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中国网讯】7月7日晚间,中国基金业协会披露了失联私募机构的最新情况,并发布了拟公示第十四批失联私募机构的公告。



截至2017年6月23日,共有160家机构被列入失联机构名单,其中71家机构已被注销登记,有3家机构已自行申请注销登记。日前,协会的自律核查工作涉及到上海璞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璞盈投资”)等14家机构。


这14家机构包括协会在处理投诉案件和舆情监测中发现的7家,协会与北京、广东、江苏、重庆四家证监局开展行政自律对接工作中发现的4家,厦门证监局在日常监管工作中发现的2家,宁波证监局在组织辖区私募机构开展2017年度自查工作中发现的1家。


公告内容显示,协会通过私募基金登记备案系统中预留的固定电话、手机号码、电子邮件等方式无法与包括璞盈投资在内的7家机构取得联系。第一财经记者进一步梳理发现,这批拟失联私募中有不少“有故事的同学”。海内外名校MBA“加持”、曾被誉为“新锐黑马”的上海璞盈投资,前私募冠军、知名期货操盘手刘增铖曾经掌舵的银闰投资赫然在列。

名校背景“加持” 璞盈投资何许人也?


第一财经记者对比拟失联私募注册地,和协会披露的问题机构来源发现,注册地位于上海的璞盈投资或是由协会在处理投诉案件和舆情监测中发现。


据公司官网,璞盈资本能够开展私募证券投资、股权投资、创业投资等私募基金业务。公司称,“立足于中国市场,面向高净值个人、企业和家族提供量身定制的投资管理和顾问服务,力争通过宏观经济趋势的前瞻判断和对投资目标的深度挖掘,进行资产的合理灵活配置,为投资人创造绝对收益。公司成立至今,通过一二级市场的联动协作,持续为客户带来超额回报。”


记者查询私募管理人公示系统发现,璞盈投资成立于2012年4月,于2015年8月成为协会观察会员,目前共有14只私募产品完成备案,其中多数为证券投资基金,有1只新三板基金。从产品所处状态来看,7只产品正在运行,3只产品延期清算,4只产品提前清算。


协会机构诚信信息一栏显示,“璞金3号”私募基金产品未备案,且目前未整改。


公司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杨淋的履历看上去十分“耀眼”。根据公司官网,他拥有长江商学院EMBA、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工商管理硕士( MBA )学位,同时是上海交大中国私募证券研究中心理事,上海交大金融投资分会理事,上海交大高级金融学院校友会副会长,北京福建商会总会副会长,上海福清商会副会长。


“10余年商业实战经验和丰富的资本市场运作经历,在私募证券投资,股权投资等领域有着丰富的人脉资源和投资经验。”公司官网如是描述杨淋。


此外,公司其余两位合伙人,陈其平和刘俊伟均拥有海内外名校MBA学历。其中,杨淋和刘俊伟是SAIF同班同学,投资总监陈其平是欧洲知名商学院之一INSEAD毕业,此前在一家知名外资咨询公司工作。


记者进一步梳理发现,杨淋此前接受媒体专访时透露,公司合伙人和高管多为80后,合伙人和高管清一色均为海内外名校MBA毕业。


“我们立志在中国资产管理行业长线布局、长期耕耘,因此无论是投资研究能力,还是公司内部管理,都希望是一家专业化运作的公司。”彼时,杨淋如是向媒体表示。


两个办公地址查无此人 璞盈投资究竟去哪了?


两位此前曾就职于璞盈投资、现已离职的员工向记者表示,确实已经无法联系上公司。一位前高管则告诉记者,“公司其他合伙人都在上海,后续产品的赎回是他们在处理。”他认为,公司高管跑路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产品都有托管机构,投资人理应可以赎回。


7月7日傍晚,第一财经记者拨打公司官网所留电话,却发现该号码所属公司并非璞盈投资。


“这里不是他们公司,他们公司把电话放在官网上,好几个人打电话来了。”电话那头的接听者向记者表示了频被“骚扰”的无奈。


而更加蹊跷的是,公司官网在不同地方显示有两个办公地址,分别是位于陆家嘴中心地带的震旦国际大厦和距离陆家嘴约2公里的东方金融广场。


7日晚间,记者前往震旦大厦,被大厦中一名值班保安告知,大约1个半月之前,璞盈投资已从大厦搬走。“大约1个半月之前我们接到通知,璞盈投资已经搬走了,如果有相关来访人员,需告知他们这一消息。”该保安称。


记者随即前往另一个位于东方金融广场的办公地点,却发现该地址并非璞盈投资,而是一家名为沃谦投资的公司。该公司并未在基金业协会登记备案,而记者查询天眼查则发现,沃谦投资和璞盈投资并无股权关联。


不仅如此,璞盈投资以公司主体进行了实名认证的微信公众号“璞盈投资”自2017年4月6日便停止了更新。电话无法接通、地址查无此人、仍有产品运作,曾经高调露面的璞盈投资究竟去哪了?


因“前东家”失联上头条 大佬刘增铖烦心事不断


除了璞盈投资之外,广州银闰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下称“银闰投资”)背后也有故事。


工商注册信息显示,银闰投资曾经的创立者和掌门人是知名期货操盘手刘增铖,其曾多次在全国期货实盘交易大赛中获得奖项,后进军阳光私募成立银闰投资,以管理产品一年时间翻6、7倍而被誉为“私募冠军”。不过,2014年末,刘增铖却因误判了PVC的行情而遭遇爆仓,多只产品提前清算,超额收益神话就此破灭。


2015年1月14日,银闰投资发生股权变更。刘增铖的持股比例由51%降为0%,就此退出了银闰投资。不过,他的烦心事却仍未结束。


2015年6月,广东证监局还对银闰投资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主要原因是银闰投资作为投资顾问管理的私募基金产品2014年10月均已清盘,公司股权结构、实际控制人、高级管理人员等情况在2015年3月发生重大变化,但公司未及时向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报告上述重大变化事项并更新备案信息。


2016年11月,证监会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刘增铖操纵“聚氯乙烯1501”合约价格行为处以50万元罚款。


证监会认为,2014年10月23日,刘增铖实际控制账户组在9:00:03至9:11:21通过自买自卖和连续交易的方式交易“聚氯乙烯1501”合约,影响“聚氯乙烯1501”合约成交价格,违反了《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四十条关于禁止操纵期货交易价格的规定,构成《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七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所述操纵期货交易价格的行为。


如今,“前东家”失联再一次将刘增铖送上头条,而事实上,银闰投资早已被基金业协会列入异常机构,原因是未按要求按时提交经审计的年度财务报告。另外,该公司两位高管向秀玲、冯少鸥均无基金从业资格证,公司备案的5只产品均已显示正常清算或延期清盘。


版权声明: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MBA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