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球鞋店铺,这或许是很多Sneakerheads的终极梦想,那你有没有想过在大洋彼岸的新泽西开一家鞋店呢?本期我们再次回到新泽西,主角张扬和振宇不光这样想还这样做了,他们从普普通通的Sneaker Reseller开始,经历过挫折也尝到过甜头,一步步积累出自己的天地。而他们的墨西哥裔合伙人Young Carlos同样是一位新泽西传奇人物,年少有成的他又是如何从理发店中的一角发展出颇具规模的球鞋生意呢?



一双鞋赚到钵满盆满

一双鞋输到血本无归

这就是Reseller的真实生活


▼故事很长,希望没有酒你也能耐心看完


一切从Resell开始


2015年我们去纽约的时候,认识了两个在美国做Sneaker Resell的中国留学生——张扬和振宇,当时两个人在为美国著名的球鞋定制商Relevant Customs工作,替对方开辟中国市场。张扬来到美国的原因很简单,美国的大多数留学生都是同一个套路,他国内本科的成绩不好,学校也不好,最终只有新泽西的一家学校愿意录取他。而振宇的GRE成绩很低,他也只能去那所新泽西的学校,因为这是一所公立大学。张扬和振宇,两个在国内互不相识的人就这样在美国成了同学。


国内学习不好的毛病自然也带到了美国,几年的留学生涯下来两个人又面对了同样的毕业压力,毕业之后怎么办?这是摆在两个人面前最直接的问题。没有学历、没有手艺,唯一有点了解的就只有Sneaker,偏偏美国又是一个遍地Sneaker的地方。那天张扬和振宇坐下来,好好做了一次“成年人”之间的谈话,毅然决定开始了球鞋搬运工之路。振宇并不是第一次接触Sneaker Resell,上学时他已经零敲碎打的做了一阵子代购。2014年的时候大红色的Air Jordan 4“Toro Bravo”在国内火到不行,但美国那边的市场反应就普通多了,大一点的鞋店里都可以轻松入手。振宇给自己买了一双发到朋友圈,没想到微信一下子就炸锅了,很多人想找他买,甚至主动提出加价,就这样振宇得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但Air Jordan 4“Toro Bravo”只能算作是一次试水,真正让他们觉得做Sneaker Resell能活命的是Air Jordan 1 “Chicago”,那也是我印象很深的一双鞋。2015年Air Jordan 1 “Chicago”复刻的消息曝光的很早,国内一大批玩家和Resell饥渴的等待着,就像是等待一次久违的高潮。5月30日是原定的发售日期,此时它的预定价格已经接近3000RMB。北京时间早晨07:37,美国Nike.COM官方账号在Twitter上致歉,表示取消当天的线上发售,紧接着的09:03中国官网宣布取消发售。期待中的高潮放了鸽子,网民从失望到愤怒,再到骚动。网络暴乱的同时,某宝的价格蠢蠢欲动,少数来自实体店的Air Jordan 1 “Chicago”迅速涌入Resell市场,国内官网取消发售后的一个小时,这款鞋市场价提高到了4500RMB,零点时已经突破了6000RMB,5月31日的最高成交价为10000RMB。张扬和振宇是这场“发售事故”的受益者,他们虽然不能预判官网停发,但预判了这款鞋的价格走势,毕竟当时Air Jordan 1已经很久没有复刻受欢迎的OG配色了。在美国的几家鞋店里,张扬和振宇走后门加价,一口气拿了300-400双Air Jordan 1 “Chicago”。“那真是挣了很多钱”,说这句话时张扬笑了,真的很多钱。


并非每双鞋都是Air Jordan 1 “Chicago”,Air Jordan 1 “UNC”就是一次惨败。“UNC”一直是非常受欢迎的配色,并且历来发售数量极少,张扬和振宇当时一口气接了300+预订单,囤货超过450双,但市场价一度跌到原价以下。预定的鞋子发走后,剩下的Air Jordan 1 “UNC”堆了满屋无法出手,两个人一直撑到2017年初,以每双鞋亏300-400RMB的价格终于甩干净了。“必须割肉了,否则资金无法回转”,“中间有个人批发了100双女鞋,给了23000RMB的定金,后来价格实在跌的太狠,人跑了鞋也不要了”。但这样的故事不是个例,Air Jordan 4 “Teal”配色现在还有50双,打折也没人要,Resell这行有得有失。毕业的时候两个人从家里要了20-30万人民币,正式把Resell作为全职工作去对待,几年下来在美国的所有开销都要靠自己,最终攒下的峰值资金也不过200多万。Reseller除了自己对行情的预判失误,更害怕的就是被套路。两人曾经“口”了一双很限量的鞋子,打过去一万多美金,结果上家跑了,资金链瞬间就断了。振宇告诉我他那时候每天都度日如年,国内的下家要鞋子没有,老外每次联系都绕圈圈,大年初一的时候等发货不能回家,一个人在东海岸吃着泡面。最后振宇也没办法了和老外亮了底牌,“今天是中国人的新年了,如果鞋到不了你就告诉我”,第二天振宇坐了最早的航班回老家,那双鞋也不了了之,那个老外也音信全无。



