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诗词十六家(一)

王悦笛·李四维·范云飞·史欣灵






王悦笛,1991年生,四川成都人,现为武汉大学文学院硕士。曾获2015年《中华好诗词》“诗词王中王”节目冠军,2016年中华大学生研究生诗词大赛词部冠军。





王悦笛诗词选



青海湖

洒面长风跨海吹,驱羊大马牧人骑。

一鞭何日入吾手,万类群生在指麾。



   

迁移费车马,飘荡足风尘。

岂有比邻送?剩惟书卷亲。

浮生沧海粟,逆旅暂时人。

沿泝了无住,明朝出处新。

 

庭荒谢池草,门褪广川帷。

已幸容三宿,敢希专一枝?

黄鹂久相识,白月惯曾窥。

新宅从谁卜?蜗庐怅此时。

 

 

暮秋寄远 

        数格蓬窗外,有禽啼清晓。毛羽想鲜洁,鸣声亦自巧。为我衔佳音,远翥淮之阳。有人朱楼颠,凝愁立秋霜。初啭随风发,再啭音始长。三啭破伊愁,一笑生辉光。

 

        想我老将死,伛偻不成步。夺我目以明,染我发以素。一朝别亲爱,衷曲莫及诉。亟投劫火中,烂烂朱光怒。君看炉底灰,萧然焚余处。百骸俱不存,唯遗一物固。是物唤初心,炯炯长如故。

 

 

酬李四

        志删述,贵清真,太白十世得诗孙,谋食大隐金马门。卓特何曾效谁某,鸾坡初仕即魁首,天风吹滟杯中酒。猿鹤自来别虫沙,亦触谤伤肺槎牙,醉中绝叫拂铜琶。奔沸秋星太仓粟,世上庸人杀不足,掌心古水沉沉绿。大儿文举小儿修,大笔淋漓小巫羞,往矣宁顾众口咻。君岂甘居元白亚,肯向长安询米价,偃仰风云时啸咤。蒿倚青松莛叩钟,师友相彰古难逢,四海微尔将焉从?

 

 

吴市大有堂与韩冰饮

        南巷水堂名大有,堂外碧波流似酒。当筵馋杀酒人心,市酿沽来争入口。船挂石桥月挂窗,火出泥炉液出缸。吴娘半老珠喉在,婉娈听是昆山腔。别有一事强不得,我生白净君肤黑。面白徒供泄酡红,黧黑恰便掩酒色。气概为主色是宾,休道饮量不如君。

 

 

卜算子•过首尔汉江大桥

        东访汉之城,西学汉之口。两汉东西水不交,何事名同有?

        城既暂时观,口复居难久。亦看江容似酦醅,能变春醪否?

 

 

 

 



李四维,1990年生,河南信阳人。2014年本科毕业于武汉大学。2014年1月,在河北卫视《中华好诗词》节目总决赛中摘得冠军。自幼好诗词,好交游,好饮酒,于艺苑杂类亦多所旁通。





李四维诗词选




峨眉山洗象池遇群猴夺人食戏作 

百险千难拄杖过,黄金殿里问须陀。

昔时龙象今何在?一到山门狙狯多。

 

 

   

却厌终朝细雨频,入春风物未全新。

尚从残叶怜为客,聊向梅花问卜邻。

久搁尽干何逊笔,远游微湿葛洪巾。

何年策杖青山下,短笠相逢亦故人。


 

黄梅四祖寺

前度容光尚少年,拜山伏殿礼金仙。

满庭白月金刚地,无限秋风般若天。

岂信普茶能悟道,每思斋饭欲逃禅。

重来恐即成长住,不为僧缘为佛缘。

 

 

  

岭上风云接太虚,羲和东驾复西徂。

承天气领二州尽,划地名由三代余。

丹字摩崖看宝座,碧松连嶂想华舆。

我来亦有仙郎笔,不写君王玉检书。

 

 

  怀

        我昔在沪上,浮居无所依。吟啸斗室中,虱虮生鹑衣。交游多雅士,饮酒忘俗机。寸心聊共剖,何在一身微。千金散易尽,阳春和者稀。一言不称意,掉头欲西归。严冬远行路,风寒雪霏霏。狼狈苦长叹,翻为贱者讥。困顿不足惜,但使愿无违。性慕鹰与隼,廖廓终高飞。

 

 

蝶恋花

        昔日相逢春水面。我是垂杨,你是翩翩燕。我爱烟花多散漫,你还王谢堂前见。

        今日重来风露晚。我已无绵,你已飘摇倦。堤上谁人吹玉管,犹堪共舞斜阳淡。

 

 

点绛唇•与王悦笛登岳阳楼

        远望烟波,君山没在苍茫里。斜阳照水,一丈金鳞起。

        楚客登楼,目若无余子。平生意,慨然谁似?昔日纯阳醉。

 

 

水龙吟•咏丝袜

        春城到处娉婷,矜标不向东君媚。浣纱溪畔,馆娃宫里,风流相类。玉裹桦烟,冰凝蜨粉,盈盈似水。是蔷薇化作、蒲桃酿就,氤氲定、撩人醉。

        休说凌波旧事。夺天工、古来无此。思量只合、汉宫飞燕,玉环应愧。待得经年,宁教闲却,莫教轻委。问谁能若许、朝朝暮暮,念卿憔悴。

 

 

齐天乐•蝶宫

        楼建于民国二十年,以形如蝶翼得名“蝶宫”,或亦称“东宫”“月宫”。曾为女学生寝楼,今则荒弃已久,阁门空敞,朱漆无色,人传其为鬼屋焉。

        惯经门外枇杷树,年年叶凝新碧。拜月楼荒,凌波人去,寥落都无消息。轩窗向夕。怕别有幽魂,倚栏悲泣。旅梦天涯,可怜孤棹正相忆。

        今来欲问故事,但空梁暗牖,深闭秋色。风雨凄凄,鸡鸣不已,谁是旧家归客。苍苔坏壁。见涂紫描朱,湮漫难识。莫敢高吟,醉时援赋笔。

 

