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墨香中华”可以关注我哦


       





毛泽东非常喜爱中国篆刻艺术,今天让我们来看看毛主席的印章吧!他一生使用过不少印章,大多系名家所刻,流派纷呈,风貌各异,殊为珍贵。有些还蕴藏着他与艺术家们交往的种种轶事。





1、著名书法家金石家邓散木


邓散木治印“毛泽东”      


著名书法家金石家邓散木,以寿山田黄石为毛泽东刻的这枚龙纽大印堪称“文物极品”。


这件作品是在1963年8月赠给毛主席的。大印呈立方体,明黄色,顶部镂空琢双龙,因此又称“龙纽大印”,印的一侧刻有“1963年8月,敬献毛主席,散木瑑时六十有六”。


         

笔画较少的“毛”字的最后一笔反向倒旋,以寓“反手掌乾坤”之意,从布局上填补了“泽”字右上端空白。这是毛泽东所有印章中创意最为大胆的一个。


这件龙纽大印原存于中南海,1990年经中共中央办公厅批准,此印和中南海数千件毛泽东遗物回归故里,由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珍藏。


2、“三百年来第一人”陈巨来


陈巨来治印“湘潭毛泽东”        


1956年,上海市人民政府请陈巨来刻“湘潭毛泽东”一印。


陈13岁就开始刻印,平生治印逾三万方,其篆刻被誉为“三百年来第一人”。


对“湘潭毛泽东”一印,陈巨来慎审精思,三易其稿,一反他擅长的元朱文,最终决定以白文布局,处理得雄壮浑厚,大气磅礴。      

不久,陈巨来收到中共中央办公厅的致谢信,大意是:陈巨来同志,主席收到你为他刻的印章十分高兴,特附上三百元以作润笔···


3、写雨景的大师傅抱石


傅抱石治印“毛泽东印      


1959年傅抱石听说毛泽东要为他和关山月共同创作的“江山如此多娇”巨幅画题字,事先精心准备了一枚印章,便于毛泽东落款时盖用。       


毛泽东看了印拓,十分欣赏,赞叹道:“不愧是当今艺术大师力作。”但毛泽东的书法作品一向不盖印,这次也不打算破例。他说:“这印章请傅先生代为保存,待我退休后再取来使用。”      


 这枚印章一直由傅抱石精心珍藏。直到四十年后,国庆50周年,傅抱石儿子傅二石才将该印印拓公诸于世。


4、上海金石名家吴朴

吴朴治印“毛氏藏书”   


 这是一方毛泽东用得最多的印章,是刻的朱文“毛氏藏书”印。毛泽东藏书不讲版本,但盖印是必不可少的。       


此印是毛泽东在1963年委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叔通请上海金石名家吴朴所刻。毛泽东对这方印章非常满意,在许多藏书上都钤有这一藏书章。


5、“三百石印富翁”齐白石


齐白石治印“毛泽东”

齐白石治印“润之”        


自称“三百石印富翁”的大师齐白石,也曾为毛泽东篆刻两方印章。         


1949年,毛泽东写信邀请齐白石参加新政协会议。齐白石欣喜之下,用一对名贵的雕有狮子滚绣球钮的寿山石,精心镌刻了朱文“润之”和白文“毛泽东”印各一方。         


6、著名篆刻家钱君匋

钱君匋治印“毛泽东印”钱君匋治印“毛氏藏书”  

      

在上海解放不久,当代著名篆刻家钱君匋怀着崇敬之情给毛泽东篆刻了 一方“毛泽东印”。并通过当时的文化部长沈雁冰(茅盾)转赠给毛泽东。       


后来,毛泽东又通过上海博物馆找到钱君匋,请其刻了一方“毛氏藏书”朱文印。


7、“篆刻王”谢梅奴

谢梅奴治印“毛泽东印”

谢梅奴治印“润之”         


谢梅奴有“篆刻王”之称,他刻治的这两方印章分别是白文“毛泽东印”和朱文“润之”印,毛主席特别喜欢这两方由家乡的篆刻大家创作的印章,使用频率很高,现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        


8、北京金石名家刘博琴

刘博琴治印“毛氏藏书”        


 刘博琴有“博琴铁笔”之誉,1937年七七事变后,有人曾到北平取灯胡同找到他,说是要刻一枚“润之”印章送给远方的朋友,他于是精心刻了这枚印章。北平解放后,他才知道“润之”就是毛泽东。       

  

9、奇女子谈月色

女金石书画家谈月色治印“毛泽东印”


毛主席还有两方印出自广东顺德女子之手。


这位奇女子,就是曾出家为尼后还俗,以画梅、篆刻、书法驰名于世的现代女金石书画家谈月色。        


建国初期,柳亚子曾向毛主席热情推荐谈月色的篆刻,后来国家民政部曾通知谈师为毛主席治印。


谈月色大师以瘦金书、园朱文入印,刻“毛泽东印”、“润之”二印,并刻边款“奉润之主席,睿见存念”。


10、十万印楼主曹立庵

柳亚子请十万印楼主刻“毛泽东印”


柳亚子请十万印楼主刻“润之印”         


1945年8月8日,毛泽东赴重庆参加历史上著名的“重庆谈判”。        

期间,柳亚子在送给毛泽东《赠毛润之老友》一首七律诗后,又向毛泽东索诗,毛泽东写了《沁园春·雪》一词赠送柳亚子。


柳亚子发现上面没有落款和印章,便请毛泽东重写。毛泽东写好后,说没带印章。


柳亚子就特请在重庆的著名篆刻家十万印楼主曹立庵,刻了一方白文印“毛泽东印” 和一方朱文印 “润之”。


      

柳亚子先将两方新印钤在毛泽东抄送他的《沁园春·雪》后,再将二印奉致毛泽东。现这一组篆刻已视为革命文物收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


下面是毛泽东的两枚早期印章

毛泽东1936年使用的印章       


毛泽东手书该词后,曾于落款处钤有一方白文“毛泽东印”。


这枚印章,是目前发现最早的毛泽东印章,使用于土地革命战争时期(1927-1937),这可以从很多毛泽东早期签署的公函、命令等文件和资料中看到。


以上两枚毛泽东的早期印章作者现在已不得而知。


延伸阅读:

1.今天,就是想大大方方地夸一下我的国家我的党

2.轰动全球华人圈的一首诗,国人看后沸腾,西方看后沉默!

3.外国人制作的河南宣传片,看完基本上就记住中国有个河南了······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