从一个地址 到一家实体店



中国和美国的Resell市场有很大的不同,张扬和振宇之前做的是国内市场。比如Air Jordan 10 “OVO”,国内买家的热情很一般但老外喜欢的要死,他们就把国内的鞋子倒到美国卖,后来那边的Reseller都这么干就不行了,Reseller很看重速度,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就什么都分不到。仅就Air Jordan系列来说,国内外的偏好也有不同,国内的玩家更偏向Air Jordan 1/4/6/11/12/13,国外的玩家则来者不拒。国内的玩家对鞋的品相也更讲究,鞋盒要整齐,配件要全,而很多美国佬买完鞋直接就把盒子扔掉,张扬和振宇必须保证每双鞋都非常新。


Air Jordan的生意多多少少有些降温,这是所有人的共识,现在Reseller眼中最火的无疑是Yeezy。adidas Yeezy Boost 350的第一个全黑配色,女鞋的价格曾经破万,像是一打黑色的钞票。张扬和振宇在一个鞋展上曾经碰到过,当时已经快到了散场的时间,有人抱着一个鞋盒只露出以“5”开头的鞋码,算是个“暗盘”。卖家当场开价1000美金,并且还有别人一起竞价,他们没有砍价的余地只能马上付钱拿鞋,这像是一场赌博,甚至连鞋子的新旧也不知道,“胡了”。


因为Yeezy的平均售价远高于Air Jordan,现在进入Resell行业的资金要求也越来预高了,两个人每次去鞋展至少要带40000美金,为了防止安监盘问还要分开走,有一次买Air Jordan 4 “Eminem”两个人带着70000美金开车穿越墨西哥边境,Reseller有时候承担的风险不仅是货物和金钱,还有自己的生命。好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可以依靠在纽约和新泽西的关系网拿到鞋,老外先去收鞋,张扬和振宇再从他们手里二次购买,有些行情好的Yeezy他们一次会吃进300-400双,再根据市场行情陆续出手。但等待市场的最高点是不可能的,因为资金是有限的,很多鞋子都会迫不得已的卖掉。


2017年5月的时候我们又去了一趟纽约,专程到新泽西去见张扬和振宇,经历了足够多起起落落的他们正在着手开一家自己的鞋店,一家实体店,一家真正的鞋店。开店或许是每一个Sneakerheads都梦想过的事,对于Reseller更是如此,他们终于可以直接选择顾客。在美国,实体店铺的情况很健康,而电商并不顺利,这与国内正相反。他们正打算着将原来擅长的批发与实体店的零售结合起来,皆可以多一个收入的来源,也要释放自己的“野性”,要把鞋卖给美国人,赚美国人的钱。实际上老外也想做这个生意,但他们不懂中文,没有中国的销货渠道,更不懂某宝,只能把鞋卖给中国的Reseller。


但开实体店也不是没有风险,首先就是租金的压力,另一方面中国的市场也不稳定,他们坦言这是一个风险与收益未知的新世界。张扬和振宇的鞋店选在了新泽西最大的最大的Mall里,这个位置人流量很大,并且距离纽约更近。实体店每天都会接触到更多的老外,接触到更多原来接触不到的顾客,也有更多人把资源带给他们。对于张扬和振宇,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为此他们筹备了半年,而存在于脑海中的时间更久,只是等待机会和实力的成熟。或许你脚上的那双鞋就来自张扬和振宇在美国的球鞋生意,现在他们要从一个虚拟的发货地址变成一家真正的鞋店,当你现在看到这本杂志的时候,这家名叫Kickclusive的鞋店已经开门待客了,让我们祝这两位在新州的中国Reseller好运。





TIPS

1:张扬和振宇

在新泽西开店球鞋店铺的中国店主,两人年龄相仿,都是80、90后的传统Sneakerheads。最初只是从事球鞋代购的留学生,由Resell生意起家发展成一家鞋店,现在的目标是在美国赚美国人的钱。



