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堡村位于忻府区城东七公里处,属紫岩乡管辖。


        忻府区,即古忻州城所在地,始建于东汉末年,当时叫九原城,后称秀荣城。唐、宋时,“周长九里二十步,城高二丈五尺,池深一丈七尺”(《忻州志》,中国科技出版社1993年版),至明、清两代又多次修葺。据清光绪《忻州直隶州志》记载,其周边曾有古堡达六十座,如游邀村堡、令归堡、董村堡、顿村堡、奇村堡等,当然,双堡也位列其中。可见双堡建村历史之悠久。



       2002年夏天,中科院考古所携有关部门曾经在新疆和田白玉河西岸,发现一块“大清道光二十一年,山西忻州双堡村王有德在此苦难”的碑刻,上有23个字,揭示了清代山西人王有德只身前往西域,穿越大漠戈壁,寻找和田美玉的事例,令人称奇!



       另据考证,双堡王氏应是明洪武二年由朔州马邑迁徙而来,这至少说明了双堡建村的年代应该不晚于那个时期。如今的双堡,郜姓人居多,据说祖辈也和王氏同属表兄弟,同时迁徙定居于此。郜氏祖先曾有三兄弟于清乾隆年间北上内蒙垦荒掘金,先以种植油菜为生,并在内蒙立足了根。后来,三兄弟弃农经商,于归化城开设铺面,由于经营有道,连年盈利,成为当时忻州富家之首。极盛时期,在忻州、内蒙等地有商号五十余处。



       双堡,顾名思义,为南北两座古堡并存。咸丰年间,郜氏后人完成了南、北古堡的修建工程。还包括松书院、书房院、旗杆院等。



       双堡村如今的庙会时间是在每年夏天入伏这一天,老百姓称之为“伏会”。民间“夏至三庚数头伏”, 意思是,夏至日之后的第三个庚日即为入伏。三伏作为季节,起源于春秋时期,其主要功用在于避暑和养生。到了汉代,人们于伏天饮酒聚会,“烹羊炮羔,斗酒自劳”。 太原近郊的小店、晋源一带乡村,麦收过后,人们于伏天喝“全羊牺汤”,为的也是养生进补。 羊肉性温,三伏天吃后据说可以“驱散五脏积热,释放体内毒素”。民间也有“伏天一碗汤,不用开药方”的说法。



        村中新建的龙王庙于2001年7月落成,村西一间低矮的平房即是,后面是座老戏台。建庙款多由“村民们踊跃捐资”,领头人为村支书杨双根、村长霍福旺等人。与双堡村结为神亲的二十里铺村也捐资500元。(见双堡村《新建龙王庙碑记》)



        据老人们传说,双堡村于明代洪武二年建村庙一座,供奉龙神——苍山代王。当时,龙神护佑众生,贵神“随民心,顺民意”,双堡村从此得神庇护,风调雨顺,万民同乐。而忻州府二十里铺等十八村却是灾害频发、民不聊生。  于是这些村落便派人前来联系,欲与贵神结缘,和双堡村攀结神亲,共享神恩。  忻州本地民谚:“关城子打不得架,二十里铺讲不得话。” 寓意二十里铺村人聪敏机灵,善于说话。



        双堡村民高风亮节,认为同为一方百姓,何不解救众生于苦难?于是慷慨应允。从此以后,双堡村、二十里铺等周边十八村落,共同供奉苍山代王,并按照民间习俗结为神亲。每到天旱年份,二十里铺等村便派人来双堡村“偷神”,求雨祈福。苍山代王福佑百姓,甚为灵验,不负众望,每求必应!从此周边各村得益甚厚,且视神如亲。



       正可谓:

       两地共敬一尊神,

       一神呵护两地人。

       异乡两地结神亲,

       两地百姓一家亲!



