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我会是你可以依靠的肩膀,而你却站在离我最远的地方。”张信哲的这首歌我曾经听过无数次,但是今天它却让我有着别样的感动。


他是一名父亲,当他听见自己女儿的心跳在他人的胸膛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男人的泪,让我的内心瞬间融化。


可能这种心痛你还不能够理解,因为你还不是一名父亲。


可能这种哭泣你还不能够体会,因为你不曾经历过生死。


他的女儿曾是一名威斯康辛密尔沃基大学公共关系专业的学生,但不幸的是他的女儿因一次意外事件而遭遇脑死亡。


经过艰难的抉择后,他选择了一个伟大的决定:让女儿的心脏继续在别人的胸膛里跳动!


对女儿来说,他是可以依靠的肩膀,而曾经女儿却站在了离他最远的地方。


这种失去亲人的痛苦,并不需要别人的宽慰,因为没有人能够理解其中的滋味。


这种无能为力的苦楚,并不需要别人去代替,因为没有人能够明白其中的辛酸。


今天这则发生在遥远异乡的故事和张信哲的歌声同时传进了我的大脑,它勾起了我隐藏在我内心的那一丝感动和悲凉。


多年前,一位中国父亲,也曾让我久久不能平静。


那是一个冬季的夜晚,120急救车划破夜空的呼啸声停留在了急诊门口。


患者是一位24岁的年轻男性,因为意识丧失一个小时而被家人送进了医院。

120急救医生一边做着心肺复苏一边对我说:“一个小时前,家人发现意识丧失,心跳停止,一直在心肺复苏!”


原来患者已经心跳呼吸停止一个小时,虽然家属及时发现,并且一直持续心肺复苏,但是我的心中依旧感到悲凉。


事实表面,除非是发生在院内的心跳呼吸骤停,几乎绝大部分院外心跳呼吸停止的患者被送进医院后,心肺复苏都只是宣布死亡前的仪式罢了!


因为对于心脏和大脑来说,黄金的抢救时间只有不超过6分钟的宝贵时间。



事情的真相是:患者因为应酬而醉酒,回家后一直在呕吐,等到家人发现时已经没有了意识。后来一系列的检查证实,导致患者心跳呼吸停止的根本原因正是呕吐窒息!


家属一直不肯放弃抢救,因为他们不能接受残酷的现实。


我们也一直没有放弃,因为这是一条年轻的生命。


再次持续心肺复苏50分钟后,患者终于恢复了心跳,而汗水也已经湿透了我的衣背。


等到患者被送入重症监护病房后,美小护用沉重的口气问我:“恢复心跳可能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你或许不能理解美小护的话,甚至会埋怨美小护的狠毒。


你是否知道对于类似这种心跳呼吸停止将近两个小时的患者来说,会有什么样的结局吗?


这样的患者大多会有这样的结局:一是全身插满管子后在未来的几天内依旧被宣布死亡;二是永远的成为植物人。


对于不幸的家庭来说,最可能的结局便是:钱花了,人依旧没有了!


如果在抢救室里没有恢复心跳呼吸,虽然家属一时间难以接受,但是可以避免患者承受更多的痛苦,可以让家庭避免更多的经济损失。


虽然这种事实显而易见,但是作为以救死扶伤为天职的医生,却不能轻易的说出它,尤其是在面对那些年轻的生命时。


“给他们一个缓冲的时间,好接受现实吧”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和麻木的双腿做在抢救室的角落里。


一周后,这位年轻24岁的男性患者,被宣布脑死亡。



在悲伤和哭泣之余,患者的父亲做出了让我夹杂着感动和不安的决定:捐献儿子的眼角膜、心脏、肝脏、肾脏!


或许,你不能理解这是一种多么艰难的决定。


可是,你终会有理解的那一日,因为你我终会为父为母!


或许,你不能理解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决定。


可是,你终能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更多人的因此而重见光明和新生!


我听着张信哲的歌,一边看着今日头条为我推送的这条因为听见女儿心跳而痛哭的新闻,一边又想起了那个守候在抢救室门外的父亲。


如果,有一天他能够再次听见自己儿子的心跳声;如果,有一天他能够再次倒影在自己儿子的角膜里;如果,有一天他能够再次抚摸自己儿子的肝脏………


当然,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么多如果。



如果真的有如果,我希望患者不要在醉酒后出现呕吐窒息。


如果真的有如果,我希望每一个人都不要醉酒,更加不会因此而窒息。


如果真的有如果,我希望不要遇见这个患者,不要知道这个悲凉的故事。


如果真的有如果,我更希望他不要再次听见自己孩子的心跳,因为那是对一个父亲最大的折磨。


如果真的有如果,我更希望他不要看见那条被推送的新闻,因为那是对一个家庭的巨大打击。


如果真的有如果,我希望我的患者有着新生,我希望他的家庭有着新生。


如果真的有如果,我希望看见这文章的人都牢记着一点:醉酒后的窒息,可能会毁了你和你全家。


让更多人了解更多一点!

我的微信公众号:最后一支多巴胺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最后一支多巴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