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近期,本刊创业者学习社群“创享汇”上海站的标杆企业参访正式启动,到访的第二家企业是现金巴士,专注微额借贷的金融科技企业,目前借款规模已在国际领先。

创始人唐阳是宜信创始人唐宁的弟弟,兄弟俩都在创业路上风生水起,但两人风格截然不同。作为一名智力超常生,唐阳讲述了自己从清华学习期间一路以来的连续创业史,非常精彩,并且分享了一个“独角兽”企业的养成公式——V=P x S x E。

分享/唐阳 现金巴士创始人兼CEO


1994年,我刚到清华电子系读书,一开始比较惶恐,觉得班里都是数学竞赛冠军和各省状元,各个玩命地学习,自己也特带劲,努力搞了一下,反正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后来郁闷了,不来劲。突然觉得不想学习了,又不知道努力的方向,感觉人一下没了着力点,这种状态在有一天遇到的一本书给解决了。


这本书叫《企业家:美国的新英雄》,里面一章说的就是苹果公司,还有一些奇怪公司,但都是白手起家,最后做成了上市公司,解决了非常多的就业,并且创始人也都成了亿万富豪。这本书把我给救了,那天下午看完这本书之后整个人就好了。这本书里面有一个公式叫Value,


Value(价值) = Problem(你解决的社会问题) × Solution(解决方案) × Entrepreneur(创业团队)。


什么意思呢,如果你解决的问题足够大,你的解决方案也非常漂亮,你的创业团队又非常牛,乘出来就是一个10亿美金企业。我当时是一个创业小白,我看到这个公式之后感觉跟清华的套路挺像,都有总结,都很精辟,靠谱。


先发优势很重要


有一天,自己在清华里头乱走,当时服装学院的一个小美女陪着我乱走畅想未来,后来突然得知南斯拉夫联盟中国使馆被炸了,后来我看着她,她看着我,结果她来了一句咱们做点T恤衫吧。我们打了一辆车直奔动物园批发市场,靠嘴皮子忽悠一个老板,说我们清华大学的,使馆被炸了,我们得好好整一下做T恤衫。老板说你们有钱吗,我们说有钱,清华大学不差钱,他们当夜开工,第二天送到清华。


当时没有钱结账,我们想有困难找组织,回去找学生会,学生会账上也没钱,我说那怎么办,他们说找研究生会,我就去了,研会也没钱,但可以开支票。我说那就开一张延期支票,那是我第一次使用金融服务。研究生会就开了一张七天以后兑现的支票,老板一看以为是清华大学的规矩,靠谱,走了。我们当天在食堂门口把运过来的T恤衫全部卖掉了,一个中午赚了5万块钱,全部捐给了邵云环、许杏虎几个烈士家属。


当时就意识到做First Mover很重要,我们卖完以后,有一帮人开始卖T恤,后来都滞销了,因为大家已经买了,那股子劲不是总有。那是第一次觉得打得比较酣畅淋漓,就是把握住这种突发机会,去组织资源白手起家,那次纯靠嘴皮子,正经什么都没有。


第一次感觉影响世界了


随后又搞了一个网上租碟的生意。当时逛到一个在租碟的宿舍,我想租周星驰的碟,宿舍地上有三个大皮箱,他们几个人在打游戏让我自己去找,找了一通没找到我想要的碟,我要求他们把这个生意卖给我,结果他们三个人马上站起来了,说卖给你了,我们兄弟马上要毕业了,这几个大皮箱的碟也要了人命了,都给你了。当时约定好零元收购,分期付款。现付零元,3000块在他们毕业前给他们。


当时我构思是在清华里提供网上租碟服务,于是必须建一个网站,还得找扫描仪,把这些碟封面都扫上,还得归类、接单、送货、再取回来,但我把它干成了。弄好之后网站上线,第一个月就把收购款付了。因为网站面向全校,而且用户体验很好,取名“流星小站”,算当时清华的一个创新,央视还来采访了,播出以后,把清华电子系的办公室给惊扰了,因为全国各地来了大量的电话和来信。


