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报哥

微信号:baoge8409


说起校园贷,大嘴就恨得牙根痒痒:如果当年读大学的时候有这项业务,也许初恋可能修成正果。

 

那一年到底是哪一年?说起来远得有些吓人,就不说具体的年份了。反正记得当时,两个人在图书馆旁的柳树下如胶似漆燥热难耐。

 

初恋的暗示都快变明说了,可大嘴却硬装成柳下惠——不是下面不硬,而是兜里太软。宾馆近在咫尺,在大嘴眼里却是咫尺天涯。

 

倘若是现在,大嘴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校园贷,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几十元的房钱,毁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初恋。“我恨校园贷。”大嘴至今难以释怀。


陕西兴平市的刘先生更痛恨校园贷,就在今年的628日,他的儿子因为还不起校园贷在家上吊了。这一天,银监会联合教育部、人社部下发通知,要求一律暂停网贷机构开展在校大学生网贷业务,并明确退出时间表。

 

如果早一天发布通知,如果深受校园贷折磨的儿子早一天知道了这条新闻,也许就不会走上绝路了。然而这个世界,没有如果只有后果。

 

刘先生的痛苦不是个案,近三年来,由校园贷引发的血案已出现多起。此外,由校园贷引发的“裸条”事件,也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报哥检索了一下,发现早在两年前就出现“裸条”事件了,然而校园贷依然我行我素。当学子们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后,主管部门终于出手了。



报哥有些突发奇想:如果刚出现裸条事件,或者发生首起校园贷自杀事件后,有关部门就及时出重拳,会不会挽救那些原本不该那么早就凋谢的生命呢?

 

生命的代价!还有比这更高昂的代价吗?

 

为什么非要等到付出让人无法承受的代价后才采取行动呢?校园贷公司的业务停了可以转型干别的,可失去的生命却再也回不来了。最痛苦的不是走了的那几位,而是他们的父母亲人。如果赶上独一代,那痛苦还得加倍。

 

报哥承认,资本都是血腥的,正如马克思说的:资本来到这个世界,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但如果因此为借口,由着资本去害人,那就是相关部门的失职了。这就好比大嘴打的比喻:大姨妈也是肮脏的,所以要用姨妈巾兜着,而不能让她跑出来吓人啊!



大嘴话糙理不糙,但想想他说的话还是觉得挺恶心的。

 

因为有巨额的利益,所以连纯洁的校园都不放过。报哥了解到,校园贷发展的时间并不长,从2014年才开始的,然而发展速度却相当迅猛。仅分期乐、趣分期、爱学贷三家平台,2014年的单月销售额就突破了一个亿,轻轻松松地实现了王健林的小目标。

 

当然,相关部门玩儿的还是老套路,在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不忘打开一扇窗:鼓励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进军校园贷市场。说通俗些就是:杂牌军的不要,正规军的干活。



那么,随着正规军的进入,校园贷乱象能得到有效根治吗?还能还大学校园一个健康的金融空间吗?

 

也许是报哥思想落伍了,只要看到“贷”字就会想到杨白劳,“人家的闺女有花戴,你爹我钱少不能买,扯上了二尺红头绳,我给我喜儿扎起来。”

 

平胸而论,在校园贷事件当中,受害的大学生群体也是有责任的。毕竟,贷款是应急用的,不能因为爱慕虚荣或为了享受生活去借贷。

 

“我当时就是想应急用的。”尽管大嘴嘴上还这么说,但此刻的内心已然发虚,因为大学时候的他,精力那叫一个旺盛,如果真有应急的校园贷,一周至少得应急7天。

 

“如果真那样,估计我诀别前只能唱那首歌了:钱啊,你是杀人不见血的刀。”大嘴说。

 

杀人不见血的,又何止是刀!


校对:郭桐明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报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