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于1993年至2010年的互联网一代的成员比1980年至1992年出生的千禧一代更务实。


互联网一代最年长的成员已经加入了劳动力大军,他们的职业态度对大部分雇主来说可能是一个好消息。


埃森哲战略公司的董事总经理Deborah Brecher说,他们对工作生活的看法似乎与相对的“千禧一代”不同,他们更愿意为大公司工作,并保持更长的时间。她最近在费城举行的第21届沃顿领导力会议上谈到了这个话题。


出生于1993年至2010年的互联网一代的成员比1980年至1992年出生的千禧一代更务实。根据埃森哲最近对2015-17大学毕业生进行的一项战略调查显示,这种心态可能会转化为雇主更稳定的劳动力。



Brecher说:“他们非常担心失业或未充分就业。”正因为如此,许多Z一代的成员想为大公司工作,“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好兆头。”


她说,他们想要一个大雇主提供的职业发展机会,培训和获取网络学习的机会,以及工作和生活平衡的灵活性。


Brecher说,与“千禧一代”倾向于更快地改变工作,而互联网一代的人愿意与合适的雇主承诺3到5年的时间。


这项于2017年初进行的调查显示,与2016年相比,想为大公司工作的美国大学毕业生的数量增加了37%。这是埃森哲自2013年开展此项调查以来的首次增长。根据埃森哲的调查,2017届毕业生的大多数人都认为他们的大部分前任都没有充分就业,并“想要避免这种命运”。


与此同时,2015年和2016年的毕业生“如果觉得自己的技能可以充分利用于富有挑战性、有意义的工作,那么他们的工作时间可能会比千禧一代多2.5倍。”培训和发展计划作为一项精心设计、吸引人才的员工体验的一部分,对于Z一代员工来说变得越来越重要,这可能是留住和失去互联网时代人才的区别。”报告称。



根据调查结果,75%的Z一代成员愿意为工作而搬迁。该报告称,应届毕业生的“务实性”包括愿意在毕业后无薪实习。然而,在2017年毕业生中,近80%的人在第一天上班前就已经完成了实习工作。


报告指出,在过去,毕业生往往会找小公司工作,或者自己创业。然而,该报告称,大公司可以提供这一代员工想要的“完整的一揽子计划”——他们需要有指导、培训和有竞争力的薪酬和强有力的职业道路。


在2017年毕业的毕业生中,有62%的人希望能在至少三年的时间里保持第一份工作,84%的人希望他们的第一个雇主提供正式培训。报告指出,作为数字原生代,他们给工作场所带来了“高度市场化的数字思维模式”。


尽管他们的态度反映了回归到更传统的工作场所的价值观,比如追求清晰的职业道路和稳定,但这些潜在的员工并非守旧。他们为任何雇主带来了未来的前景,数字技能和心态的形式。

他们也重视“与人接触”。根据埃森哲的调查,42%的人更喜欢面对面的会议。他们最希望发展沟通、解决问题和管理技能。



报告建议,大雇主可以接受应届毕业生的价值观:

  • 利用技术寻找新的人才池。

  • 为年轻的员工提供在公司不同领域的工作经验。

  • 向员工展示他们的贡献是如何支持公司的目标的。

  • 与每一位员工一起制定一个定制的技能和职业规划。

  • 给新员工分配教练。

Brecher说:“这一代人仍然专注于目的驱动,所以雇主需要将我们的目标与他们的目标联系起来。”



David Stillman在2016年晚的博客上写道,大多数Z一代的成员认为,他们应该在开始大学之前选择职业生涯。他还说,那些在早期就把自己介绍给这代人的公司“将占据先机”。如果这一代为获得早期工作经验而感受到压力,那么为其“打开大门来减轻压力”的企业必将受益。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前程无忧51j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