2:Relevant Customs

Relevant Customs是张扬和振宇早期工作过的美国高端球鞋定制商,以稀有的皮革和技艺高超的手工文明,公司自成立以来相继与许多明星合作过推出他们的专属订制,其中不乏像JAY-Z、吹牛老爹这样的超级巨星。



3:KickClusive

张扬和振宇与当地老板Young Carlos合开的店铺

地址:1215 garden state plaza blvd ,

           paramus nj 07652

Tel:2108455167

INS:Kickclusive




一只椰子的生意经


在美国权威球鞋媒体HIGHSNOBIET联合STOCKX发布的榜单上,2017年第一季度市场销售额总和最高的两款鞋都来自adidas Yeezy系列,并且远远甩开第三名不止一个台阶。其中adidas Yeezy Boost 350 V2 “Zebra”创造了惊人的将近160万美元天价,而第二名的adidas Yeezy Boost 350 V2 “Black/Red”也有将近80万美元成交额。而在另一份2017年第一季度最值钱的前10款鞋的榜单中,这两款adidas Yeezy同样也有入围,虽然不是单价最高的,但其鞋款都属于现象级的竞争对手,很难在下一季继续保持。怪不得张扬和振宇也将adidas Yeezy视作未来的“摇钱树”。



品牌的反击


虽然Resell想尽办法在球鞋市场中操作价格,但品牌方面也拿出了自己的对策。adidas Confirmed增加了超限量鞋款的购买渠道,并且更加平等,而Nike Snkrs也开始在国内测试,很多玩家都从中获益,此外Nike还加大了Air Jordan等限量鞋款的发售数量,也是导致市场价格下滑的很大原因。未来Resell将会如何与品牌博弈我们不得而知,不过相信在实体店买鞋的感觉绝不会低于拆快递的瞬间。


adidas Confirmed

Nike Snkrs

你买到过吗?




二手老炮 鞋店新人


独家专访振宇

把自己的兴趣爱好作为一个谋生的手段,我也能活得很好



开实体店后的生活会和之前有什么不同?


开了实体之后就不会像以前一样散漫了,商场规定都是10点开门晚上10点关门,不准时的话还会被罚款,所以早上就得早起了,以前平时的话都需要跑到别的店或者自己跑出去找关系 现在有了店之后,会有不少人来到店里找我们,这个会是跟之前一个很大的不同,就像以前是我找鞋现在是鞋找我。


在美国开一家鞋店需要哪些准备?


最重要的一点当然是钱啦,我在没有开店之前其实已经做好需要花掉不少钱的准备,但是当你真正落实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的预算根本不够,就拿最简单的最一个门面的招牌,国内3000人民币肯定帮你办得妥妥的了,但是在美国你需要花掉4000美金,还得等上2周,价格高效率还低;接下来就是需要你的知名度,你必须要打出自己的招牌,让当地的甚至让外州店人都慕名而来,这样的店就成功一半了;然后当然是进货的渠道,自己人脉的关系也要够硬才能在这个弱肉强食的行业里站稳,我见过不少鞋店做大的也见过不少关门的,我们还是中国人要立足就更加要比别人努力。


国人在美国开鞋店会遇到哪些辛酸?


艰辛自然会有很多,首先就是交流上的不便,即使我在这边5年了,别人说的基本可以听懂个70%,但是真正要自己说的很流利的话还是困难,在装修的时候你需要去采购很多建筑方面的材料,你会发现自己在这方面的词汇基本为零,像一个完全不懂英文的人到了美国一样,一个个要去查单词。第二就是种族上的歧视,我碰到的一个真实的例子,因为是我跟一个老外一起合开的(毕竟在人家地盘上做生意找个老外比较稳当),那天老外让我去办一下店铺的营业执照,他告诉我去相当于美国的一个工商局领一下表格填写申请交钱当场就拿执照,10分钟搞定的,我去了之后只领到了表格工作人员告诉我今天系统坏了2天后再来,后来老外来了说不可能啊,结果他去了,10分钟搞定,他告诉我你是亚洲人就是看你好欺负。美国说是一个包容全世界民族的国家,但是对外来户的歧视真的从来没有停止过。


你们是如何挑选合作伙伴的?


