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长岛律师Kevin 

文章来源: 新浪微博

谨防失联,请关注财经云观察(直接点击蓝色字体)



1865年结束的美国内战(American Civil War),光战死的士兵就达到62万人,按当时美国的人口,相当于每60人就有1人死于内战,死了这么多人,给美国带来巨大伤痛,照常理来说,总得有人为这场残酷的战争负责,然而,美国人却做了不同的选择。


当南方军队大势已去,叛军将领李将军为了避免进一步无谓牺牲,决定向北方联邦军队投降,1865年4月9日,北军总司令格兰特将军和南军总司令李将军与随从们先后骑马来到弗吉尼亚州的阿波马托克斯镇签署投降协议。


看着一身戎装的李将军,这位美国最优秀的军人默默地站在自己面前,作为胜利者的格兰特将军心情并不好,战胜这种对手对真正的军人来说,是莫大的悲哀。受降签字仪式上,为了表示对对方的尊重,胜利者43岁的格兰特将军有意穿了套很普通的士兵制服,和59岁穿着南方将军制服的败将李将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们先开始叙旧,从西点到墨西哥战争,然后才开始商谈投降条件。


李将军提出,北军必须保证南军将士的人格和尊严不受侵犯。格兰特提出,允许受降军官随身携带手枪和佩剑。李将军希望他的骑兵和炮兵能保留自己的马匹。格兰特说:“这些士兵没有马匹的帮助,很难收获下一季的庄稼养活家中老小,我完全同意”


那些马匹曾是战争工具,但格兰特和李没有忘记,美国需要的是和解。投降签字仪式结束,败军之将李将军即起身告辞。格兰特将军親率随从降级相送。当李将军一身戎装,如一尊雕像含泪离开时,在场的北军将士全体肃立,举帽致敬,目送了一个悲剧英雄的最后谢幕。



北军士兵开始庆祝胜利。炮兵们点燃大炮,让它们在南军上空爆炸,以示庆祝。格兰特听到炮声,立即禁止。他说:“他们曾是叛军,现在是我们的同胞,我们停止对他们失败的庆祝,才是我们对胜利的最好表达。”


联邦军队胜利了,他们没有为胜利而炫耀,认为那是一场悲剧。他们给昔日兵戎相见的南方敌人以体面,给他们开不受处罚保证自发回家,没有民族英雄,也没有历史罪人,没有押着俘虏举行胜利游行,更没有任何发动战争的南方政治家被捕、被审判、定罪,更没有被清算或迫害,相反,有的还继续从政,当选为联邦参议员。


李将军率领南方叛军与政府打了那么多年,应该算是“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刽子手”吧,但美国人不这么看,事实是,李将军在战后当了华盛顿学院的院长,享有很高的社会声誉,至今仍受到人们的纪念,在华盛顿学院他的纪念塔里,他的塑像依然身穿南部邦联军装。



美国从内战中学会了如何防止内战,美国人做到了这一点。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在胜利的一刻,格兰特的宽容,他牺牲了个人荣誉,赢得了一个国家的永久和平。


美国没有官方教科书,出版历史著作不用官方审查,谁也没有权力向国民强制灌输某种被认为是惟一正确的答案。对李将军和平定叛乱的格兰特将军,美国人同等的表达了敬意。


这就是美国。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独立财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