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又摊上大事了。6月26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接到招商银行上海川北支行的财产保全申请,即日起冻结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贾跃亭、甘薇名下银行存款共计人民币12.36亿元。

 

这恐怕会引发多诺米骨牌,其他债主为了避免自己的损失,同样会蜂拥到法院申请财产保全,从而导致乐视的现金流入不敷出。其实,大部分企业倒闭并不是由于资不抵债,而是因为现金流枯竭。如今的乐视,就怕出现同样的问题。

 

招行采取断然措施,恐怕也与6月13日乐视控股的一次变动有关系:当天,这家整个“乐视系”的顶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贾跃亭变更为吴孟,总经理也由贾跃芳(贾跃亭的姐姐)变更为吴孟。

 

除非奇迹发生,贾跃亭梦想的七大生态圈、生态化反的梦想已经破灭,他希望追赶上AT并成为中国互联网一极的希望也灰飞烟灭。如今,他如果还能够保住乐视网(SZ300104)第一大股东的地位,并将其他资产顺利脱手,就已经是很好的结局了。

 

这位野心勃勃的企业家,犯下过去很多企业家同样的错误:他过高地估计了自己企业的管理能力,过快地进入多个不相关领域,过早地消耗了宝贵的资源,过大地引入了财务杠杆……

 

在经营企业的过程中,贾跃亭表现得根本不像是企业家,而更像是挑战风车的唐吉坷德。他缺乏将一块业务做好做到极致的耐心,却总是在寻找更新鲜的、似乎更大的奶酪。

 

贾跃亭是抓机会的好手。当年,不满足于在山西折腾的他来到了北京,抓住了联通做多媒体业务的机会;此后,他又在低位收购了一大批视频节目;接着他又成功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上市的视频网站。就在业界认为乐视也就是一家二流视频网站的时候,他又成功说服了郭台铭,推出了乐视超级电视。此后的乐视就像开了挂似的,不断地在体育、娱乐、手机、云计算、汽车、电商等领域攻城略地。

 

很多人不理解贾跃亭为什么要同时进入如此多的领域,其实原因很简单:贾跃亭希望抓住每一个新的机会,他的注意力从来就没有集中过。他的心里也许还有一份焦虑:如果按照先在某领域单点突破然后徐徐向周边扩张的战略,乐视不可能在短期内超越AT。最近十年的杀伐征战也证明了:单点突破的小巨人们,没有一家能够突破AT布下的天罗地网。即使他们以很高的速度成长,仍然赶不上疯狂并购的AT的增长速度。

 

贾跃亭很早就看到了,只有在AT不擅长的智能硬件领域才有突破的机会,之前的小米虽然在IM领域不敌腾讯,却也是在手机这样的智能硬件上杀出了重围。因此,他一意孤行在智能电视上投下重注,事实证明他是对的:乐视依靠独特的“硬件+软件+内容+服务”模式,在电视领域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

 

在智能电视上尝到了冒险的甜头之后,贾跃亭随后又进入了更多的智能硬件领域,最终杀入连苹果都不敢涉足的智能汽车。他的战略是超前的:如果能够通过“内容+服务”,把所有的智能硬件串联起来,实现所谓的“生态化反”,乐视就能够用一种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颠覆AT的统治。

 

不过,残酷的现实表明,贾跃亭是个梦想家而不是企业家,他的战略方向从长期来看也许是对的,但是目前并不具备实施的条件:无论是电视、手机还是汽车,如果不能够投入足够多的资源,就无法形成规模优势;如果没有规模优势,生态化反也就无从实现。

 

乐视并没有足够的资源,支持自己同时在多条跑道上蒙眼狂奔。之前,通过乐视网的上市,乐视打通了一条强劲的输油管道。同样也是因为上市的原罪,乐视失去了更大财团支持的可能。于是我们看到,为了支持更多的蒙眼狂奔,贾跃亭不停地拿出个人的股份乃至资产作为抵押,以换回宝贵的资金。这也使得乐视有个致命的漏洞:既缺乏自我造血能力,也得不到大财团的支持。

 

这个时候,过于自信的贾跃亭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将太多的资源投入他最关注的智能汽车项目,从而吸走了太多的资源,使得其它业务难以为继,最终导致多诺米骨牌的全面倒塌。

 

看来做企业确实是长跑,既要看准方向,还要合理分配体力,蒙眼狂奔,往往最后只能倒在半路上。


如果希望与老冀有更多交流,请长按并添加以下二维码: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老冀说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