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自网络

壹读微信号:yiduiread

说到出生,人们常常能精确到几时几分;但由生入死时,界限就没有这么泾渭分明了。

生命真正的终点在哪里,尚未有定论。医生能做的,仅仅是选择一个最接近正确答案的时刻,宣告躺在病床上的人已经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可这个死亡标准真的科学吗?那些被送入火化炉的人,真的已经“死”了吗?

很怕死的壹读君|安安


在注定的悲剧面前,人们都渴望最后关头能出现反转。


这也是死亡标准一改再改,从呼吸停止到脑死亡的根本原因。随着技术的进步,和死神的讨价还价会更加激烈。

在呼吸机诞生以前,人们能坦然接受呼吸停止即死亡。原因很简单,以当时的医学水平,丧失自主呼吸能力的病人几乎就等同于丧失了生机。

直到20世纪50年代,呼吸支持技术的迅猛发展使很多人“起死回生”。有案例显示,心跳停止1个多小时的人,在医生使用起搏器、人工呼吸机等现代复苏技术后最终被救了回来。


1967年12月3日,南非医生克里斯坦·巴纳德领导的医疗小组成功进行了全球首例心脏移植手术。这是一台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手术,它打破了“人之生死,全系一心”的传统理念。正如医生自己所言:


“用以诊断人死亡的依据不是心跳或呼吸的停止,而是脑部的死亡。脑是决定生命本质的器官,脑部死亡,病人死亡。”


说起来,脑死亡的概念最早产生于法国。1959年法国学者莫拉雷和古隆在第23届国际神经学上提出“昏迷过度”概念,并首次使用“脑死亡”一词。他们在报道里写道:凡被诊断为“昏迷过度”的病人,苏醒可能性几乎为零。医学界接受了这种提法。


1968年第22届世界医学大会,美国哈佛医学院脑死亡定义审查特别委员会将“脑功能不可逆性丧失”作为新的死亡标准,并制定了第一个脑死亡诊断标准。


在这个标准中,“脑死亡”被严格定义为“包括脑干功能在内的全脑功能不可逆和永久的丧失”。规则制定者们相信,当作为生命系统控制中心的全脑功能陷入瘫痪时,人身体机能的丧失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大量的医学实践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许多情况下,心脏停止跳动一段时间后脑细胞才开始死亡;相反,大脑一旦出现广泛的脑细胞坏死,即使维持心肺功能也对挽救生命于事无补。美国研究者调查了1662例脑电图平坦者,凡是超过24小时以上的,最终都死了。脑死亡发生后,心肺功能一般只能维持三四天。


然而这多出来的三四天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一个尚有体温、心跳的病人被当作死者,且不说家属能否接受,旁观者也会质疑:仅凭大脑死亡就断定人救不回来,这样是否合适?


最先回答这个问题的是哲学家。笛卡尔说过,“人是会思考的芦苇”,在哲学上,思想意识比肉体的运转更能证明一个人的存在。当意识、感觉等人脑固有的机能不可逆转的停摆时,人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哲学上Ta已经死亡。

《灵魂摆渡》中,杨紫扮演的角色灵魂已经离开,只余一具躯壳安慰丈夫


因此,相较于心脏停止跳动,脑死亡更像是一道价值选择题。它暗含着一个判断:人的本质,是通过大脑实现的;人的社会性,比生物性更重要。一个脑死亡的人,即使还有呼吸和心跳,也不再具备做活人的“资格”。


可是,大脑及其承载的意识思想真的就是人类生命的全部意义所在吗?


在此,我们不妨设想一个极端情况:


甲临死前通过秘术将自己的思想记忆储存,并在几十年后转移到一个年轻人身上,后者因此性情大变。


如果你觉得今天的文章还不错

动动手指给壹读君点个赞

和壹读君勾搭的传送门

联系电话:010-85690155

人才招聘:recruitment@yidutianxia.com

文章投稿:tougao@yidutianxia.com

商业合作:business@yidutianxia.com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