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万年前,在种子的萌芽期,万物沉眠,有两颗种子从寂静的土壤中破土而出,延伸自己的根茎攻城略地。一颗来到了神秘东方,成为崇山峻岭甚至是岩石缝隙之处的绿叶;另一颗蜿蜒攀爬,途经城堡生长出甜美的浆果。它们分别在东西方踯躅衍生,也曾通过茶马铃声及胡人羌笛交流互通,如今亦登堂入室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必需品,但不曾改变的,始终是人们赋予它们的意义,以及万物的存在哲学。

民国作家张爱玲曾经形容两种不同性格的女人,一个如白玫瑰、一个似红玫瑰,一个是明月光、一个是朱砂痣。今天我们要说的是女性的另一种形容,在当下,更多人会说:白玫瑰女人是生活中的一杯茗茶,沁人心脾,暖人心肺,而红玫瑰女人则是餐桌上的一支葡萄酒,艳丽热烈,撩动人心。于是,我们眼前展开一幅江南雨巷中的画面,那个撑着油纸伞踏着丁香而来的姑娘仿佛就是你心口的那盏香茗;而另一种在红磨坊的灯光下甩开裙摆的魅惑女郎则是你刚刚入口的那一款葡萄酒。

 

一个沉静,一个热烈;一个含蓄,一个绽放;一个单一,一个复杂;一个东方,一个西方——这便是我们今天的主角:茗茶与葡萄酒。

 

在欧洲,人们能想到最具代表性的东西之一就是法国葡萄酒,法国不但是全世界酿造最多种葡萄酒的国家,也生产了无数闻名于世的高级葡萄酒,全球销量排名靠前的葡萄酒也大多来自法国的各大葡萄酒产区,其中著名的产区之一就是人们耳熟能详的波尔多产区。同样,在中国,享有千余年历史的茶文化也孕育了不同产地不同品类,诸如云南普洱、武夷岩茶等。回溯千年文明历史总会发现葡萄酒与茶的踪迹,两者历经岁月传承及风土孕育,形成别具一格的文化脉络,而在种植、工艺、陈储、品鉴及收藏价值等各方面的异曲同工之处,更赋予两者难以言喻的缘分与渊源。正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人类遗产-圣埃米利永法定产区”管理主任卡特琳娜·阿尔托(Catherine Arteau)所说:“ 从千年前王敷在《茶酒论》中写下的文字就可以知道,这两种饮品的相似之处远不止是农业背景下的两种产物!它们都拥有着悠久的历史,以至于我们现在谈及这些风土时都已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了。”

无论是茶还是葡萄酒,它们的品鉴已成为一种生活艺术:上等的茶与优质的葡萄酒都需要陈储才能释放醇香;品鉴前,葡萄酒提前倒入醒酒器中,茶则需清洗和浸泡,让空气将它们从沉睡中唤醒;选择一个讲究的容器,无论是茶杯还是葡萄酒杯,都能最大限度释放饮品的香气;品尝时,手持茶杯或酒杯完成充满仪式感的神圣三步:观其色泽,而后郑重其事地嗅其香味,最后轻啜品味,感受那回味无穷的风味。此外,不同品类的茶经一段时间的存放后将褪去苦涩而愈发醇香,与优质的葡萄酒一般,都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


  法国骑士脚下的土地  

邓光华

波尔多葡萄酒学校认证讲师

波尔多酿酒师学院葡萄酒酿造及酒园管理双硕士

圣埃米利永鲁拉德骑士团(Jurade de Saint-Emilion)

中国方联络负责人

圣雅克教育首席讲师


在这个地球上,相距9,000公里的这两座分别为“美酒之城”与“千年茶都”的法国利布尔纳市与以盛产普洱茶闻名的中国云南普洱市,历时18个月,于2016年倾情打造“当葡萄酒文化遇到茶文化”主题展,完整演绎茶与葡萄酒文化的交融碰撞,以全息模型等互动形式特别呈现波尔多葡萄酒的独特魅力,以及普洱茶的珍贵。“当葡萄酒文化遇到茶文化”主题展自2016年12月9日开幕之日起,将为期两年,静待来自世界各地生活乐享家们的造访。圣埃米利永-波美侯-弗龙萨克葡萄酒行业协会主席让·弗朗索瓦·葛南(Jean-FrançoisGalhaud)先生表示,“通过圣埃米利永-波美侯-弗龙萨克葡萄酒的展览,我们又在两种文化之间建立了联系。无论是贸易还是历史传承,在我们的葡萄酒和普洱茶之间存在着如此多令人惊叹的相似之处。”圣埃米利永鲁拉德骑士团的中方负责人邓光华也说道:“茶与葡萄酒同属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种健康饮品,茶叶与葡萄都含有单宁,首先在收获期,普洱茶和葡萄有着相似的收获方式:手工采摘或机器采收。制茶的开端有一道揉捻茶叶子的过程。揉捻这个步骤对于茶叶的制作很重要,使本来松散的叶子卷起,有利于茶单宁(或叫茶多酚)与氧化剂产生氧化作用。而葡萄除梗破碎的过程使得葡萄酒在发酵中获得香气和从葡萄皮上获得单宁。这是茶叶与葡萄最接近的一种植物属性。在西方,葡萄酒被定位为‘日常’饮品,西方以酒代饮的生活习惯由来已久,此习惯与西方人的信仰息息相关。最初,葡萄酒作为教皇特饮,仅供上流社会饮用,随着人们对宗教的崇拜,葡萄酒也逐渐走进寻常百姓家,只是不同消费水准的民众会选择不同级别的葡萄酒饮用,贵族们通常比较苛刻地选择列级庄的顶级葡萄酒,而在某些产区,附近村庄的普罗大众拎着酒瓶去酒庄打酒的现象也是存在的。唯一不变的是他们对葡萄酒的热爱。”他补充道:“殊不知,葡萄酒与欧洲大陆的历史变迁也休戚相关。葡萄酒‘介入’的战争在历史中也不少。如今,葡萄酒在欧洲分为不同的产区和不同级别的酒庄,在中国已经享有盛名的拉菲就是其中一个列级酒庄,而波尔多右岸也是优质葡萄酒的‘圣地’,规模小且家族化。圣埃米利永-波美侯-弗龙萨克产区葡萄酒是由美乐、品丽珠和赤霞珠三种葡萄品种调配而成的。”

