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王朝,总要开两遍国。


周武王干掉了纣王,分诸侯定天下。此后,亲贵管叔蔡叔闹事谋反,周公平叛,营造了成周雒邑,即后来的东都洛阳。所以才有著名的“周公恐惧流言日”之说。

刘邦在公元前202年干掉项羽后,称汉皇帝,又当了七年天子。这七年里,他忙忙碌碌,一直在杀功臣异姓王:擒臧荼、杀韩信、斩彭越为肉酱,诛英布于九江。卢绾北奔,韩王信和陈被杀。此后汉景帝时,又平了吴楚七国之乱。汉武帝又行推恩令,终于诸侯王都没了。汉朝遂进入全盛期。

朱元璋开国之后,还来得及当三十一年天子,所以动起手来也厉害。徐达传说中的蒸鹅赐死,刘伯温生病后遭遇胡惟庸请的医生而死。廖永忠逾制而死。朱文正违法囚禁而死。傅友德请赏田而死。蓝玉案与胡惟庸案更是连累得血流成河。功臣良将,一时俱尽。

顺治入关坐天下,是1644年。历史也一般把这一年明亡清兴,当成改朝换代。二十五年后,康熙擒鳌拜,又四年后,平三藩。从此满清无异姓王,权归天子。


开国总要开两遍。

灭掉其他势力一统天下,是一遍;平功臣与封疆诸侯统一事权,是第二遍。

为什么呢?


曼库尔-奥尔先生有本名书,《国家兴衰探源》。他的理论是:

允许自由地建立各种组织而又长期没有动乱或入侵的国家,其经济增长受到分利集团的阻碍和危害也就更严重——说直白点,事权统一,经济增长快;利益集团多,经济增长便慢。


《巴黎圣母院》里,法王路易十一曾经怒吼过:法国有多少绞刑架,就有多少国王,不能这么下去了。“总有一天,人们眼睛看得到的地方,就只有一个绞刑架,一个国王!”他老人家也确实在任内大体完成了法兰西的统一。路易十三朝著名的红衣主教黎塞留则巩固了法国的权柄,如此路易十四才能获得如汉武帝或乾隆般“太阳王”的地位。



众所周知:武则天从帮助唐高宗理政,到登基,到退位,公元660-705年长达45年。她老人家主要被后世诟病的,乃是不择手段,干掉关陇贵族和李唐宗室,鼓励告密,大用酷吏,“请君入瓮”。

在她而言,也许想的是排除异己,统一事权,但客观上:她确实敢用人,且推崇文化人。用人不看门第,文化普及狂热。沈佺期、宋之问、陈子昂都是她看中的才子,都不算豪族。而狄仁杰、張柬之、桓彦范、敬晖、姚崇,都是她提上来用的人,姚崇简直是她留给李隆基的遗产。

且:武则天清理上层,没误了经济。她老人家劝农薄赋,对农民也算宽容。唐武德元年天下180万户,李世民玄武门之变前两年219万户,李世民驾崩那年360万户,高宗永徽三年380万户。武则天退位那年,615万户。在中古,人口增长是老百姓生活水准的基本体现。

一般有说武则天前后用过73个宰相,不是好事。但反过来,武则天手下没有过权臣,这也是真的。


可以说:则天大帝垂帘与在位期间,倒霉的是唐朝宗室、关陇豪族。

得意的是寒门学子、普通百姓。

当然还有她宠幸的美男子,比如薛敖曹、张易之、张昌宗们……

如果武则天没搞定关陇贵族、扶起狄仁杰他们的话,很可能,到李隆基手里时,天下已经是唐文宗必须面对的局面了。牛李之争也许提早上演。那样,唐朝能不能坚持到10世纪,还真是个问题。


开国总要开两遍。

灭掉其他势力一统天下,是一遍;平灭功臣与封疆诸侯,是第二遍。


当然,政治从来就是这么黑暗,许多时候,统一事权就是得流血。

也因此,赵匡胤那样的“杯酒释兵权”,谈笑间解决权贵兵权问题,为后世传奇。

武则天、刘邦与朱元璋这样杀功臣,虽然残忍,好歹没太殃及百姓,其实还凑合,说不定还能开个太平天下呢。

最怕的就是:明明只想清除一两个异己,却祸及百姓,大动干戈,那就糟糕之极了。比如汉末,比如西晋。百姓何辜,要受无妄之灾!




当然啦,以上都是古代王朝故事了,那可是君权至上、暗无天日的古代啊!惩前毖后,回看历史上的血雨腥风,我们才能再一次深刻感到:

生活在我们这个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时代,那是何等幸福呀!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