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基因组含有约30亿个DNA碱基对

其中蕴藏了遗传秘密

也潜藏了遗传疾病


随着破译基因遗传密码方面不断突破

被称为上帝手术刀的基因编辑呼之欲出

人们进一步想要通过修改基因

来从根本上治愈疾病


 人类社会从来就没有平等过

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够

熟练运用基因编辑去消除不利基因

那么这项技术不会化身潘多拉魔盒?

会不会塑造永恒的社会不平等?

 

      王立铭做客《世纪大讲堂》

带您领略基因编辑的神奇魅力

揭开基因科学的神秘面纱


主持人:田桐


主讲人: 王立铭


王立铭: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教授,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博士。目前专注于研究神经系统和代谢系统的基础科学。并在研究工作之余出版了科普作品《吃货的生物学修养》和《上帝的手术刀:人类基因编辑简史》。


 基因编辑技术进化史 


大家可能都知道基因这个词,但是基因这个词到底代表什么东西呢?可能不见得每个人都清楚。人类基因组含有约30亿个DNA碱基对,我们所有的遗传秘密都蕴藏其中,因此一旦基因出了错,就会引发严重的后果,这也就是所谓的遗传疾病的来源。从20世纪中期开始的分子生物学革命,使人类在破译基因的遗传密码方面不断突破,于是也就自然而然地想到进一步通过修改基因来从根本上治愈疾病,随着理论的不断积累,基因编辑技术终于呼之欲出了。

 


所谓基因编辑,就是把基因错误的地方找出来,修改正确。那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开发一套工具,把这个出现突变的位置给找出来。之后,我们开发一个工具,把这个错误的碱基给剪下来,再把一个正确的碱基给补上去。然后这个错误的基因,就能被修改正确。有了这个技术储备,我们就自然而然的会希望,利用这些技术手段,来修改基因治疗疾病,预防疾病,甚至是改善我们人的状况。


基因编辑的第一次已经是一个非常惊世骇俗的应用,就是艾滋病。目前世界上仅有一例病人,他的艾滋病得到了完全的治愈。这个病人叫Timothy Ray Brown,他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外号,叫柏林病人。在患艾滋病几年后,Brown又雪上加霜地患了恶性白血病,这两个病加起来,基本上就宣告,这个患者马上要死亡了。


当时他的主治医师就提出了一个很大胆的想法,既然我们已经知道,艾滋病病毒侵袭的是,人体的免疫细胞,而艾滋病病毒要侵袭免疫细胞,需要找到免疫细胞上的,两个比较重要的蛋白质,一个叫CD4,一个叫CCR5。 大家不需要真的关心这个名字什么意思,但至少需要两个,所谓的分子路标,才能找到人的免疫细胞。同时我们也知道一个很有趣的信息,就是在高加索人的这个人群里,差不多有1%的人,他的CCR5这个基因天生就是残缺不全的,换句话说,就有1%的白人,是天生对艾滋病毒就有抵抗力的。因此,这个Brown的主治医师就提出了一个很天才的想法,我既然要为他移植一些正常人的免疫细胞,那么我干脆就去找这个配型合适,同时体内CCR5这个基因,又天然存在缺陷的这么一个配型的人,不就行了吗。


这样移植来之后,一方面一个正常人的骨髓,能够治疗他的白血病。另一方面,正常人的骨髓里的免疫细胞,天生就不能被艾滋病毒侵染,那么这个病人的艾滋病毒也就没法复制了。所以他相当于是一石二鸟,希望同时治愈他的白血病和艾滋病。结果经过一系列的骨髓移植之后,居然就成功了。因此这个柏林病人,也就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艾滋病得到彻底治愈的患者。


这个例子之后,就鼓励了非常多的医生和科学家,来希望重复柏林病人的成功经验。用这个方法来治疗艾滋病。但是之后比较遗憾的是,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到成功,因此我们也可以猜测,在这个柏林病人的成功背后,一定也有一些我们还不知道的偶然因素。但至少大家可以想象,如果我们套用基因编辑的逻辑,我们可以做什么样的事呢?我们可以人为地把艾滋病病人体内,免疫细胞上的CCR5这个基因给破坏掉。使得这些病人的免疫细胞,从此就不再会被艾滋病毒侵袭了。这样我们就不需要,专门找一个既得艾滋病,又得白血病的病人了。我们直接对艾滋病人动用基因编辑这把上帝的手术刀,修改它的免疫细胞,也许就能治疗他的艾滋病。


到2014年的时候,这个方法真正进入临床了。有一家公司进行了一项临床试验,做法就是就是把艾滋病人体内的免疫细胞拿出来,用基因编辑的方法,破坏掉他们这些细胞里的CCR5这个基因,然后再重新输回艾滋病人的体内,希望用这个方法,阻止艾滋病毒,侵袭免疫细胞,治疗这些人的艾滋病。结果,用一张图来展示,我们知道在艾滋病人的体内,因为艾滋病毒的存在,免疫细胞都被杀死的七七八八了,免疫细胞的数量是非常低的,用绿线来表示。而在接受了基因编辑的治疗之后,这些病人体内免疫细胞的数量,是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上升的,用红线来表示。

当然了我必须得强调一点,就是这个治疗方法,在2014年正式报道的时候,仅仅是二期临床实验。还并没有正式上市,目前更多病人的,更精细的临床研究,还在进行中,所以我们还在拭目以待,基因编辑的这第一次试水,是不是能取得很好的成功。

这些例子,能够告诉大家的是,我们用基因编辑的方法,来治疗疾病,确实已经不仅仅是理论上的可能性了。我们已经在现实中,开始动用这个技术,来实实在在地探索,治疗疾病的可能性。


  基因编辑会带来什么样的未来? 


