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归20周年前夕,一场突如其来的股票集体暴跌,多少让人们清晰地见识到了“香港壳股”的厉害。


6月27日,港股早盘多只股票惊现闪崩,截至收盘,有24只个股跌幅超过20%,其中17只个股跌幅在40%以上,最大跌幅达94%。时隔一日之后,恐慌延续,28日又有17只个股跌幅超过20%,其中2只个股跌幅均超过50%。


接连两日的暴跌也成为港股中壳股最黑暗的时刻。据智通财经观察,12个小时的交易时间内,至少有28只股票遭遇了一次或数次约20%的闪崩,总市值合计蒸发约516.01亿港元(单位下同)。


按网易的描述,“这只是是已有百年历史的香港证券市场的另一面:在超过2000只港股中,近1000只的股票价格低于1元;而在这近1000只股票中,大量疑似壳股盘踞。壳股玩家应运而生,野蛮生长,逐渐形成了一个隐蔽的壳股江湖。”


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是“康健系”、“华汇系”、“中南系”、”永义系“等。事实上,除上述赫赫有名的壳股派系外,香港“街市大王”邓清河手中的壳股公司也丝毫不比他们逊色,如宏安集团(01222)、位元堂(00897)、易壹金融(00221)、中国农产品交易(00149)、宏安地产(01243)。


7月5日,毫无预兆的情况下,邓清河手中四家公司集体停牌,并同时宣布,将涉及参与中国农产品交易有限公司的进行供股及发行可换股票据。



一时间,港股市场“最妖壳股风”又响起:“苍茫的仙股是我的爱,绵绵的财技信手就拈来,什么样的合股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供股才是最开怀”……


四家公司同时停牌


壳股公司最近的故事偏多,继28只仙股齐跌后,7月5日开盘前的一组大同小异“停牌”公告再次映入智通财经眼帘:


8时57分,中国农产品率先发布公告称,本公司股份与2024年到期之1%计息债券短暂停牌,以待刊发一则有关(其中包括)公司内幕消息之建议股本重组、建议供股及建议发行及配售可换股票据的公布。将于今天(5/7/2017)上午九时正起短暂停止买卖。



同一时间,位元堂公告,公司股份今起停牌,以待公司刊发内幕消息,有关(其中包括)涉及参与中国农产品交易有限公司拟建议进行供股及发行可换股票据之公司建议非常重大收购事项的公布。将于今天(5/7/2017)上午九时正起短暂停止买卖。



易易壹金融也在8时57分,发布了一则内容几乎完全类同的公告,公司股份自7月5日上午起短暂停牌,以待刊发一则有关该公司内幕消息的有关在中国农产品交易有限公司建议供股中建议认购供股股份的建议非常重大收购事项的公布。将于今天(5/7/2017)上午九时正起短暂停止买卖。



仅隔上述三家告2分钟,宏安集团也公告称,股份自7月5日上午9时起在联交所短暂停止买卖,以待该公司刊发一则属公司内幕消息,有关涉及中国农产品交易有限公司拟建议进行供股及发行可换股票据的该公司建议主要交易的公布。

将于今天(5/7/2017)上午九时正起短暂停止买卖。



四家公司,清一色地选择在同一时间发停牌公告,显然是商量好的。因为停牌的理由都是涉及参与中国农产品交易有限公司的进行供股及发行可换股票据。


四家公司同系一人


事实上,上述公司皆与邓清河有巨大的关系。


自幼在新界沙头角围村长大是邓清河,文化水平虽然不高,但生意头脑灵活,1987年,其与太太游育燕创立了宏安工程公司,从事与楼宇建筑有关工程。壮大后,邓清河决定将公司更名为“宏安集团”,于1995年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并走上多元化发展的道路。


其中,街市(类似菜市场、停车场等)生意成为邓清河商业版图中最重要的业务板块之一。1996年,宏安集团斥资2300多万港元入股香港集旺有限公司,取得49%的控股权,得以开始大举进入屋村街市业务。


2000年,宏安集团通过系列操作买下了集旺其余51%股权,而邓清河也正式登上新一代“街市大王”的宝座。经过一年发展,宏安集团管理的11个街市便合计取得了1.04亿的收入,纯利超过4000万。


身价暴涨、富得流油的邓清河又开始盯上医药行业。2001年,宏安集团以1.26亿通过注资的方式入主位元堂后成为上市公司。在宏安集团不断的操控下,位元堂开始频繁合股、供股,最终成为邓清河“家族式”产业。


拥有两个上市公司的邓清河并未“骄傲”,而是选择继续补强。因看好巴布亚新几内亚之森林及伐木业务,邓清河和市值不过4亿的PNG资源控股(易易壹金融前身)实现换股,最终用这一财技将其变为“自有”资产。


