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自网络


县委书记抄袭”,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被署名”。这不仅仅是“县委办公室工作方面的重大失误”,而是一个县委书记不诚实,欺骗公众,欺骗上级组织,用一句“并不知情”来掩盖“文抄公”的事实真相。


县委书记抄袭,你们就别大惊小怪


洪巧俊


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抄袭”事件,已经是沸沸扬扬,媒体是穷追不舍,追问真相,网友是冷嘲热讽,评论如潮。


富县县委书记李志锋的一篇《欲明人者先自明欲正人者先正己》的大作,却闻名天下,也让一个地市报《延安日报》风光了一把。当然不是该文写得优美而跑火,而是因抄袭而被公众扯着不放,这让身为县委书记的李志峰处在尴尬的漩涡之中。


这篇大作发表于今年6月,被发现大段“借用”新华社两年前的时评文章《严以律己重在自重、自省、自律》。李文1566字,新华社文949字,二者间一模一样的文字为874字,依照学术论文“查重”的方法,查重率近56%,已属抄袭无疑。


对于“一样的文字为874字”,并不奇怪,你们这是大惊小怪,领导日理万机,忙得焦头烂额,哪里有时间写文章?他们的重要讲话、报告、文章,都是秘书(或工作人员)代笔。你们如此大惊小怪,扯着不放,最后倒霉受处罚的只能是秘书(或工作人员)。


富县方面已经说了,“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该篇署名为李志锋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李志锋本人并不知情。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志锋本人也并不知情。”


看看,人家李书记并不知情,这撰写的人,这下是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活该挨踢。


这不能怪我们堂堂的李志锋书记,领导文章秘书写,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在家乡县委工作,就知道县委书记的材料、讲话、发表的文章全由县委办公室工作人员“操刀”,记得有一次县委召开大会,县委书记大发雷霆,把讲话稿一丢。原来是秘书抄市领导的讲话,连“我市”都没改成“我县”,这也太马虎、不认真了,该县委书记骂秘书,连抄都不会抄。


不是说“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你会不会抄”,抄也是很讲究水平的,要抄得天衣无缝,你无法说是抄的,人家只是借用了你的观点,文字绝然不同,也就没有雷同,依照学术论文“查重”的方法,你也找不到“查重率”百分之多少。


这是高手,但这样做,是很费工夫的,不如“拿来主义”好,一段段地搬过来,不费脑又轻松,多好!大学的教授那是专业人才,他们的论文都抄袭,官场这些逢场作戏之文,要那么认真干吗?谁不知道,他们的重要讲话,是市领导重复省领导的重要讲话,县领导重复市领导的重要讲话,乡镇领导重复县领导的重要讲话,一级一级的领导重复着上级领导的讲话,这才叫“重要”,当然也可叫贯彻,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说“县委书记抄袭新华社时评”不过是撞到了枪口上,这个我相信;说更该关注的是领导干部的讲话稿、文章要真正实现“我笔写我心”,这个难做到;领导都很忙,领导虽然大多是全能的,但要亲笔写讲话稿,那是不行的,一个县委书记岂能抢别人的“饭碗”?说文章见报发表,李志锋本人并不知情,这个谁会相信?县委书记发表文章,尽管是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但按照程序,县委办公室主任是要审的,最后书记是要把关的。一位县报的总编对我说,他们报道县委书记的稿件都必须过“三关”,新闻秘书看,县委办公室主任审,最后书记定,连图片也都要过“三关”,更何况是一篇署名县委书记大名要在上级媒体发表的文章。


县委书记抄袭”,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被署名”。这不仅仅是“县委办公室工作方面的重大失误”,而是一个县委书记不诚实,欺骗公众,欺骗上级组织,用一句“并不知情”来掩盖“文抄公”的事实真相。


这还真让我们大惊小怪了。说文章抄袭,李志锋不知情,我们相信,因为文章不是他写的;说是“被署名”,我们却没办法相信,因为这不符合组织程序。


 

写作不易,打赏随意!苹果打赏可在这。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洪巧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