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央视报道,只要花10万元钱,不用上学,北京中关村一家中介公司就能直接给办理国外某所大学的毕业证,并顺利通过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官方认证,学位真实有效。该公司负责人称,他们公司这条线送进去的材料,会得到特殊的关照,平时需要多和认证中心的人打好关系,维持好彼此的“合作”。对此,留学服务中心认证处负责人表示,廉政风险任何一个单位都会有,从技术上可以堵得住,但是如果真是人员这方面出了问题,他们“确确实实没有办法”。


据披露,这家中介公司已经形成了一条让假学历顺利通过认证的流水线,经过初审、复核、确认等,一个月就可以办下一套认证。


在一家名为“谦合嘉业公司”的网页上,“我们能为你作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包含“未能毕业办理认证咨询”、“学校不被认可咨询”等等。“未能毕业”怎么能办理文凭认证?记者在北京市中关村某大厦内找到了这家公司,并且以从来没有出国读书的背景进行咨询,看是否能办一份留学学历的认证。


北京谦合嘉业公司负责人:您是有出国留学吗?

记者:出去玩过。

负责人:刚才跟这哥们是一样一样的,就刚才那八一年的小伙刚刚签完了合同走。

记者:像我这情况大概多少钱?

负责人:十万块钱。

在留学服务中心官方网站上,做一份海外文凭认证,只需要600元,而这家公司做一份认证却要10万元,靠的就是它们有“弄假成真”的特殊服务。

这位负责人说,不挑国家和学校,价格是最低的,10万元可以拿到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认证的海外留学文凭。当记者怀疑他是不是骗人时,公司的负责人显得有些生气。

北京谦合嘉业公司负责人:

找关系的,你以为拿这个做好递进去就成功了?留学服务中心是要跟学校调研的,为什么现在一带一路以后有46个国家做不了?因为跟他们已经有互认系统了。学位互认了,窗口都开了,你名单直接一输入学校直接一找有没有你OK了。

据了解,留学目的地国的情况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与我国签署了互认通道,也就是毕业生的名单可以直接提供给我国教育部门;而另外一类是毕业生名单没有实现信息共享,需要人工与对方学校联系确认。

记者采访留学服务中心认证处的工作人员,他也承认:海外留学文凭,一部分通过网上即时核查;不能实现网上互通核查的,会通过电邮或者传真的方式跟学校来核实。

而谦合嘉业公司负责人介绍,他们可以操作的就是第二类。 


根据留学服务认证中心官方网站2014年认证的信息,图中的这个学生于2007年在日本弘前大学获得人文社会科学学士学位。

日本弘前大学是一所正规的国立大学,位于日本的东北部,邻近北海道。中央电视台驻日本记者专程赶到那里进行核实,但弘前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部事务长中村胜之告诉记者,所有在籍学生的所有资料都有电子数据保存,学生的毕业时间和是否在籍都可以查询,而这个学生并不是弘前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部的毕业生。

同样,2015年3月获得留学服务中心的学历认证书的余某,记者查到了他的护照以及一份从南方某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开具的出入境证明文件,这些书面材料显示:这个学生从2010年——2015年出境记录为零。

这意味着这名学生提交的所有认证材料都是伪造的,但网页显示:他2014年11月在英国伯明翰大学取得了“荣誉理学学士学位”,学位真实有效。

而已经在国内找到一个工作岗位的张某某,根据记者掌握的资料:他虽然确实在那所大学就读过,却未能如愿获得毕业证。他于2015年和北京这家中介公司签订了委托合同,花费十多万元,公司帮他完成认证服务。

△张某某的毕业证

没出国、没毕业,谦合嘉业公司为什么可以让学生都拿到经过留学服务中心官方认证的文凭呢?

按照中介公司的说法,他们早就形成了一条让假学历通过认证的流水线。按照正规的认证流程,分为初审、复核、确认等多个流程,尽管他们找了人,但为了做得更逼真,整个认证流程也是一步步来的,全部办下来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每一步都要提前计算好。

北京谦合嘉业公司负责人时间他们安排好,你几号递的,这些资料什么时候能到他们手里,他们能算得出来。

记者:必须到他们手里。

负责人:第几批递的,哪个时间段一般都能算的出来。

记者:如果到别人手里呢?

负责人:到别人手里他就问,他们互相都清楚,都吃这碗饭。

按照这个负责人的说法,“他们”指的就是留学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按照流程,他们在接到申请材料、初审合格后,会发函给这个学生所毕业的学校确认真伪。不过,只要通过这条线送进去的材料,会得到特殊的关照。


小说《围城》中的方鸿渐,好歹漂洋过海出去转悠了几年,为了给出钱的老丈人一个交代,才弄了一张“克莱登大学”的假文凭。现在好了,连出去转一圈的程序都可以省了,“方鸿渐们”在国内可以直接办理全套留学假文凭,还能堂而皇之通过教育部官方认证。这一“创举”,足以证明当下的文凭造假无孔不入。


留学文凭造假为何能够一路绿灯?首先得说,骗子的骗术还是高明的。比如,每一个步骤、每一份申请材料都严格按照流程来,假戏也得真做,一切都处理得十分专业到位。据说,因为学历认证需要制作大量的假文凭,中介公司还专门设立了一个排版中心。不过,再狡猾的骗术,若没有“内鬼”的配合,也是枉然。事实上,这也是中介公司一再强调“业务可靠”的原因所在,即“有人”。因为“有人”,经由中介公司送上去的申请材料,就会得到特殊关照。因为“有人”,中介公司的生意也就越做越大,仅一家分公司去年一年营收就超亿元。


说到底,认证机构的一些人员放弃了监管责任,成了假学历认证利益链上的一环。比如,按照流程,认证机构在接到申请材料、初审合格后,会发函给学生所毕业的学校确认真伪,是否留学,学校自然会有底册。如果连确认函都省略,当然不可能获得真实的信息。


文凭公然造假,不仅败坏了留学的声誉、扭曲了教育的宗旨,而且也滋生了腐败。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拿出应对办法来,特别是对于那些公然造假的机构和人员,该堵漏的堵漏,该问责的问责,决不能再拿“没有办法”推卸责任了。



内容来源:《光明日报》7月11日(胡印斌)、“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本期编辑:张永群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