谈到波尔多右岸,邓光华也对利布尔纳市与云南普洱市的邂逅感到十分欣喜:“众所周知,普洱茶是主要产自中国云南普洱及西双版纳等地区的历史名茶,与举世闻名的波尔多葡萄酒一样,都是上天对于那片特定风土的馈赠。而二者最大的相似之处即是:越陈越香。圣埃米利永的优质葡萄酒颇具果香,口感圆润平衡,因陈酿带来的木头及香料芬芳迷人而优雅。与之相对应的20-30年的陈年普洱,散发着甘草气息与肉桂香调,入口顺滑,令人叫绝。与每一瓶都独具风味的波尔多葡萄酒一样,即使是同一片普洱,千变万化的水性也会使品茗者品出不同的口感。正是得天独厚的风土条件、精湛制造工艺的传承以及陈储时间的不同,造就了这般滋味与韵味的独特非凡。这是普洱茶与葡萄酒共有的神秘力量,一同见证着时光的变幻。”


  中国味蕾上的单宁  


邱启明

中国知名媒体人、节目主持人 、

自主茶叶品牌主理人


在古老的中国,不擅饮酒的人常常会说“以茶代酒”一语,可见茶与酒的关系在中国文化中

的密切程度,中国人把茶作为酒的替代品也起源于茶的珍贵,茶曾作为一种奢侈的饮品,有钱人士仅用它来宴请上宾。逐渐的,随着茶文化的不断深入人心,遍及社会,茶慢慢发展成为了酒的替代品。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甚至开始出现了一些以茶养廉示俭的事例。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文人是东方文化的重要参与人群之一,他们受儒家思想影响,推崇文人需性格像茶,清醒、理智、柔韧、执著持久,强调人际清淡。而对于日常生活,则强调简单、简化,反对铺张浪费,而茶也被用在其中。如“粗茶淡饭”一词,是被用于形容生活简朴的例子,宋朝的黄庭坚在《四休导士诗序》中写道:“粗茶淡饭饱即休,补破遮寒暖即休,三平二满过即休,不贪不妒老即休。”

一杯茶往往汇聚了“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在茶水、茶器之间,还有着最为传统的茶仪,如今,我们称之为“茶道”。茶道对人的礼仪要求和规范十分严谨,如行茶礼、茶道过程中茶具的摆放和手法等也都有相应的礼仪要求。并且茶人需心怀“仁爱”,在茶道中持有一颗“爱茶、爱器、爱人”之心才能泡好每道茶,茶人在冲泡茶和品饮茶时也是对自己的修行。著名茶文化专家余悦认为:茶性中“仁”的精神经由种茶、饮茶、品茶之人由日常生活点滴中契入到了茶外柔内刚之体性中。今天,我们就走进即将拥有自主茶叶品牌的著名主持人邱启明的茶世界,与他分享一席茶的悠闲时光。

《LET'S新城记》:L 邱启明:Q

《LET'S新城记》:L 邱启明:Q 

L:茶在您生活中的角色是怎样的?

Q:当你不想出门,想和自己的内在对话,喝茶是一个特别好的方式。我在这个过程中也是在对过往机械式生活程序的反省。每个人都有千丝万缕的回忆,一旦经过时间的沉淀之后,你会发现很多新的头绪,中国古人说“吾日三省吾身”,我喝茶的时候都会反省自己,而且这样的独自思考对我也非常有益。

 

L:平时生活中您的饮用习惯如何?