关于基因编辑这个技术,未来可能会产生的影响,我们需要分别对利弊进行了一个分析。


好处当然我们可以用来治疗疾病,特别是先天的遗传疾病。如果已经患了遗传病的夫妇来说,也可以帮助他们,能生出健康的孩子来,这是一个非常,大家都可以理解的,一个很自然的需求。也许未来也可以用来预防疾病。甚至用来可以改善人类自身的性状。

如果一对夫妻都是单眼皮,他们会不会有一种天然的冲动,利用基因编辑的技术,修改和单双眼皮修改的基因,让自己的后代有双眼皮呢?

大五行人格,包括比如说我们一个人,是不是内向,还是外向。我们是更有攻击性,还有更友善等。这些因素,其实也有非常强的遗传因素的参与。那么所以,会不会存在这么一个情况,就是夫妇为了希望自己的下一代,在这个社会里有更强的竞争力,修改自己孩子的基因,让他们具有更强的人格方面的特质呢?或者说特定的人格方面的特质呢?

人的智商几乎完全是老天注定的,就是父母生出你的那一瞬间,就决定你的智商。那么看到这么一个结论,我们会不会马上就有一个冲动就是利用基因编辑这个技术,去修改自己孩子的决定智商相关的基因,让他变得更聪明呢?


但是反过来,这个技术的应用,也一定存在一些,潜在的危险因素,需要大家严谨地考虑的。比如说技术上的风险,因为一切技术都是有副作用的,就像我们吃的药片一样,那我们真的把这个技术,推向临床的时候,我们需要考虑它的收益和风险,之间的比例到底有多大。同时也存在技术滥用,就是当这个技术我们用来治疗疾病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允许它,应该直接用来预防疾病,甚至是来改善自身。



利用基因编辑开始治疗疾病的时候,我们需要想一想,我们在多大程度上能接受,我们利用基因编辑技术,来预防疾病。又在多大程度上能接受,利用基因编辑来改善自己的,或者自己下一代的状况,或者某些我们以为的优良性状。这都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基因编辑与社会不平等?


基因编辑,会不会塑造永恒的社会不平等?首先我们要知道,人类社会从来就没有平等过,我们也没有幼稚到,认为人类社会,会在可预见的将来变得平等。


但是如果基因编辑有一天,真的应用到人类社会,也许就可以把所谓的社会不平等,真正地固定下来。可以想象,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可以,利用基因编辑来修改,人的基因,使得后代更强壮,更聪明,更好看的话,能够率先利用这个技术的人,必然是有钱人。因为这个技术,一定是有使用的门槛。


是的,但只是一小部分有产阶层,社会海洋中那条连通上下层的管道彻底中断了。完成超等教育的人的智力比普通人高出一个层次,他们与未接受超等教育的人之间的智力差异,就像后者与狗之间的差异一样大。同样的差异还表现在许多其他方面,比如艺术感受能力等。于是,这些超级知识阶层就形成了自己的文化,而其余的人对这种文化完全不可理解,就像狗不理解交响乐一样。超级知识分子可能都精通上百种语言,在某种场合,对某个人,都要按礼节使用相应的语言。在这种情况下,在超级知识阶层看来,他们与普通民众的交流,就像我们与狗的交流一样简陋了……于是,一件事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你是个聪明人,应该能想到。”

  “富人和穷人已经不是同一个……同一个……”

  “富人和穷人已经不是同一个物种了,就像穷人和狗不是同一个物种一样,穷人不再是人了。”

                                                ---刘慈欣《赡养人类》


那么如果有钱人,通过基因编辑的手段,一代一代的让自己的后代越来越聪明,越来越强壮,各种人格属性越来越好,越来越好看,记忆力越来越强,认知功能越来越强的话,那么穷人和富人的差距,是不是会通过基因编辑,永久地固定在遗传物质里,再也不存在屌丝逆袭的可能性了呢?这个可能性,至少从理论上确实存在。所以把这个问题抛出来,希望有更多人来思考这个问题。


Q
&
A
 

      问:怎样看待基因检测相当于科学算命?

      答:我觉得也对,也不对。对于某些性状来说,我们确实已经可以通过基因检测的方法,来进行判断。但是对于很多信息,比如说智商,比如说人格,比如说能长多高,能长多好看,这些性状,我们每个人都关心,我们也确实知道,它和基因有很多关系,有很强的遗传因素的贡献。但是目前的人类的基因科学的研究,还不能告诉我们,到底是哪些基因,真正决定了这些性状。从这个角度讲,用算命这个词也对,因为在我看来,算命也是一个很不靠谱的事。

 

Q
&
A

问:如何对待基因造就的就业歧视?

答:终极的就业歧视,就是拿到了全部基因组信息,同时又有能力解读基因组信息,意味着什么,这个背后,可能就有两套逻辑来应对它。第一如果这天真的发生,那么必然伴随着对基因组信息,非常非常强有力的监管,绝不允许它随意泄露给本人之外的任何第三方。第二我们可能就需要有些,类似于平权措施,保护,或者说支持这些,从基因组水平上,存在某种我们当时认为,是缺陷的人。或者说某种程度上,就是遗传上的弱势群体,支持他的发展,保护他的发展。

我觉得这两套逻辑,可能在那一天都会需要。当然了,这个还是在很遥远的未来,才会出现的事情。我们可以现在去设想,需要什么样的准备,但是倒不需要现在就为这个东西担心太多。



编辑:二丫、张尧、蒙小度 


推荐阅读:

·中美日韩高中生对比调查,这个现象耐人寻味…

·原本计划退休的她 缘何成为香港第一任女行政长官?

·她,是《罗马假日》赫本的原型  最终却未能嫁给爱情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凤凰卫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