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中国网讯】7月6日起,这则“统一企业逼迫员工离职、关停工厂”消息在快消圈传开,内容包括统一关停了徐州、石家庄两家工厂,以及与少部分遭遇“变相离职”的员工陷入劳动仲裁和法律诉讼中。




记者联系到了来自广州、海口、南宁等地的5名统一员工,这几名员工均称,2016年至今的不同时间段,收到了各自所在上级部门的口头通知(有的没有任何通知),内容多为降职、降薪、调岗。


上海总部相关负责人在邮件中回复记者,员工岗位的调动属于公司经营的正常现象。对于处于诉讼状态的员工,统一确认确有其事,只是目前诉讼结果未出,不便透露更多信息。


快消行业人员流动频繁属正常现象,不过一年来频繁被员工申请劳动仲裁,在外界看来,或与统一此前的人事变动和管理变革有关系。


2016年6月,统一企业发布重大人事变动公告:董事长罗智先宣布免兼总经理职务,由统一企业中国总经理侯荣隆接任,侯荣隆走后的总经理职位由刘新华继任。也就是说,侯荣隆回到台湾统一的母公司任职,大陆总经理换成了刘新华,后者也为统一带来了新的管理变革,包括“零基预算、通路改革、食饮整并”,这被解读为刘新华上任的三把火。


不可逆转地,这三把火“烧”到了各地的员工。由于饮料与方便面的团队进行合并,销售团队从四级体系扁平化为三级,导致了各地、各部门均发生了减员现象,其中部分员工则直接被降职。比如海南统一工厂的一名员工介绍,因为该厂要将管理层和员工的比例从1:5降低到1:8,包括自己在内的多名管理层都被降职、降薪。


如果看看统一近期业绩,则不难理解统一为何急于进行变革。


统一的小茗同学一度成为营销经典案例,不过虽然有小茗同学这样受欢迎的品类,仍然难掩果汁饮料整体大幅下滑的尴尬。传统饮料行业低迷是事实,行业竞争激烈,新品迭出,统一后续的诸多新品并没有能够如小茗同学那般表现突出。


据统一2016年年报数据,通过转型中高端产品线,统一企业方便面业务收益同比增长8.6%,为82.21亿元。但是饮品业务营业收入从上年的140.5亿元下滑至121.8亿元,跌幅13%左右,其中果汁业务降幅接近42%;同时,统一企业饮品业务的除税前净利润也从2015年的11.05亿元下滑到2016年8.9亿元,下滑约20%。


统一让饮料业务与方面面团队合并,扁平化等变革看起来其实都是降低运营成本的举措。


目前来看,统一似乎还未扭转饮品下滑的状况,从今年一季度统一公布的各子公司的盈亏状况来看,徐州、石家庄、陕西、哈尔滨四个子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另有14家子公司虽有收益,但对比2016年同期,则几乎全面滑坡。


在这四家处于亏损的子公司中,根据部分员工提供的放假通知,其中徐州和石家庄的工厂分别在今年1月和4月放假,而且到目前也还在停产当中。放假通知中也提出了“放假后仍不复产则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的可能。


其中,石家庄工厂主要生产海之言以及茶饮料饮品。


统一海口工厂一名员工告诉记者,目前该工厂处于亏损生产,主要生产海之言系列产品。而一位广州统一企业人士则透露,新品如饮“梨来雾散”很久才排期生产一次,保质期两年,他并不看好统一去年冬天新推的这款产品。


统一总部一位负责人认为,整个快消品确实存在下滑趋势,统一希望逆势上涨,但方便面和饮料各有淡旺季,工厂在淡季会进行设备保养,也会在排产间隙给员工放假。“统一的生产基地也在不断扩充,今年有一个生产基地即将投产,明年也会有一个新厂投产,届时会达到36个。”


不过,现在进入销售旺季,工厂仍然在停产,意味着其产品销售并不那么理想。如果不能改变饮品销售下滑的状况,统一的调整和变革恐怕仍将继续。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MBA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