当时意识到媒体太厉害了,信也没都拆,因为拆了几封就拆不动了,就像今天的粉丝经济,觉得你很棒、向你学习、写于什么山村渔灯下那样的话。当时觉得挺好,影响这个世界了。后来“流星小站”在清华做到一个月利润3万,碟从天津批发过来是7块,租一次就三块,基本上两次回本,一个碟一般能租出去十几、几十次,又是高流转,又是高毛利,很快我就雇佣了一些人来送碟。当时就有种打造企业组织的感受,不过还是不太懂。


同期在美国有个送碟公司叫Netflix,它可以寄到全美任何一个家庭,并且之后还可以寄回来。当时我没有这种高度,现在回想在清华这些创业经历,觉得特别天真可爱,它有那种纯朴、原发性的性质,大部分以观察生活起步,但是缺点也非常明显,因为没有产业研究,所以很难有高屋建瓴的水平。


差点做成了微信


有一天突然来灵感了,想挑战中国移动,做了一个叫Bluetalk的东西。当时在诺基亚手机上已经可以开发程序了,Bluetalk是一个软件,可以连接到电脑上的蓝牙棒,再通过Internet连接另外一个同样状态的人,就是说本来咱们用手机通话是要连到附近的基站,再联到另一个基站,再联到另一个人手机。我们在电脑上插一个蓝牙之后呢,把这个电脑变成蓝牙的小基站,全民就革命了,革命之后就不需要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了。我们只要在办公室里、在家里,彼此就可以通过Bluetalk连接。


当时这个主意是我没事拍脑袋想出来的,很激动,把挣的钱都投进去,最后赔了不少。当时招了一大批北大、清华、北航、北油、中科院的校优生。当时做早了,如果晚做几年可能有点像微信,但我们实现了用户之间流畅的全双通,通话效果跟移动、联通一样。


死在哪儿了呢?因为只有诺基亚手机能够安装这个软件,而且还是诺基亚一部分高端型号,以及必须在电脑上安装特定型号和驱动程序的蓝牙棒,太苛刻了,以至于最后就一个人在线,是一个很聪明的上海女孩,我纳闷她怎么都搞定了,然后她呼叫我说了一句话,说唐阳你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然后就挂了。所有的钱就买了这一句话,公司就死了。但是Bluetalk牺牲之后的第二年、第三年香港有款即时通讯软件兴起,之后有了米聊,后来就是微信。


Bluetalk死的同时,不小心投了一个叫校内网的创业项目,是王兴他们当时在一个非常肮脏的三居室做出来的,那个屋子太脏了,客厅里的沙发都不想去坐,洗手间的水龙头都锈了,而且连暖气都没有,看着非常不靠谱。但我现在搞投资遇到这种就毅然地投,因为他敢于自虐,有一定的情怀和高度,而且有一定的自律性和忍受性,反而你看到那些特完美的,要再想想。虽然我在Bluetalk上全军覆没了,结果在校内网又花开一枝回来了。


三年做到世界领先


现在做的事叫现金巴士,这个事业在三年不到的时间里就做成世界领先了,并且做到了比较好的盈利,超过不少A股上市公司。


现金巴士做的事就是给普通人借1000块,最早是一个投资人给我的建议,我一开始不相信有这个需求,就在网上查,说武汉有这种业态,在大学门口有一种叫“寄卖行”,手机押给对方,借1000块,10天后还1050块。


我听到这个业态之后,第一个感觉就是买票去武汉看看,在民主路一带发现了很多,它是一种轻量级的典当行,因为办不下典当的牌照,就用寄卖这种轻量级的形态来实现典当借款的效果。你把手机放在那儿,会给你一个不起作用的合同,说替你卖,寄卖,最后其实不卖,等你回来赎。原来人民群众对于临时借1000块,10天还1050的这种应急需求还是有的,我就回到浦东,做了一个礼拜还1050,不过在微信上借,不用抵押手机,被窝里就能搞定,插卡就有钱,不错。


