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台湾出现大肆拆除、肢解、砍头蒋介石铜像的行为,令铜像雕塑者陈一帆的女儿陈子文心痛不已。她说,父亲去世还不满一年,台湾竟出现这样令人感到羞辱的事件。这些雕塑作品都是父亲当年的心血,台湾不要,我要。她要求台湾当局“将父亲的作品还给我!”


“台独”分子在网上发布将阳明山蒋介石铜像砍头的照片。中央社


在福州柳河路46号一号别墅著名雕塑家陈一帆故居,记者见到正在筹建“陈一帆雕塑艺术馆”的陈子文。她站在父亲晚年雕塑的蒋介石半身铜像前说:“父亲生前创作了18座蒋介石铜像,分别安坐于台湾各地。近年来,这些铜像已有不少遭到粗野地破坏,最近更是变本加厉地肆意糟践。我要求台湾当局将我父亲创作的这些作品还给我!我要放在父亲雕塑艺术馆内!”陈子文一脸严肃地说。


宋美龄赞陈一帆作品最传神


陈一帆,原名陈尊双,福州长乐市鹤上镇人,1937年抗战时投笔从戎,1949年随军赴台,退役后成为台湾著名雕塑家,曾创作了孔子、孙中山、蒋介石、于右任、蔡元培等一大批中国名人雕塑。


2008年大公报记者采访陈一帆时,他指着画册说,台北中正纪念堂内的这尊蒋介石铜像是他创作的\史兵摄


1975年4月蒋介石去世后,台“行政院”决定在台北兴建中正纪念堂,公开征集蒋介石塑像,陈一帆的样稿被宋美龄选中,认为“最为传神”。之后,陈一帆花了两年时间查阅文献、图片资料,还访问了蒋经国、蒋纬国、陈立夫、张群等蒋介石的身边人。1977年开始创作,1980年作品正式亮相于台北中正纪念堂。后来又陆续雕塑了17尊蒋介石铜像,立于台湾各地。今存陈一帆故居雕塑群内的蒋介石雕像,即为台北中正纪念堂内蒋介石铜像的缩小版。


陈一帆1977年开始创作,1980年作品正式亮相于台北中正纪念堂。


陈子文40岁在香港与父团聚


出生于1946年的陈子文,是从父母的结婚照上认识父亲的,她刚满月,父亲即归队,后随部队赴台,从此天各一方。父女再次相见是在四十年后的1986年,父亲托朋友捎信让她赴香港,父亲则从台湾赶来,40岁的陈子文是在香港喊出了她人生中的第一声“爸爸”。


陈子文向记者讲述父亲陈一帆的故事/史兵摄


1989年陈一帆定居大陆,与女儿一家生活在福州,并继续雕塑艺术创作。陈子文深知父亲视艺术创作如生命,她仔细收集了父亲的创作设计稿、工作照、书画,妥善保存父亲带回福州的孔子、孙中山、蒋介石等雕塑作品和模具,帮父亲建起了雕塑工作室,还让自己喜欢艺术的小儿子给父亲做帮手。祖孙二人联手雕塑了13尊孔子铜像,捐赠给中国人民大学等院校。


陈一帆雕塑的孔子铜像\陈子文提供


在陈一帆故居的创作室里,记者看到桌上摆放着《中国当代史》、《抗战史》等好几部历史类图书,陈子文说:“蒋介石是中国当代历史人物,他的身上凝结着中国历史的一部分,我一有时间就读读这些历史。”谈到陈一帆创作的蒋介石塑像在台湾遭到厄运一事,陈子文表示自己的心里十分难受。她说:“尊重历史是文明人最起码的标志。”


去年7月20日陈一帆在福州病逝,临终嘱托女儿将自己的故居别墅改为“中华名人艺术馆”。正当陈子文遵嘱筹办艺术馆时,得知台湾再起拆除蒋介石铜像的逆流。她决定:如果台湾要拆除父亲创作的蒋介石铜像,希望把这些铜像还给作者。她说:“这些作品凝结着父亲的心血,台湾不要,我替父亲收回保存!”