后来,因看到中国融资业务的需求,邓清河主动将该公司业务实现转型,并更名为易易壹金融,“在于反映公司业务倾向更多元化的目标,当中就包括金融服务业。”就财技角度而言,此次转型,对原先发展森林及伐木业的PNG资源控股意义非凡,因为,地产、医药、金融这三大“暴利”行业,邓清河全部能分到一杯羹。


当然,既然是“街市大王”,显然农产品生意不能丢。于是,中国农产品交易便成为他的目标。尽管并没有资料显示邓清河是如何介入该公司的,但关于其经营传奇故事,一个手都数不过来。


其中,最让人猜疑的就是2016年5月,“壳后”朱李月华、邓清河持股的中农产品交易被香港证监会调查的事。


2016年五一期间,香港证监会正向两大股坛猛人朱李月华及邓清河有份持股的中国农产品交易进行调查。香港证监会的企业融资部引用《证券及期货条例》第179条,向市场搜集中国农产品交易去年股东特别大会的资料。证券界及法律界人士估计,调查可能涉及假独立股东或小股东利益受到不公平对待。


调查前夕,中国农产品交易刚刚完成“2供3”的供股方案,由于供股认购不足,负责包销、朱李月华旗下的金利丰证券在供股后持量减至15.76%。至于邓清河则通过易易壹金融,间接持有该公司28.76%股权。


简单理解,就是香港证监会怀疑中国农产品交易涉嫌欺诈,损害小股东权益。


故事落下帷幕的同时,通过不停合股、供股,“邓家”的壳股帝国也组建完成。


业绩一个比一个差


说完组建史,再来看看此次涉及停牌企业的业绩。


先看宏安集团,截至2017年3月31日止年度业绩,该公司实现收入约8.69亿,同比减少5.2%;毛利约3.3亿,同比减少5.2%;股东应占溢利净额约4.24亿,同比减少5.6%;每股盈利2.22港仙,拟派末期股息每股0.5港仙。


至于位元堂,智通财经前前后后分析过多次。截至2017年3月31日止年度,公司实现收入约7.38亿,同比减少10.5%;股东应占亏损约9300万,同比由盈转亏;每股基本亏损0.1057港元,不派息。



而易易壹金融,截至2017年3月31日止年度全年业绩,该集团年内收入为2.65亿,同比减少57.6%。毛利为1.36亿,同比减少31.7%。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为1.688亿,与上年同期取得溢利5222.7万相比,实现由盈转亏。每股基本亏损为36.36港仙,不派息。


公告显示,年内业绩由盈转亏主要由于物业发展的营业额及经营溢利减少;及应占一间联营公司的业绩亏损,而上一财政年度应占一间联营公司的业绩溢利。


同样,中国农产品交易的业绩也好不到哪里去。2016财年,该公司实现营业额6.03亿,同比增长65%;净亏损7.41亿,去年同期亏损4.89亿;基本每股亏损0.67港元。


公告称,中国农产品交易收入增长主要是由于确认玉林宏进农副产品交易市场及钦州宏进农副产品交易市场的物业销售所致。而净亏损则主要由于投资物业公平值净亏损大幅增加所致。公司投资物业公平值净亏损约5.94亿元。公平值变动及减值前经营利润则转亏为盈。


从业绩来看,真正一个比一个差。


除主营业务均不给力导致业绩亏损外,智通财经还看到,宏安集团、位元堂还都有投资中国农产品交易的债券。


以位元堂为例,2014年11月,该公司认购了中国农产品发行未偿还本金额为7.2亿将于2019年11月到期的10厘年票息非上市五年期债券。此外,根据日期为2016年7月的买卖协议,位元堂还向自己的控股股东宏安集团的子公司倍利投资收购了本金额为2亿的中国农产品债券。也就是说,位元堂一共持有中国农产品交易债券9.2亿。但亏了790万。


虽然说,旗下企业买自家的业务,亏了赚了都是自己的,但综合四家企业的合股、供股、参股以及关联交易,可想而知的股价、市盈率都不怎么样。


智通财经根据2016年7月5日-2017年5月4日一年的股价来看,宏安集团区间跌幅超过12个点、市盈率为3.3,加权均价0.072元;位元堂跌55.81%,市盈率-5.2加权均价0.424元;易易壹金融涨302.78%,但市盈率为-0.8,加权均价0.068元;中国农产品交易则跌44.6%,市盈率-0.54,加权均价0.571港。真所谓,投资价值一个塞一个的低。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港股挖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