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潮官方微信:investide

投资潮官方网站:www.investide.cn

投资潮官方微博:投资潮网站微博


来源:投资潮

孙宏斌的168亿元并未拯救乐视。继5月20日辞去上市公司总经理一职后,乐视网实控人贾跃亭又深陷股权冻结及债务漩涡,最终他决定辞任上市公司董事长。

7月6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称,董事长贾跃亭先生辞职,只担任控股股东,乐视将继续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股票延期复牌。并且,乐视网董事会将改组,由5人增至8人,孙宏斌、梁军、张昭被提名为非独立董事,直接介入上市公司运营。

乐视网看起来要“去贾存孙”了,上市公司停牌重组的依然停滞。但贾跃亭“终于解脱了”,有网友做出了这样的感叹。

多位大佬声援

有不少公司创始人对贾跃亭给予声援。

7月6日下午,京东集团创始人刘强东在个人认证头条号对乐视表示声援,刘强东称:今天谈论乐视或者老贾的成败为时尚早!贾跃亭有情怀、有梦想、敢冒险。并祝贾跃亭和乐视早日度过难关。过去几年,在公开媒体上,刘强东和贾跃亭并没有什么交集和恩怨。共同点就是领1元年薪。

 此前的75日下午,汽车之家创始人、车和家创始人李想某社交平台上表示,在乐视最风光的时候,说问题;在乐视最糟的时候,真心希望乐视可以挺过来,尤其是乐视汽车。

这两天,中汇影视创始人、前盛大文学CEO侯小强接连发布三条微信朋友圈力挺贾跃亭。在其中一条微信朋友圈中,侯小强写道,“老贾必须挺住。创业就像过山车,惊悚是常态。熬过去,便会有更好的风景。也希望金融机构能更智慧一些。”

易凯资本CEO王冉也在微博上为贾跃亭撑腰,称这个世界,以成败论英雄太容易,但推动它走向明天的恰恰是那些看似不经、成败都有一大堆马后炮逻辑的勇敢探索。

一位多次接触过贾跃亭的知情人士表示,贾作为创业狂人,有着极强的个人魅力,或许正是这份魅力,让他不缺声援。

7月6日上午,贾跃亭对于乐视资金困局时称,他会承担全部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并“恳请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给乐视汽车一些时间,我们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还上”。

决绝的汽车梦

从乐视网离职后,贾跃亭也并未全身退出乐视生态圈,他将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直到此刻,他仍然在捍卫自己的汽车梦。

法拉第未来在2017年CES的首秀,让产业变革信仰者多了一个扬声器,却可能成为乐视网股民的噩梦。

当贾跃亭置身美国cEs巨大镁光灯舞台中心时,荷尔蒙的释放绝非北京乐视手机发布会可比。法拉第未来让贾布斯第一次真正有了被塑造成产业变革的英雄之可能,尽管距离被证实或证伪还有很长的时间来观察。

所以大家看到,贾跃亭从二级市场狠狠套现的资金几乎都砸进了乐视汽车,贾亦动情而悲,愿意为电动车付出生命。

即便是在那封宣布要负责的公开信中,贾跃亭提到最多的关键词依然是汽车。“(辞去所有职务),就是为了全力以赴实现FF91最快量产上市……乐视汽车更会按照既定的战略展开。再大的挤兑,也挤不垮我们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但造车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不管是乐视自身的研发投入还是对其他企业的投资,都需要“烧钱”。2016年下半年,乐视的造车梦遇到阻力。尽管汽车业务的投资仍在继续,但乐视已然陷入了资金链断裂的危机,甚至一度笼罩着裁员的阴云。

从公司规划层面来说,贾跃亭并没有做错,他是一个战略心和野心齐备的企业家,但乐视之所以会到今天这个地步,很大的原因是没有量力而行。乐视的战略规划太过宏大,按照业内的估算,除去电视、手机这些板块,乐视投资的体育产业、汽车产业都是需要大量烧钱的业务,汽车产业至少是500亿元左右的投入,体育产业也是一个短期很难见效、需要长期投入的产业,加起来至少六七百亿元以上的资金缺口,这些对于一个年净利润从未超过10亿元的企业来说已经超出了承受范围。

对汽车业务的这种特殊待遇,还引发过其他生态高管的不满。在去年的乐视控股高管大会上,一位乐视其他生态的高管在做业绩报告时情绪激动地公开抱怨,“贾总,我觉得和汽车生态相比,我们都像是后娘养的,要什么都没有。” 当着一众高管,贾跃亭的表情有些尴尬,他没有责怪或是处分那位“公开犯上”的高管,但造车的想法依然坚决。

甚至在昨天发生“巨变”的日子里,贾跃亭跑去美国出差了。据新浪科技报道,贾跃亭在加州时间周二晚上(北京时间周三中午)抵达美国洛杉矶,次日会见了乐视汽车和法乐第未来团队,安排未来的工作规划。但据透露,贾跃亭此次只是短期出差,下周就会回到北京,不会在美国逗留。

贾跃亭此次赴美,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尽快完成FF的10亿美元融资,尽快将此前发布的FF 91投产上市。这也是他眼下的头等大事。这笔融资能否完成、何时完成,将直接决定贾跃亭的汽车梦想能否推进,也关系到未来能否重新翻身。

