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凤凰箴言的第385篇文章



80年前的今天,公元193777日夜,日军借口演习是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城“搜查”,被中国驻军严词拒绝,随后双方爆发激战,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今天,历史将这一天定为中华民族全面抗日的开始。

很多专家都写过七七事变的文章,无数历史研究者都详尽的描写过七七事变的经过,甚至连那个“走失”士兵的生平都被研究的八九不离十。然而,当一个小学生向他的历史老师问道为何战争会开始在北平呢?年轻的老师捧着教科书,一时语塞。

是呀,连孩子都知道,最该发生战争的位置不应该是边境吗?不应该是两国交界的地方吗?

今天,卢沟桥依旧是北京的旅游景点之一,无数游客都参观过那座古老的桥,在《马可波罗游记》中,马可波罗惊叹的称这座桥“与世无双”,桥的边上就是古老的卢沟驿和宛平城,这里风景优美,这里是华北平原的腹地,这里不是边境线也不是前线,为何这里会成为打响抗战第一枪的地方呢?

历史的卢沟晓月

这一切还要追溯到八国联军侵华战争,在那场战争之后,清政府被迫和列强签订了《辛丑条约》,其中规定:划定北京东交民巷为使馆界,允许各国驻兵保护;清政府拆毁天津大沽口到北京沿线设防的炮台,允许列强各国派驻兵驻扎北京到山海关铁路沿线要地。根据这两点,日本不断加强在中国的驻军,其“中国驻屯军”(后改称华北驻屯军)兵力最高时竟达两万余人。

今天,历史教科书对《辛丑条约》的评价是“无比耻辱”和“空前卖国”。

是呀,我们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战争?

卢沟桥并非边关塞外,疆界海防,连万里长城上的一处垛口也不是,它实实在在是在北京西南。为什么战争尚未正式打响,鬼子已经抄到京师以南扼住了我们的咽喉?华北地区的全部日军最多也只有8400 人,同一地区仅宋哲元的二十九军兵力就不下10 万;战争爆发之前敌方不但如此深人你的领土,而且以如此少的兵力向你挑战,查遍世界战争史,有没有这样的先例?

在《辛丑条约》签订后的第三十七个年头,在北平的地面上,日本人有权屡次发起挑衅式的演习,而中国军人在中国的领土上稍稍调动,竟然就受到各方指责,多么荒诞!

一个中国人,如果只是知道抗日战争中几个战役的名字,只是知道抗日战争的起始与结束,那是不够的,不了解当时中国的政治、军事有多么腐朽,国家有多么衰弱,就永远不会理解衰弱与腐朽要带来多么巨大且深重的灾难。

比如那个抗日英雄宋哲元,我们只知道他参与喜峰口抗战,我们只知道他是最早开始抗日的国民党将领之一。

宋哲元

但可有人知道,宋哲元其实还长期与日本人保持默契实际上从事着“分裂华北”的行动?宋哲元联络日军,动机原非降日,只是想借以保全自己的地盘,提高自己的地位。他说:“对日本是不说硬话,不做软事,表面亲善,绝不投降;对中央不说反对中央的话,不做蒋介石个人工具的事,随机应变,效忠国家。

以保个人利益的“随机应变”来效忠民族和国家,本身就十分荒唐可笑。后来的“曲线救国”论与“随机应变”论之所以异曲同工,就是它们都产生于同样的利益心理。国难当头之日,宋哲元想在民族大义与集团私利矛盾冲突的刀尖上,踞着脚尖走钢丝。

甚至,再后来成立以他为主的所谓“冀察政务委员会”之后,他竟然发表书面谈话称:“冀察两省,与日本有特殊关系。”此后又与华北驻屯军订立了《华北中日防共协定》,并与驻屯军司令田代商定了所谓华北经济提携的“四原则,八要项”。

对此,作家金一南不无讥讽的评价道——如若不是沸腾的全国舆论使其有“黄雀在后”之感,天知道这位后来的“抗日英雄”还会干出些什么事情来。

想想看,为什么仅仅不到一万人的华北驻屯军会毫不犹豫的向中国发起挑战?道理很简单,因为他们面对的根本不是一个团结一心的国家,而是一个一盘撒沙的中国,是一个又一个的意图保存实力军阀和实际意义上的“割据政权”。

日本凭什么不敢发起挑战?