“去蒋”的核心是“去中国化”


正在台湾愈演愈烈的“去蒋化”逆流已引起外界普遍关注。中国社科院研究员王键表示,民进党自去年“520”执政以来,一方面不承认“九二共识”,另一方面在岛内推行所谓的“转型正义”,大肆推行“去蒋化”。如文化主管部门下令将中正纪念堂商店中“威权”统治者意象鲜明商品(公仔、文具)下架停售、开闭馆时停止播放“蒋公纪念歌”、并于2月28日强行闭馆一天,岛内各地也纷纷出现各类“去蒋化”恶潮。


位于台北市中心的中正纪念堂。资料图


王键说,民进党当局今天的“去蒋”,其实就是“去中国化”的核心部分,它是要借助这一过程为“台独”做政治铺垫。民进党当局应悬崖勒马,停止“台独”的行为,“台独”为台湾带来的必定是灾难性的后果。


专注雕塑 数度摔下楼梯受伤



台湾岛内第一尊蒋介石铜像出现于1946年,由当时台湾第一代雕塑家蒲添生创作,此后30年间全台湾一系列的蒋介石塑像几乎都出自于蒲添生之手。而陈一帆开始雕塑蒋介石像很偶然。1975年4月蒋介石去世后,台“行政院”决定在台北市兴建“中正纪念堂”,纪念堂筹建小组随后公开徵集设计方案,蒋介石塑像属于其中的一项。陈一帆以一座1.8米高的小型模型应徵,筹委会最后拍板,决定将这座模型放大。


一九七七年陈一帆和徒弟在雕塑蒋介石塑像\陈子文提供


接到这项工作后,陈一帆十分慎重,花了两年时间分赴有关单位查阅文件、图片,访问亲近蒋介石的人士,不断修改样稿,直到1977年才正式动手。由于经常去拜访,陈一帆与陈立夫、蒋纬国等成了好朋友。由于塑像十分庞大,台当局特别提供台北市近郊一处广场作为他的工作地点。施工的棚架高达18米,相当于3层楼高,陈一帆和两位助手每天爬木梯上上下下,曾经几次摔下来伤到腰。


据报道,为了达到神似,陈一帆制作雕像的眼睛时,由于不停修改,导致一度夜夜失眠。经过一年半,铜像完成了泥塑部分。陈立夫、蒋纬国、张群等一批蒋介石的身边人前来初审,之后继续修改。1979年,陈一帆开始为这尊铜像进行翻模工作,终于1980年4月正式亮相。“中正纪念堂”的蒋介石铜像高6.3米,重21.25吨,台座高3.5米,上刻蒋介石遗嘱,被人称为是台湾最传神的一座蒋铜像。


当年陈一帆(右二)向蒋介石之子蒋纬国(右三)等介绍初步完成的蒋介石塑像。陈子文提供


结婚39载 厮守不足39天



记者曾多次访问晚年回乡定居的台湾著名雕塑家陈一帆。有一次,老人告诉记者说:“我这一生完成了许多雕塑作品,有一件作品我是含着泪完成的,就是立于台湾玉山之巅的于右任雕像。在长达半年多时间的创作中,我不知吟过多少遍于右任的《望大陆》诗,每吟一遍就会泪流满面,因为我也时刻思念着家乡的父母和妻女。作为雕塑家,按说我不需要一次次登上玉山,但我的内心却执意推着我要去,因为我要在玉山上眺望海峡对岸的家……”说这话时,当时年过九旬的陈老已是泪流满面。


玉山主峰昔日的于右任铜像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刻着“玉山主峰,海拔3952公尺”的石牌。网络图片


陈一帆是福州市长乐鹤上镇仙琴村人,生于豪门。抗战爆发时,陈一帆投军前迎娶了附近古槐镇沙京村李氏望族的千金李如宝。1949年,陈一帆随部撤往台湾,驻守金门。那一段时间他日夜思念着妻女,他的雕塑生涯就是从这无尽的思念中开启的。后来当得知回乡无望时,他才在台湾与一位女校长结婚。但他的心底从没有停止对故乡妻子、女儿的思念。


1983年,闻知发妻病重的陈一帆心如刀绞,并托人寄钱给福州的妻女。但1983年李如宝不敌病魔而去世。这对结婚39年的夫妻,真正厮守的时间竟不足39天。

有料

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大公报微信矩阵

大公网丨微香港丨晨读香江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大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