孙宏斌“上台”

然而,贾跃亭至此已彻底被架空了,乐视网的大王旗改弦更张,成了孙宏斌的囊中物。曾直言“不参与管理”的孙宏斌正式走向台前。

贾跃亭的出局与乐视现在面临的危机脱不开关系,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对乐视失去了信心,贾跃亭身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据了解,乐视控股、乐视智能移动(手机)、乐视影业、乐视云等公司,因收到来自金融机构、合作企业等的诉讼保全申请,已遭遇法院支持的司法冻结超过20起,包括现金冻结、股权冻结和其他资产冻结;且还有更多原来的合作伙伴对乐视系公司申请司法保全。

或许,这令孙宏斌不愿在台下坐观,其携梁军、张昭二人共同进入董事会,担任非独立董事,已然态度明确:那个曾经接盘绿城、接盘佳兆业而不成的孙宏斌要亲自操刀,甚至不需要创始人贾跃亭,独立完成对乐视网的改造。

通过乐视网和乐视影业的重组,孙宏斌将在上市公司中获得更多的权益,可能比外界预期的要多很多。当然,经此一役,孙宏斌不会立即成为乐视网的第一大股东,监管层也不会允许创业板公司出现类似借壳的结果。

另外从董事会构架来看,乐视网现为“3+2”结构,即3名非独立董事和2名独董。其中,非独立董事包括乐视贾跃亭、刘弘,以及融创刘淑青。改组之后,乐视董事会将变成“5+3”的构架,即5名非独立董事和3名独董。

根据相关规则,乐视网的下届董事长将从上述5名非独立董事中产生。贾跃亭目前仍是乐视网实控人,且乐视系在新董事会中仍占大多数席位,故乐视网新任董事长大概率是乐视团队人马。

需要指出的是,乐视影业CEO张昭出现在董事提名之中,并且还是非独立董事,或表明乐视影业重组进入上市公司体系进入倒计时。6月28日,乐视网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明确披露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公司的最新进展,称“最近会有比较具体的进度变化。

上船容易下船难

在这场惊涛骇浪中,在乐视这条船上,被裹挟者形形色色,有银行、基金、牛散、私募、明星还有乐视员工……我们需要知道的是,这些当初上船的人,现又该如何到岸。

具体到上市公司体系,从乐视网说起,其十大股东依次为贾跃亭、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刘弘、曹勇、中央汇金、章建平、兴业银行-中邮战略新兴产业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农业银行-中邮信息产业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报告期,机构持股名单中,共计有44家基金机构类型持股单位。

而在非上市体系中,乐视影业股东人数共计46人。这些明星包括张艺谋、孙红雷、黄晓明、李晨、孙俪、邓超、刘涛、李小璐、贾乃亮等。

张艺谋是投资乐视影业最早的一批明星,2014年10月,乐视影业增资,张艺谋认缴新增注册资本208.33万元,到了2015年1月,乐视影业公积转增注册资本时,张艺谋的出资额增加至1201.5万元,持股比例为1.8887%。

刘涛则是通过北京锦阳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有乐视影业的股份。锦阳投资背后的股东包括李晨,以及秦岚、崔颖、贾乃亮、马苏、陈赫等多位明星。和锦阳投资一同入股乐视影业的还有孙俪、孙红雷、李小璐、冯绍峰(冯威)、黄晓明、吴林等。其中,孙俪和孙红雷各出资2000万元、冯绍峰和吴林各出资1000万元、李小璐和黄晓明各出资500万元。

而在乐视体育最近的一次B轮融资里,闪现过海航资本的身影,B轮融资80亿元;在A轮融资里,还有东方汇富、普思资本、云峰基金等知名私募股权机构参与其中。

另外,据证券时报报道,贾跃亭自2011年开始就不断进行股权质押融资,截至2015年10月27日,贾跃亭共进行了37笔股权质押交易。这37笔交易涉及20家券商、15家信托还有1家银行,其中股权质押涉及最大的一笔5.07亿股仍处于质押状态中,关于这笔质押交易的质押方,并无查到相关资料。

更被动的是这家公司的员工们。继今年3月乐视被曝在印度市场裁员85%、硅谷办公室的员工至少缩减了一半的消息后,这把内部裁员的火终于烧到了国内。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乐视北美、乐视非上市体系,加上乐视关联公司酷派,累计有超过1000人遭裁员或解约。

在乐视的控股体系中,市场品牌中心与乐视体育的裁员幅度均达到70%;销售服务体系裁员幅度为50%;乐视网的裁员幅度为10%;只有乐视影业暂未有裁员计划。

6月13日,社交媒体上被“半个猎头圈将乐视员工拉黑”的声音刷屏。其中提到的信息是,“很多公司反馈乐视离职员工素质略差,甚至有乐视离职员工将自己在乐视的工作经历抹去,怕给自己带来影响。”一位乐视员工透露,从乐视跳出来的员工多数非常心急。为了能更快找到下家,他们往往在谈薪水时将自己放在被动位置,招聘方即使压低薪水,也能达成协议。如此看来,这段备受争议的职业生涯,给这些员工带来的影响比想象中更大。




ID:jieshuo_xsb

解说新三板提供全面、深度的新三板相关信息:公司案例、内幕爆料、每日快讯、观点评论.....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投资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