 

齐天乐•金陵记游

        大江南抱金陵郡,相传旧来王气。雨浥荒台,烟笼古刹,老雀人前飞避。乌衣巷里。怕鹦鹉能言,忆中兴替。岂必登高,往还皆是断肠地。

        平生流泣能几?奈何临驿路,犹费凝睇。素手停杯,纤腰共伞,谁道别时容易。他年春事。任楚水燕山,一枝劳寄。万种情怀,彼时难自已。

 

 

 

 



范云飞,男,安徽萧县人,1993年生,武汉大学国学院2014届本科毕业生,现为武汉大学国学院在读硕士研究生,武汉大学春英诗社社员,专业经史之学,课余爱好古文、诗词的欣赏与创作,有若干作品散见于各报刊杂志及网络。





范云飞诗词选

 

 

 

湘黔道中寄老郭 

客中悲鬓发,无处说恩仇。

吹剑惟一吷,抚膺常百忧。

朝辞云梦水,夕阅洞庭流。

我意来滇国,云间访白鸥。

 

 

  怀

既隔云涯渺渺思,一年秋水信难期。

人生每觉如奇谶,大梦频烦触旧时。

鸡黍谁从访元伯,诗笺无计达微之。

犹怜五夜寒花下,笛雨箫风事最疑。

 

 

自汉赴渝途中

        旅铎动清夜,晨起赴渝关。一树听秋雨,霜降满人间。寒虫已入户,白云多在山。鸿雁集江渚,客行殊未还。

 


  

        穆王驭八马,八马何闲闲。骋目穷西极,壮游天地间。回访瑶池阙,来临湟川蛮。披襟对青海,遥看阆风山。黄云出羌塞,胡笳动汉关。驾勒意惆怅,踌躇且东还。

 

        汉家奋长戈,修关备胡虏。至今一片城,边月寒无主。长安空望归,良人委黄土。临羌存故县,砖石相撑拄。驱车涉西川,客路悲秋雨。清风传羌笛,浩浩怀千古。

 

 

西江月•中秋与诗社诸生饮 

        半夏与同游处,中秋却又凉时。使君莫论旧年诗,作者今年衰矣。

        泗水几回归梦?秋风一阕新词。如今惯作武昌儿,看水看山相似。

 

 

水调歌头

        起坐难为寐,恍惚梦魂轻。夜来心胆如雪,放眼向青冥。负手霜波荇影,谁弄江南铁笛?萧槭落潮声。清露阶前堕,消息著微明。   

        凭谁问?愁何似?晚来星。念君情绪,如水如月满孤城。难道江湖秋老,昨夜蘅皋枫径,婉款寄丁宁。风动冰帘语,也说是多情。

 

 

 



史欣灵,陕西西安人,1995年生,现就读于武汉大学历史学院2013级世界历史试验班,春英诗社社员。负笈珞珈,每忆长安;既得斯人,多属情诗。嗜书耽史,尤好西人诸学,日攻论文,莫敢稍懈。





史欣灵诗词选


 


过渭河大桥

        一水从西来,宛宛出秦国。木叶感凋零,边风袭远客。村居仍古人,生长颇自得。榆柳植其旁,稷麦生其侧。耕老渭河滩,沙水相侵塞。欲渡云烟生,野草杂荆棘。羊牛晚徘徊,夜鸟声相抑。渭水东复东,不载春消息。迤逦栎阳城,迢递长安北。

 

 

偶题乱葬坡 

        云蔼蔼,雨苍苍。小鸠三五粒,坟草出青黄。伏丘浅土地气湿,无碑有碑不成行。下有神王频看顾,年年分绿到白杨。去年奠纸东风里,湿破黄钱黏不起。明年造化托蜉蝣,乞尔朝夕无虑死。百岁生来多病厄,岂贪人间长作客。如何青鬓也斑斑,取寓南山或北山。南山嶅,北山高。南山之侧无松柏,北山之坳见荆蒿。魂兮魂兮胡不返,日暮迢迢关山远。出入城郭各有分,生死相为异路人。生人逐南死人北,曦舒不至斗室黑。乐莫相念苦莫悲,别来多恨岂堪追。一身哀乐俱成尘,萧萧风老汉南春。前生百事徒留意,往吊无人野草亲。

 

 

生查子

        别亦曾经别,返是明年返。忆君似长眉,一带春山远。

        佳约每常迟,欢会原来短。款款叙当时,忽忽岁将晚。

 

        殷殷石榴花,细细垂杨树。扬扬陇首云,宛宛春天暮。

        举首惟相思,下笔多情赋。一水共年年,江北江南路。

 

        秋老渭之阳,叶堕骊山侧。行行问所思,言在长安北。

        八水带愁深,不载江南客。斜日下江陂,意意相煎迫。

 

        有风西北来,簌簌敲梧叶。霜色映虚堂,夜照寒如铁。

        被我客中身,非我秦关月。家月或能圆,此月有时缺。

 

 

浣溪沙

        一片芳阴岭上分,山家炊气际垂云,东风渐老渐残春。

        水涨轻红犹脉脉,雨晴浓绿正沄沄,看花若是去年人。

 

 

浣溪沙•晾的衣服被吹落

        大梦身前未见收,看花独占小银钩,偶然风劲汉阳秋。

        徇此飘摇能一世,生涯无据也无俦,那年身在最高楼。

 


原载于《诗刊》2017年增刊《子曰》第二期《方阵》栏目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诗刊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