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授权转载自ONE文艺生活(id:one_hanhan)。作者别人的佩佩





今天是美国的国庆节。过去的六个7月4号,我在纽约、洛杉矶、奥斯汀看烟花,喝冰啤酒。而今年,我打算坐在家里看朋友圈里的烟花,啃鸭脖喝二锅头。

 

两个月前,我回国了。但我回国的原因,不是怕遭遇枪击案,也不是因为留学生会失踪。我男朋友,在我之前一个月回的国,但我回国,显然也不是为了他,至少不全是为了他。

 

过去几年,我问那些同龄的海归,为什么要回国,听到的大部分原因如下:

 

毕业没找到合适的工作


毕业找到了工作,但工作签证没有抽到


还是不太喜欢国外的生活


今年我回国后,遇到很多本已在美国落住脚了的富帅和富美,问他们回国的原因,大致如下:


拿到了中方投资,回国创业


看到了继续在美国工作的天花板,选择跳槽回国


觉得自己需要更加了解中国,以便以后抓住更多机会

 

为什么美国梦留不住他们,而雾霾还在加重、VPN逐渐关闭的中国却让他们心驰神往?


新东方今年发布的留学白皮书里说,73%的中国留学生计划完成学业后回国就业。另一个海外人才平台也发了报告称,2017年归国海外人才预计超过60万,也就是说,今年回来的留学生可能比送出去的还要多。

 

十年前,每送出去七人,仅有一人回国;现在,每送出去七个,能回来八个。

 

我朋友老铁上个月回到了北京,加入一家科技公司的风险投资部门。

 

他2011年出国读本科,上的是非常好的公立大学。毕业后,他搬到纽约,进入了华尔街一家投资银行,成了华尔街银行家,经手巨额收购并购项目。

 

挣得多,做得也多,下班回家的路上空无一人是常事。如他们投行狗们说,他们的工资就包括了加班费,哪天没加班都是赚了。

 

但让老铁决定离开的不是加班,而是那个他进去不久就看到的玻璃天花板。

 

他们的一个SVP是一个印度移民。业务能力很强,熬到了可以靠年份熬的最高职务之后,提拔就再也和他没有关系。他从此打不起兴致再多付出,曾经的踌躇满志变成了日复一日的重复,只等着最后拿到绿卡。

 

如果没有更大的野心,其实在美国会很安逸。这就是标准的美国梦:一无所有地移民到美国,努力学习考上好大学,找一份不错的工作,做到一个不错的位置,拿着不错的薪水。同时,在郊区买下一栋围着白色篱笆的别墅,结婚生子,再养一条大狗。

 

交换这个梦只有一个条件:你要接受,You are not going to be the best. (你不会成为最牛逼的人)。

 

在美国工作,你很可能无法真正走进那个顶级的圈子。除了邓文迪。

 

这种移民与精英阶层的隔阂,其实不是来自很多人说的歧视。美国人觉得你业务好,他们也会欣赏你。但他们不会接纳你为他们的一员,因为你没有那个资本。

 

社会资源就是你最缺失的资本。一个第一代移民会携带多少对公司有用的资源?而每个行业做到最高的位置,很大程度上拼的是资源。我的母校哥大新闻学院,院长是很有名的普利策奖得主,但他坐在那个位置上,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其实是给学院募款。

 

再到沃顿商学院看一看,Trump一家人的校友们,哪一个不是既优秀又有背景?

 

对了,那里的中国学生也越来越多。去年我去参加第一届宾大沃顿中国论坛,他们请来了雷军、陈凯歌、陈漫等人与留学生分享。沃顿商学院院长致发言辞,感谢了论坛主席Eric的父母,因为他们给学校捐了一个体育场。

 

扯得有点远。不过你看,这些沃顿商学院的中国留学生也知道,自己的优势不是去参加美国学生会,而是在学院里做一场中国论坛。道理好简单,在你本身就有优势的领域,你才更能成功啊。

 

对于海归们,他们大批的朋友在中国,他们的父母在中国有事业,不论大小,这资源就是比他们在美国要多。



报告还说,54.8%的海归回来的首要原因是,中国经济形势发展好。

 

并不是大家都在天天盯着中国的GDP,而是生活在国外,你也会每天听到China。

 

我刚到美国的时候,美国同学跟我尬聊的话题,无非三种:从中国到美国要飞多久啊?你怎么学的英语呀?我很喜欢熊猫和功夫。

 

更过分的是,10年前我去澳大利亚短期交流,我的寄宿家庭带我参观他们家,指着电视说:This is a TV.