Q:我每天都会喝茶,一般吃完早餐,适当地运动之后就会坐下来喝一个小时的茶,基本上是11点到12点,这个时候是想让自己静下来坐一会儿;午餐后在小区散散步,然后又会喝一壶;下午喝茶我通常搬个板凳坐在院子里,戴上太阳镜听着音乐喝茶,这是我一天中最悠哉的休闲时光;下午接回孩子,吃完晚餐,大约40分钟之后我又会坐下来自己开始喝了。晚上喝茶是我的独处时间,让我可以真正意义上地与自己内心对话。平时工作中我也会邀请朋友们喝茶,会向大家介绍我随身带的茶,这对刚认识的朋友来说是很好的媒介。

L:平时的社交活动中您是否也会适当地饮用一些葡萄酒,您认为葡萄酒与茶对比的口感、饮用度如何?茶叶也是含单宁的(多酚类),您对茶的养生价值是否注重?

Q:如果没记错的话,国外有一个调查,针对喝葡萄酒7年以上的人和基本不喝酒的人对比,不喝酒的人群患心脑血管疾病的几率多30%,这不一定完全是因为饮酒,但是我们知道葡萄酒确实有软化血管的功效。喝茶也是这样,茶多酚也是有助于延缓衰老的,茶多酚具有很强的抗氧化性和生理活性,在这一点上,茶与葡萄酒是有共同的功效的。它们饮用口感是非常的不同,酒是刺激的、茶是温润的。但同时,它们又都是非常重要的社交媒介,酒是有话题意义的,朋友间聚会的话,我也会喝一些葡萄酒,但是大家在饮酒的时候更多的是外放型,主要是“欢聚”,但饮茶的时候还是内敛型,有着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礼仪仁义。

 

L:我们知道您是一个茶的爱好者,您自己所喜好的茶有哪些品类?最常饮用的茶有哪些?

Q:刚刚开始喝茶的时候,我并不懂,基本在乱喝。很多人告诉我说我常年在外工作,饮食不规律,胃寒,可以适当地喝一些黑茶,比如普洱,后来有两年我一直在喝普洱,坚持了两年之久。现在开始尝试了红茶和清茶,品类包括大红袍、乌龙、凤凰单丛、岩茶等,我最常饮用的还是单丛比较多。单丛这种茶比较小众,它入口的口感很重,但清肠胃的功效非常明显,一般我会在餐后40分钟开始喝茶,喝了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之后,腹胃就又会有饥饿感。比起普洱的温和感来说,单丛比较刚烈,口感结构比较复杂,一下就能让你的味蕾感到十分过瘾。

 

L:葡萄酒相对来说是融入西方人的饮食习惯、社会活动等具体事件里的,茶虽然没有大规模地获得一种社会性,但是茶却有自己独有的仪式感,您怎么看这两种差别?

Q:葡萄酒的历史很长,葡萄酒配餐是最重要的饮食搭配,在西方的餐饮结构中,这样才能满足味蕾的需求。而茶是不配餐的,这首先就失去了一个社会性的重要环节,但是中国人对饮茶的讲究来自于“儒释道”文化,茶文化中浓缩了古人的很多礼教,比如古人云“举案齐眉”就是形容女子对夫君的礼仪,含蓄而尊重。在日常生活中布一席茶,在坐的饮茶人还需有“仁义、仁爱”的相互关系,这是非常难得的,所以“以茶会友”或许比“以酒会友”要更有说服力。就好比我开始喝茶就是受到身边朋友的引导,也是从我到了湖南电视台开始的,有很多朋友会来湖南看我,他们一来就会带上茶,有时候我们这些朋友去爬山,他们总要去找山上的茶室,然后非常讲究地铺开一道茶席,席间茶器、茶仪等等都非常考究,就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慢慢关注喝茶了。

L:实际上,茶和葡萄酒同属于一种常规饮品,均对人体有益,但您却偏好茶,是否可以与我们分享一下您喝茶、收茶以及茶具的故事。

Q:茶具来说,我比较偏好的就是茶壶,我有几把壶,都非常有缘分。我记得有一次去台湾,原本遗憾没有来得及好好在台湾走走,但恰好在机场的茶叶店看到两把壶,是台湾当地的设计师结合宜兴紫砂做出来的,虽然不是什么名家制造,但品质非常好,价格也十分合理,所以我觉得我和这两把壶是有缘分的。

在北京工作期间,曾跟我的一位兄长学习了一些对茶和茶器的认知,有一段时间我们每天晚上都要一起喝茶,这种时光非常惬意。这位兄长也是一位非常仁厚的大哥,他收藏了很多茶壶,有一次,我们一起喝茶,看到他收藏的一把壶,壶体上刻着《游子吟》和“孟母三迁”的画作,让我联想到我的母亲,我很想寻得一把相似的茶壶。不久之后的一天,大哥在一次见面时竟然将茶壶送给了我,他说:“大哥理解你对你母亲的孝心,这把壶跟着你比跟着大哥有意义。”我一直非常感恩此事,把这把壶带到了上海,它如今也成了我的珍藏之物。还有一次,也是在机场,我恰巧看到一个茶壶和茶杯都是小老鼠造型的茶壶,让我想起了儿子,因为他是属鼠的,于是便买下来珍藏至今。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Lets新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