       早年,正会这一天,社首们把龙王的神像放置在牛、马车上,载神在全村巡游。如今,农民们开着农用三轮车上,载着苍山代王,连同其它四个龙王,在响器的吹奏乐中,由一群孩子高举着十几面彩旗前面开道,从龙王庙后院开出来, 在村里的街道上巡游。各家各户门前都摆放了小桌,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供品,有水果、菜肴、面塑等等。家家户户的人们聚拢在院门口,焚烧黄裱纸, 燃香叩首,祭拜走过家门口的龙王爷们。 在一条街巷的十字路口, 附近十几户人家的女主人们端来了她们精心制作的面塑供品, 摆放在一起,集体祭拜。



        “一年之中,忻州(县)共有庙会300多天。”(《忻县志》,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3年版)据县志记载,七七事变之前,忻州一带庙会众多,如正月里马王庙、火神庙、瘟神庙都要唱逢凶化吉的戏,二月二这一天,龙王庙要过会唱戏,三月三,齐天庙圣母要过蟠桃会,也要唱戏,四月里,奶奶庙要唱求子戏,五月十三关老爷磨刀日,要唱谢雨戏……



        这一带主要以唱北路梆子为主。北路泛指忻州以北的朔州、大同一带。北路梆子流行于上述地区以及内蒙和张家口地区。明末清初,山陕梆子北上,逐渐融入当地民众生活,以致有“生在蒲州,长在忻州,红火在东西两口”之说,这“东口”指张家口地区,“西口”便是著名的晋西北杀虎口一带。忻州人喜欢北路梆子,民间有几句老话,非常形象地反映出忻州人对戏曲艺术的热爱:“宁叫阎锡山不坐了,也不能让水上漂不唱了”、“忻州人有钱闹红火唱戏,五台人有钱置宅子买地”。



       汉民族大约于3000多年前开始了祀龙祈雨。春秋时期,人们开始把龙当作掌管雨水的水神加以祭祀,并把这种仪式称之为雩祭。唐代,有了祭祀五龙的习俗,这五龙分别是青龙、赤龙、黄龙、白龙和黑龙。到了宋徽宗时期,“将五龙神均封为王,从此龙神又称‘龙王’,龙神庙又称‘龙王庙’。”(《中国崇龙习俗》吉成名著)



       几千年的农耕社会历史,几乎都是人类与自然抗争的历史。忻定盆地一带,历史上也灾害频发,旱灾、水灾、风灾、蝗灾世世代代威胁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求助于神灵的庇护,期望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是他们最基本的渴求和奢望。今天,人类认识到,与自然和睦相处、科学地利用自然并向它索取所需要的物质财富,才会得到自然的恩惠和眷顾,反之,一定会领教大自然的报复!



        双堡村的村民也许还记得上个世纪中叶,忻州一带也卷入了一场疯狂的文化浩劫当中,连他们祖祖辈辈延续下来的村名也被改成了红星、卫星、红旗、先锋、火箭、红专、飞跃、东风、前进、幸福、闪电、星火、曙光等等。


       那真是一个不堪回首的年代!



(注:本篇是拙作《上庙的日子——寻访山西古庙会》里的一章,文字略有改动)








敬请关注淘宝网山西人民出版社旗舰店

https://detail.tmall.com/item.htm?spm=a1z10.1-b.w13888006-16743545107.3.1b1732f6b7gIHA&id=544513480347


山西人民出版社2016年11月出版




用镜头捕捉最美的民间表情!



刘朝晖     山西人     居太原

微信公众号:大摄天下

微信号:dashetianxia999

欢迎阅读、分享!



大摄天下“晋人文”系列图文

《晋人晋事——山村里的中国年》

《乡村马戏团》

《镜头里的庙会》

《摄影与庙会》

《晋人晋事——五花城的打瓜会》

《晋人晋事——大马社火会》

《晋人晋事——空望佛的故事》

《晋人晋事——乡村“瞻礼”》

《晋人晋事——庙会上的娃娃们》

《晋人晋事——石洞窊古会》

《晋人晋事——边墙下的故事》

《晋人晋事——上庙的日子》

《晋人晋事——神亲》

《晋人晋事——黄河上的捕鱼人》

《晋人晋事——指尖上的岚城》

《晋人晋事——正月的表情》

《晋人晋事——正月里,关公门前看大戏》

《晋人晋事——乡村平安夜》
《晋人晋事——麻线娘娘的传说》

《晋人晋事——三月三,接姑姑》

《晋人晋事——七月七,逛神山》

《晋人晋事——僧院故事》

《晋人晋事——寿阳爱社》

《晋人晋事——钻探工》




原创图文作品,作者拥有全部著作权。

未经允许,谢绝微信平台、网络平台、纸媒等刊用、转载!


QQ:105855410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大摄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