首先是肯吃苦,不怕开15个小时的车不怕一天三顿时刻无常;第二为人处事要厚道我有认识的其他鞋店的老外,最后因为偷盗自己鞋店的鞋子和钱财最后和合伙人散伙的例子;第三有自己对球鞋市场的判断力,这个鞋子是涨是跌,要有自己的看法拿得准。


因为文化环境不同,你们和卡洛斯对球鞋生意和球鞋文化的理解有没用不同?


上面有提到过美国的Reseller会经常热衷转卖一些二手的鞋子,而我坚持要求在新店里我们只做新鞋的售卖,二手鞋我们只接受寄卖,其他方面我们基本都是达到了很好的默契和共识。在球鞋文化方面,可能我们这代人都没有真正看过乔丹打球,说是真的有多少乔丹的情怀在里面也是扯淡,你对这个鞋子喜欢就去买或者小时候特别钟情于一款球鞋苦于没有这个经济实力,现在鞋子复刻了或者你找到了元年的那款你的最爱,经济实力也达到了那自然就去买下作为自己的收藏,很多时候与其说是买一双球鞋倒不如说是珍藏一段回忆,用鞋子来纪念。


努力工作几年后

张扬和振宇买下一辆玛莎拉蒂犒赏自己

Resell有光鲜的一面

但背后也付出了等值的努力





张扬和振宇的墨西哥裔合作伙伴

Young Carlos是新泽西的一位传奇人物

他最初在一家小理发店里一角开始卖鞋

攒下3000美金用来作为鞋店的启动资金

几年后创立了新泽西第一家Kickclusive


少年老成 新州传奇


独家采访KickClusive老板Young Carlos

我开店的初衷是可以获得免费的鞋子



你收藏的第一双球鞋是什么?


一开始我就买了很多鞋啊(笑)我的第一双球鞋是Air Jordan 12 “Taxi”。那是2001年,我自己存了一些钱,我央求了我的母亲,在发售的几周后,我有幸买到了这双鞋。Air Jordan 7 “Miro”是我拥有最多的鞋款,这双鞋我有九双。可能是因为太喜欢了,每次我看到有人卖这双鞋,只要是我自己的尺码,我都会买回来。



Air Jordan 7 “Miro”



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想要开一家鞋店?


对于我来说,有一家自己的鞋店,就可以得到免费的鞋子,也可以帮助朋友们找到合适的鞋子。我也从此开始了我的球鞋收藏之路,现在,我在这个圈子里也逐渐变得有名。能够开一间鞋店,绝对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


你是如何让你的店铺与众不同,从而吸引更多的客人?


我们卖给客人的,不仅仅是一双鞋这么简单,我们希望客人能够从这间店得到的是一种生活方式和球鞋文化的体验。因为在我小时候,我经历过攒钱,央求家人才能得到鞋子的日子。所以我更加理解我的客户,我总是用最合适的价格让他们得到心仪的鞋款。客人总能在我这里看到不同于其他鞋店的气氛,我们致力于与客人建立起一份特别的关系。


亚洲,中国的客人和当地的球鞋玩家,在购买时有什么不同之处呢?


他们买的尺码小。另外,他们格外喜欢Air Jordan 1。收藏球鞋,总得有几双Air Jordan 1。这件事在全球范围内都是一样的,因为这双鞋,是一双标杆性的球鞋。


你如何看待中国元素的鞋子?


有些中国人喜欢的鞋美国人并不感冒,比如Air Jordan 6 Low “Infrared”、Air Jordan 6 “Maroon” 、Air Jordan 1 “Yin Yang”,反过来也是一样。中国元素的球鞋在这里都特别受欢迎,甚至需要一定的关系才能得到这些鞋子。Air Jordan 13 “Chris Paul P.E.”,白兰配色的只在中国发售了,这双鞋绝对是夏日必备,我们这里只有黑篮色的版本。


Air Jordan 13 “Chris Paul ”



Young Carlos和上期我们采访Soley Ghost时那种超级收藏家霸气的感觉完全不同,他会说一些美式的笑话,用一些美式的老梗。我想可能Carlos就能代表美国最传统的那种Sneakerheads,他喜欢Air Jordan到不行,认为中国元素神秘到不行,对一切东方独有的东西都有兴趣。采访时他告诉我们最喜欢的中国版球鞋是Air Jordan 13 “Chris Paul P.E.”,仅仅因为它没有在美国发售,而国内却不会认为这是一款China Edition,或许这就是文化差异的冰山一角吧。


点击图片,回看SIZE独家视频专访Soley Ghost


同事问我为什么跪着做字幕

我说就连北美喊麦王都要叫他一声哥!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Size尺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