没想到一下子火了,我们现在每天能打出去6万笔,一天打出去接近1000万美金。全国提前月光、并且临时需要1000块借款的人究竟有多少?我们估计有1亿人,这是根据人口比例和发达国家的业态规模反算出来的。但当你一开始创业时,你总会怀疑有没有这个事,所以首先你要对中国有信心,其次要对发达国家已经发生的业态有信心,克隆一个过来的时候,就会非常有信心。比如eBay在美国火,淘宝在中国一定火;亚马逊在美国火,京东必火。


而且微额借款这种行业在美国是有上市公司的,在英国也有,缺点在于听起来年化利率比较高,但是这个行业的特点就是短期,只是借1000块而已,发了工资又是一条好汉。


目前这个行业在中国面临着一种政策风险,有人说微额借款是一种微额高利贷,但我认为它是一个便捷的金融民生服务,就是多还50块钱的事,为什么要把它上纲上线?高利贷是还不起的借款,微额借款是用户喜欢的便民服务。



十问创始人


Q1:创业者是天生的还是可以通过后天学习的?


唐阳:天生的。


Q2:创业成功跟运气的关联有多大?


唐阳:很大、非常大、非常非常大。它跟个人努力程度有关,努力会使得你的运气朝好的方向发展。


Q3:对创始人或CEO来说,最重要的一件事或几件事是什么?


唐阳:把P、S、E调对。Problem得对,Solution得优,E得好,否则成绩就是零;P也不能是零,S也不能是零,E也不能是零,一个零成绩就是零。创始人对Value负责,每一个都得卓越。


Q4:创业过程中有没有想要放弃的时候?


唐阳:Bluetalk赔光了那阵儿很惨,但也没想放弃,就是觉得怎么这么倒霉。


Q5:怎么定义创业成功?


唐阳:现金巴士之后还会在消费金融、智慧理财、保险科技、地产金融等若干领域取得突破,它是一个数据驱动的人工智能和移动互联网支撑的金融科技创新企业。微额借款是它早期的业务方向,不是它的业务全部,这个企业未来会比现在大10倍,乃至几十倍。这几块做完,也就该休息了。


Q6:有这么三种关系:第一种是跟员工和高管的关系,第二种是跟用户或者客户的关系,第三种是跟投资人的关系,这三组关系你会怎么排序?


唐阳:现金巴士是客户第一,这是公司文化;然后是同事;投资人在最后。因为投资人已经是有钱人,咱们不坑他,先照顾不靠谱的。用户最苦,然后是同事的发展。


Q7:像企业文化、价值观这些相对务虚的东西,对于创业公司重要吗?


唐阳:特别重要。


Q8:招人上犯过的最大错误?


唐阳:太省钱是一个,以前创业的时候觉得要成本领先。现在觉得该花的钱要花,物价很贵,房价很高,谁都得生活,不能就你合适,大家都得合适。但是前提是模式得对,团队得跑得出来,投资人也得挣钱。模式最重要,模式引领创新。


Q9:当发展速度跟用户体验或产品质量之间出现矛盾的时候,怎么平衡?


唐阳:还是应该是把东西做好。我是天津人,路口有两个卖煎饼果子的摊子,大家天天都吃,一个排队,一个没人,没人那个就是不好吃,排队那个就是香。用户体验是核心,有了这个之后就会有回头客,还会有口碑带来的新客,这极其重要,否则你会陷入特高成本的获客、获客以后客户留存又低、口碑推荐率又低的怪圈。微额借款这个行业,同行每个月花营销费3000万,我们只花250万,差这么多。


Q10:对你影响最深的一本书或者一个人?


唐阳:人的话是我哥哥,他是宜信公司的创始人,也是华创资本的创始人,他很优秀,代表了很多正确的东西,但也给我带来一些困扰,这个人是一个很复杂的存在。


“创享汇”上海站的标杆企业参访的第一家企业是青客,点击下方标题查看青客创始人金光杰的分享。


“不以上市为目标的创业全是耍赖皮”| 遇见创始人


也想加入“创享汇”跟我们一起遇见最新锐有趣的创始人?

详情点击文末“阅读原文”了解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中欧商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