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的起因是这样一组皂片。



当小花和星空同处于一个梦幻画面里,

看起来完全是不可思议的场面。

一石激起千层浪,

各路大V在技术可行性方方面面开启了互怼模式,

微距星野拍摄?

宫坂雅博法?

这都是什么鬼?

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啦? 

( ° ▽、° )  


大法师揭秘



昨天在微博,突然被怼了。 _(:3 」∠)_ 

故事的发生是这样的,《摄影之友》杂志策划做一期星空摄影主题的刊物,采访了我一些星空摄影的问题,并要了一些个人拍摄的星空照片。为了避免天文摄影的同质化问题,我特地选择了一些带有强烈风格的作品,也就是模仿日本天文摄影师宫坂雅博的技法,采用极低视角与生态环境元素结合,创作了一些很“野”的星野摄影作品。有趣的是这组照片在微博发出来后,大家的意见两极分化,喜欢的是真喜欢,不喜欢的是真不喜欢,而且一些摄影师(风光、人像等领域的)开始质疑。质疑的焦点第一个是认为照片是P的!第二是觉得假。而众多天文圈的摄影师也参与其中,因为很多其他领域的摄影师并不理解相关的技法和理念,借此机会,正好可以将此类星空摄影做一个梳理。


微博大战  (/"≡ _ ≡)/~┴┴


早期的宫坂雅博式拍摄

星空摄影是有流派特色的,风光摄影师和创意摄影师在进行星空摄影时会相差甚远。而在宫坂雅博早期的作品思路中,可以看出一些生态摄影的痕迹。2008年正是生态摄影视角发生改变的年代,世界上很多生态摄影师改变了特写视角,而向广角方向转变,超景深微距摄影和虫目摄影从而兴起,这些视角改变了很多人对于自然的认知态度,2010年前,日本摄影师宫坂雅博成功将这种视角用到了夜晚的星空中。熟悉技术的人都知道,在白天的生态微距拍摄可以通过短焦距小光圈来实现极大景深,而在星空摄影中却不能,因为小光圈是无法拍到星空的,所以他采用了后来被称为焦点扫描式的拍摄方法(scanning focus method , SFM):在一次曝光中先对微距近景并补光,然后移到无穷远对焦星空,再进行长时间曝光,从而实现了将近景和远景结合的画面。


宫坂雅博拍摄法的具体操作


图字 / 星空和地上,两个世界融于一张照片

在夜空中闪耀的繁星,在那下面浮现出来的,是染上黄色的落叶松,幻想般奇妙的一张照片。
从快门打开到关闭的2分钟内,到底进行了什么操作呢?

图字 / 焦点,光圈,相机内部的图像


在黑暗之中,先以夜空中的星星作为目标。
为相机的增大进光量,将光圈调整至最大。
将景深放远,使夜空收入其内,打开快门。
此时收入相机之中的景象,只有星星放出的光辉。

图字 / 焦点,光圈


一分后,保持相机位置不变,缩小光圈,调焦将景深覆盖至地上的落叶松林。
然后这里就轮到手电出场了。

隐藏在黑暗中的落叶松林的影像在相机中浮现出来了。
控制好曝光时间,适时将快门关闭。
由两个人共同完成的,幻想一般的照片就拍摄完成了。

原文链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1314602/answer/18039164


宫坂雅博作品



宫坂雅博技术的第一次改良

早期的宫坂雅博技术使用的镜头多为24毫米广角,或者15mm鱼眼镜头,多使用适马的品牌,因为相对别的品牌而言,适马广角鱼眼镜头的微距能力较好。但由于近景拍摄依然使用大光圈,导致近景的景深很浅,画面模糊,而如果在曝光过程中同时变化焦点和光圈,就需要镜头必须是机械光圈结构。这种技术被称为自适应光圈的技术(adoptive aperture method,AAM )。因此宫坂雅博的一次改良出现了,他使用拥有机械光圈的尼康口镜头,通过转接环用在佳能机身上,这些镜头可以手动改变光圈,从而实现了曝光过程中的光圈调整,又保证了能够使用光学素质良好的大光圈广角新镜头。经过这次改良,实现了近景的清晰呈现。


宫坂雅博作品



宫坂雅博方法的意义

将小自然元素与星空的和谐融合成为了宫坂雅博法的特点,加之其对色彩处理较为简洁清淡,其作品往往具有梦一般的意境,受到很多摄影爱好者的喜爱,又因为期视角比较接近《银河铁道之夜》等作品,也有人认为,这是对加贺谷穰的致敬。