 

而现在,在纽约坐Uber,司机尬聊的总是:听说你们中国好有钱。

 

《金融时报》上的世界新闻分组是这样的:欧洲,拉美,中东,非洲,亚洲,美国,英国和中国。

 

今年年初,纽约的名流们在安邦保险买下的华尔道夫酒店里开“黑白舞会”,募资在曼哈顿的中央公园里建个熊猫馆。

 

美国亿万富翁金融大佬在清华建书院,让世界最优秀的年轻人来中国读书。

 

雷曼兄弟的最后一任CEO理查德在金融危机后消失十年后,去年复出,要帮中资企业在美挂牌上市,东山再起。

 

中国公司嗖嗖嗖地要把好莱坞都买下来了。

 

留学生们看着身边跟自己差不多的朋友们回国做得风生水起。

 

国内迅猛的发展让他们目不暇接: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打印机。

 

在国外还比着谁的信用卡长得酷,国内出门已经不用带钱包出门了。

 

这里当然也有热钱,有浮躁,有冷冬,有很多很多的失败,但是成功的可能性总让我们肾上腺素激增。

 

立风是我的闺蜜,24岁,有一家西式婚礼策划公司和一家坐落在曼哈顿的夏威夷风格海鲜沙拉店。今年四月,另外两个留学生拿到千万投资要回国创业,拉立风做他们的CMO。

 

她停止了婚礼的接单,把沙拉店托付给朋友,两周后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

 

我还在纽约的时候,立风从北京给我打来视频。算算12小时的时差,她那儿已经深夜了。

 

我问:国内怎么样?

 

“特别好!”她边说边伸直拿着手机的那只胳膊,画面上露出她背后的办公室和那些头都没抬的同事。

 

立风说他们在建外soho的办公室,从毛坯房到家具放进来只用了36小时。

 

刚刚十一点多,她下楼买个水,本以为只有他们公司在加班,没想到,隔壁的公司也没下班,好多窗子都亮着。

 

这种全国式的奋斗让她兴奋。

 

很多人不理解她为何要放弃在美国稳定的事业和收入,放弃那些爱慕她的小哥儿和大叔,放弃甜美的空气和不用翻的墙。

 

她说:万一这个项目做成了呢!我就真的是做了一件很酷的事情。——我们就是受了中国太多这种“万一”的诱惑。

 

回国后,立风也在迅速成长。曾经最多管理七八个人的她,现在要带着一个20人的团队,队里大部分人年纪都比她大。面试新人时,她记着笔记,其实手心里全是汗,比被面试者还紧张。怕错过任何一个人才,怕自己的心虚被看穿。

 

中国迅猛发展给了年轻人在国外得不到的机会。这种连自己都要质疑自己是否能胜任的工作,本身就是巨大的诱惑。

 

我问了另一个之前在硅谷创业,后来卖了项目回国创业的朋友:回国怎么样?他说:爽。

 

“在美国你得自己逼着自己拼。回来是这个国家的一切都在让你拼。”



回国后,我经常被人问两个问题:绿卡拿到了吗?是因为工作签证没抽到吗?

 

尤其是在和长辈的饭桌上。

 

回国上班的第一个周末,我和爸妈去青岛参加我妈战友孩子的婚礼。餐桌上,别人问起我在哪里工作。

 

“在上海。”

 

我妈接过话:她之前在纽约做记者,去年就拿到工作签证了,可她放弃了美国的工作签证。

 

她把重音放在“放弃”和“工作签证”上,皱起好似不解的眉头。我对她的朋友们点点头。

 

我了解我妈,这是她变相的小炫耀。

 

我从小学习好,习惯了她各种形式的小显摆。我曾经会脸红,现在早已不害臊,还学会了配合。我没能成为哈佛女孩儿,也没能兑现小时候说要给我妈买直升飞机接她的麻友到家里来打牌的承诺,我能给他们的,也就是这点骄傲。

 

她的朋友便一一讲起来他们孩子的故事,故事的重心都落在同一个点:美国身份。有的拿到了绿卡,有的已经生了个美国小公民,还有的像我一样,任性,回国,让人操心。

 

我有个大学同学,在美国读了法律的研究生,毕业后入职一家当地的移民中介,给华人做美国投资移民,拿绿卡。

 

业务发展快,他被公司安排在北京和深圳开设了分公司,招揽客户。

 

做一份投资移民,项目费一般是50-80万美金,律师费和中介费估计要再加好几万。

 

我不知道我的朋友挣了多少钱,只知道他在北京买了房,首付800万,月供10万,他没靠家里,还钱一次没落过。可见中国人对绿卡的需求有多高。

 

我问他,都是些什么人在做投资移民?他说:都是些父母,他们想给孩子另一个选择。

 

我问他, 那你打算办吗?他说:当然不了,那么多钱干点儿什么不好。

 

我们这一帮还在“痴迷”于梦想的90后,确实很难感受到这一个身份的诱惑。对于我来说,有挺好,没有也真的不重要。

 

有人问我:你不怕空气不好吗?

 

我怕。但比起那未知的可能性,甜美空气好像还不算什么。

 

祝美利坚241岁生日快乐。

 

PS,鸭脖真好吃。




说明:后台回复「福利」二字,按提示操作免费领取我们的美国电话卡全新福利,人在国内就领取一张美国电话卡,到美落地即可上网通话,向家人报平安,畅行无忧。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北美留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