弟弟是我害死的。我十七岁的时候我们要搬家,因为我们家的房子实在太破了,更重要的是它有我们伤痛的回忆。

爸妈收拾东西准备带走,妈妈却在收拾以前弟弟房间时放声大哭,我和爸爸看到妈妈手里拿着一张皱巴巴的方格纸,爸爸拿过来我才看见那是弟弟的日记,弟弟写到:“我和姐姐在家很开心,今天她又做了西红柿拌白糖给我吃,很好吃,我想爸爸妈妈也能尝尝,我想爸爸妈妈了,上次见爸爸妈妈时还是过年的时候……”不知道弟弟为什么把这张纸撕了下来,扔到了柜子底下让它静静的待了三年。

不知道是不是这篇日记的作用,爸妈对我的态度有了好转,我结婚的时候妈妈抱着我哭了,她和我说了对不起。谢谢弟弟随手扔掉的日记,它救了我,让我还能感受到家的温暖。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