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建成的“尊胜塔林”立刻成为稻城地标,藏族人每日都会到佛塔转经。

“稻城”与“亚丁”是两个分不开的地名,以致于很多人以为“稻城亚丁”是一个同地方。其实稻城不是一个城市,而是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下属的一个县,亚丁则是稻城县里面的一个风景区,稻城可说是通往亚丁风景区的门户,从稻城往南至“香格里拉镇(原称日瓦)”,要72公里,从日瓦继续往南37公里,才真正进入亚丁风景区。

稻城地处四川西南部,海拔3,745公尺,沿着216省道,会经过稻城新地标“尊胜塔林”,又称稻城白塔,四方形的底座,分为5层,最高层中央是高大的白塔,从上到下,共有108座小白塔,藏族人每日都会来转经。稻城的南面,紧邻“俄洛村”,用传统建筑手法砌成的土色藏房,与道路两旁的青扬林交织成的风景,让我有种置身南疆的错觉。

▲从日瓦前往稻城的路上,会经过“俄洛村”,土色的藏房与青杨林仿如南疆边塞的风情。

▲藏族婆婆惬意享受高原上的午后时光。

有句话说“眼睛上天堂,身体下地狱”,这是进入稻城亚丁的真实写照。稻城的平均海拔约4,000公尺,大部分的人或多或少都可能发生高原反应,包括胸闷、气喘,甚至头痛、拉肚子或呕吐等症状,通常在1~3天就能适应。

▲在稻城亚丁若有缺氧等状况,当地有贩卖氧气瓶可以舒缓不适。

由于人体适应高海拔需要时间,多半的旅行社会建议旅客以“单飞”的方式安排行程,也就是去程可从成都一路乘车,在康定、新都桥各住一晚,慢慢适应海拔升高对身体的影响,回程再从全球海拔最高的民用机场“稻城机场”(海拔4,411公尺)搭机回成都,省下坐车时间。出发前一个月,亦可到各大医院家医科,向医师询问是否需携带备用药品。

除了要适应高海拔,早期去稻城亚丁另一种比较辛苦的体验就是“坐车”。在2016年以前,前往亚丁就必须使用四轮驱动吉普车,否则只能在康定止步。但从去年开始,原先这段碎石路,已全程修成柏油路,坐车不再像骑马,坐到腿麻屁股痛。

亚丁风景区内虽没有五星级的住宿选择,但这一回我们在距离亚丁不远的香格里拉镇上,住进了方圆40公里内条件最好的“日松贡布酒店”,走近宽敞新颖的客房,睡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打开莲蓬头,就有水量充足的热水淋在身上,如今,追寻香格里拉,身体也能跟着上天堂。

▲ 宽敞舒适的客房,柔软的大床,“日松贡布酒店”是目前日瓦与亚丁最好饭店。

稻城的人口虽少,生活单纯,夜生活却不无聊。从“稻城雪域花园温泉酒店”只要步行3分钟,就能在当地人推荐的烧烤小馆“知味轩”寻好味,从冰箱随性拿几样花枝、河鱼、豆干、牦牛串或鸡肉串,全是现点现烤,撒上香气浓郁的孜然粉,再配上一手啤酒,简直快意人生。

▲稻城虽然是一座人口不多的高原城市,夜晚生活却不无聊。

当地人推荐的烧烤小馆“知味轩”,有花枝、牦牛、鸡肉串,洒上孜然粉,口味浓郁。

稻城亚丁被誉为“最后的香格里拉”,其实除了稻城,云南的中甸、尼泊尔与巴基斯坦等地,都有被称为香格里拉的地方,但不可否认的是,小说《消失的地平线》的作者詹姆斯‧希尔顿确实是以美国探险家洛克‧约瑟夫的经历为灵感,写下这本广为流传的著作。因此,稻城亚丁即使不是唯一的香格里拉,却绝对是洛克曾经造访过的香格里拉之一。

▲现代旅人如我,依旧渴望见证作家笔下的“香格里拉”的真实面貌。

希尔顿笔下的香格里拉,的确美好得太不真实,却填补了第一、二次世界大战那个年代,人们心中追求“理想国”的渴望。直到21世纪,现代旅人如我,仍盼望着见证这片不属人世间的美景,我们翻越群山峻岭之后,在稻城亚丁终于遇见了它。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