银河铁道之夜



2012年生态主义的凸显

宫坂雅博的手法不久得到了更多的发展,在2012年,我们(张超、刘杨等人)通过改装鱼眼镜头实现了对更小物体的星空拍摄,将放大比提高到1:2,并将生态摄影中使用的极低视角或虫目视角凸显。由于使用极低视角,我们不得不放弃使用三脚架,而选用地面作为支撑,有时则采用挖坑的方式得到更为低的视角。由于采用鱼眼镜头,画面元素经常杂乱丰富,而在色彩对比度处理上更加具有反差。与宫坂雅博的效果不同,这些作品有一些魔幻现实的味道,有人说,看这些照片,仿佛能感到有夜之精灵从画面中飞出来。


荒漠中的紫花列当 (摄影/张超)


兴隆观测站的狗哇花 (摄影/张超)


大连海边的海燕 (摄影/张超)



2013年二次元风格的出现

宫坂雅博手法的出现虽然来自于生态摄影,但并非只能用于生态风格。在2013年,中国南方的一些摄影师开始尝试将手办与星空相结合的题材,如潘慧恩等人具有童话风格的尝试,以及东方田园风格的尝试。虽然前景物体稍大,并不用采用AAM和SFM方式的结合,仅仅通过变化焦点和打光的SFM方式就可以完成,但从摄影题材、后期风格等方面皆有创新和突破。


二次元风格作品(摄影/潘恩



2015年风光摄影的影响

早期的宫坂雅博式拍摄和夜间生态摄影式的拍摄在构图上有很大的随意性,在2014到2015两年中,随着星空摄影门槛的降低,大量的风光摄影师进入到星空摄影领域中,也为星空摄影带来了新的气息,主要包括对构图、色阶、灰阶的追究,以及人物、光影元素的引入。戴建峰等人在之间的基础上做了精确构图的尝试,采用倒置三脚架、精细打光等方式提高了画面的精确性,可以认为是用风光摄影的方式拍摄了花语星空,放弃二次合成而使用宫坂雅博方法,也很大程度上是摄影师本身的自我挑战。


 月光下的高原花卉(摄影/戴建峰)



2016年中焦法的出现

宫坂雅博式拍摄在5年的发展中一直停留在从鱼眼镜头到小广角镜头的使用中,这是因为变化焦点时会产生呼吸效应,会使前景在画面中留下阴影,这个阴影随着焦距的增大而变得更加明显。2013年,宫坂雅博也尝试过85mm的中焦进行拍摄,但并不是很成功。2016年,罗程尝试采用中焦(100mm以上)的微距镜头进行拍摄,拍摄手法过程与之前基本一致,但在操作、构图、补光上又有了新的进步,特别是由于中焦微距镜头的解析力和放大能力,实现了对前景更多细节的展现,以及将背景中融入深空天体的可能。近年来的天文改机将对星云的表现能力有很大提升,得到了宇宙中的“花朵”与地面花朵遥相呼应的作品。


银河之花(摄影/罗程)


关于微距摄影的Q&A 



Q / 现在星空摄影很多都是天空与地面同机位同焦段同时分开拍摄再合成的,为何不采用合成法拍摄?

 A / 因为生态摄影的血统对于合成是不允许的。生态摄影是自然科学摄影中的纪实摄影,而纪实摄影是不允许二次曝光的,更别谈合成了。


摄影师写真 ʅ(´◔౪◔)ʃ


Q / 真的不是P的吗?你看前景有点地方都透明啦!

 A / 造成透明感的原因主要有三个:第一是焦点变化的呼吸效应,焦距越长,呼吸效应越明显。第二是被拍摄物体的轻微移动,第三是打光方向上的问题。


Q / 大众对这种摄影的反应如何?

 A / 一般是两个极端,不喜欢的真不喜欢,喜欢的特别喜欢。这种手法绝对是有风格的。


Q / 宫坂雅博式拍摄还会有别的发展吗?

 A / 会有的,即便手法没有发展,题材和理念还有视角也会有发展。而就在去年,中焦的宫坂雅博式拍摄已经被摄影师完成了,以前怎么敢想呢?


星空下的蜉蝣(摄影/Bence Máté)


星与尘

文 / 超哥  编辑 / 怀尘


中国国家天文

Chinese National Astronomy

微信号:chineseastronomy


《中国国家天文》杂志由国家天文台主办。

本刊面向广大公众,关注天文与人文相结合,

提供科学性文化性艺术性、收藏价值兼备的天文学内容及文化生活。

中国国家天文愿与你一同守望宇宙星辰。

新媒体投稿:cinastronomy@163.com   

纸刊订阅请洽:159108253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国家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