有些时候,决定战争走向的并非武器和装备,而是一颗无所畏惧的心。作为现代国家,日本人深知这一点,于是他们一次又一次分化瓦解着中国人的心,而宋哲元就此中招,他贪图了日本人“自治”的诱饵,终于酿成大祸。从激烈抵抗到“就地谈判”再到全面溃败,面对增援而来的数万日军,宋哲元的二十九军仅仅抵抗了两个星期就全面崩溃,两位师长佟麟阁、赵登禹血洒沙场。

当然,今天的我们不能过于责怪宋哲元将军,放眼当时的神州大地,又何尝不是相同的命运?因为抵抗不力,旅顺被屠;因为抵抗不力,台湾被割;因为抵抗不力,东三省沦落敌手;所以,等到日本策划“华北五省自治”之时,也就干脆不抵抗了。正是如此,宋哲元将军的抵抗虽然被打了折扣,但依然值得称道,值得纪念!

只是,如果早先便奋起抵抗,结果是否会有不同呢?

卢沟桥阴影仍在

比如说一二八事变。

同样面临“不抵抗”的命令(“我方应以保全上海经济中心为前提,对日方要求只有采取和缓态度。应立即召集各界婉为解说,万不能发生冲突,致使沪市受暴力夺取”),不怕死的蔡廷锴却和日本人大打出手——

“九·一八”事变留给中国人的是屈辱。《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词曲悲切,事实却更悲切:十九万东北军面对一万九千关东军,不战而退。丢了东三省,张学良向全国老百姓交代的,仅凭手中一纸蒋介石的不抵抗电报。

 “一·二八”事变却让日本人看到了抗争。日本人面前不再是张学良,是敢死的蔡廷锴。

日军先以舰队司令盐泽幸一为攻击总指挥,连攻不克;一周以后撤盐泽幸一,换第三舰队司令野村;又不克,主力久留米混成师团还受到重创;再撤海军的野村,换陆军第九师团长植田谦吉接任;植田的总攻计划再被粉碎,日本政府不得不改派在田中内阁任陆军大臣的白川义则大将亲往上海接任指挥。

白川义则最后又被朝鲜人尹奉吉扬手一颗炸弹,炸死于上海。

 “一·二八”事变令日本人损失惨重。张学良如果也有蔡廷锴那样令日军走马灯一般撤换指挥官的纪录,对白山黑水的东北乡亲不是更好交代一些?

遵令撤退的张学良,不得不在国人一片指责声中,出国“考察”。

违令抗战的蔡廷锴,蒋介石却不得不在他胸前挂上一枚青天白日勋章。

历史告诉我们,面对强敌,唯有抗争。

请别忘记,直到今天,我们的国歌中还有这样一句话——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句话放到现在,依旧不过时。

七七事变也经过去了80年,凄厉的防空警报正在嘶吼,请记住这个日子,记住我们这个民族曾经的勇敢与顽强。


苹果手机用户,喜欢赤血的话,可以识别上面的二维码给予赤血一些前进的动力,每一篇文章背后都需要辛勤的汗水。你的每一次打赏,都将直接转到赤血学妹的微信钱包之中,为了生活,为了不跪搓衣板,请大家理解,谢谢大家——留言中可以附上您的ID,赤血会万分感激)


这里是凤凰箴言,我是赤血之城,谢谢你的阅读。


End—

若觉可读,欢迎推荐给你的朋友,甚幸!

凤凰飞去,空余声声嘶鸣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凤凰箴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