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婧雯  编辑:不二


智能机器人AlphaGO打败了世界围棋冠军,实际上,投资领域也早已出现这样的智能机器人,那就是量化投资。刘晓俊,曾任职国际顶尖投行,2012年推出中国首只全自动量化专户产品。听听他来揭秘投资的AlphaGo如何运作!


刘晓俊 盛世资产总经理


  • 多年从事金融科技投资交易工作

  • 曾任职麦格里投资银行衍生品科技交易部

  • 高盛亚洲销售及交易科技部

  • 2010回国致力推动中国量化投资行业的发展

  • 2012年发行并管理中国第一只全自动量化投资基金专户产品

 

观点


  • 量化投资 跑赢指数是目标

  • 量化投资 走势稳定 战胜突发事件

  • 看好国内股票市场与商品市场

  • 最近加重了对于中小盘股的持仓


采访摘要


第一财经 张婧雯:其实我平时也会专访很多单做股票的,包括也有对冲策略的,不同的基金的投资人。他们有的人可能就单单的用一个股票的策略,有的人可能也会用对冲的手段。最后算下来其实也不会说相差很大,因为你对冲的话,相反收益可能就少了。虽然后面的回撤会也少。如果你不对冲的话你的回撤会多,收益也多。所以你觉得如果做对冲跟做一个单边的这样的交易,最大的差别是在哪里呢?


盛世资产 刘晓俊:量化对冲的话,就是只要能打赢指数就可以了。如果你是主观选股票的话,他选的数目一般性就不会太多。比如说我就选了个茅台,可能占我50%的仓位,剩下再选个八到九支股票,那么这就是一个主观选股了。他主要是认为茅台能挣钱,长期持有能挣钱,他才选的。这是主观选股的一个范畴的方式。


然后第二种方式我说的是量化选股,首先比如说沪深300指数,假设里面分成了100个行业,每一个行业的股票,我都会先选一支。就是说我一定是在行业上争取要跟沪深300是基本配平的。比如说沪深300里面,假设是有一个券商行业的,我就不可能说我券商股完全不选,虽然说券商股可能我觉得并没有可能性,最近可能表现并不好或者说并不怎么样。但是我不知道,可能某一天整个券商板块开始暴涨,但是因为我在选股中,缺失了券商这个板块,导致我到时候可能会跑不赢大盘。这个就是量化对冲会考虑到的情况,它就会从所有的行业,所有的板块都选里面最好的股票,捏在一起去跟指数对比。


但是你看如果我个人选的话我不会的。主观选股他压根就不会选券商,因为他觉得券商不会涨。这就是两个很大的区别。因为主观选股它最终还是为了这支股票他觉得好,能挣钱,但是量化选股,因为我对标的不是零,我对标的是股指期货。所以就是说,我基本上在行业上还是要跟股指期货基本上是配平的,然后只是说我每一个板块选出股票,都要比沪深300那个标的的股票要好,所以最终我达到了长期战胜指数的那个做法。


第一财经 张婧雯:怎么去判断这个公司他们就是做的好的,应该从哪几个方面去判断?


盛世资产 刘晓俊:首先我觉得最容易判断的一个方面就是,它在一个时间段里都比较平稳。因为在这么多年的历史里面,出现了很多的、不同的、历史性的黑天鹅事件,或者一些政策事件。第一个事件比如2014年11月份的那个量化黑天鹅事件,就大盘股集体暴涨,然后中小盘不涨,然后股指期货一直涨,但是我的股票不涨,那不是造成很多亏损嘛。


第二个事件就是在股灾期间,比如说千股跌停千股停牌,IF、IC受限,包括后来9月份的那个限仓,然后股指期货的升贴水,一直到2016年1月份时候的这个熔断,然后再到整个2016年就是一个贴水的状态的,然后再切换就到2017年,2017年其实今年的话又是大盘一直在涨,然后小盘一直在跌的。就是说这么多时间段,其实你如果看下来,它整个的业绩都算比较平稳,而且还能够在2017年继续再挣钱的话,我觉得就是一个比较好的量化的公司。


第一财经 张婧雯:作为投资人来说,他为什么能够做的好呢?他为什么能够在这么长时间,穿越了不同的市场,还能够做的好?


盛世资产 刘晓俊:有几点,第一点就是说明他本身的研究实力是比较强的。因为市场一直在变化,包括我刚才讲的很多风格的切换。首先应对不同的风格切换,其实你是要用上不同的策略的。也就是说你起码要有这些策略,就像打仗的话你不能说打海战我没有船,然后打陆地我没有坦克。你首先要研发。


第二的话就是对这个整个量化策略的运用实力了。比如说你能够对整个的市场有一个宏观的判断,在风格切换的时候可以做一定的调配,并且有非常严格的风控。也就是说虽然说你的策略已经开始亏钱,但是你可以及时的来止损掉,然后换上相应的风格的策略。


第一财经 张婧雯:那你们怎么去能够这么准确的判断,这段时间我就这个风格,下段时间我又应该用那个风格?

 

盛世资产 刘晓俊:这是不可能的。就是首先你是不可能提前判断到风格切换的。当然如果你有些特殊的消息是有可能的。我们唯一能做就是,在你创造整个产品的初期,可能你就会有多策略在上面同时在跑。我讲一个最简单,最傻瓜式的做法。比如说,我同时就上了四套不同风格的策略。然后每一套不同风格的策略,其实在历史上都有一个回验的量化策略,比如他有一个过去7年的一个平均的年化收益。然后过去7年间出现极端事件的情况下,他最大的一个回撤,假设就是回撤上了四套不同风格的策略,每套风格策略的它的回测都是10%。那么我就假设,比如说这个策略,到了10%的回撤的时候,我就把它给砍掉,这样的话你就等于四套同时在做,如果说正常的话他风格不断交替的时候,就是有些策略亏钱有些策略赢钱。但是经过综合之后,他总体是向上的就OK了,但是如果说出现了一个非常极端的风格切换,把你某个策略突然间打爆了,那么这时候你就要立刻按照你预设的来进行止损。假设你有四套策略,每个最大回撤都是10%,那你的止损就是10%了,这样的话就是说你其实在做的时候已经知道,要同时四个策略都击穿最大回撤,你才会到这个最大的回撤线。但是其实这个可能性同时发生是比较少的。这个时候就是说回撤线你就能守住了。


但是其实我在做回验的时候,比如说我做完之后可能我算出来,这四条策略根据一定的配比的情况下,在过去三年间包括跑到最近整个策略还是一直在盈利的,我才会上的。我不会配出来之后它已经是平的我才上。就是这个跟你的研究是有关系的了。就是你最终还是要研究出来,即使这个风格是会受到市场影响,但是它总体还是向上盈利,但是你不保证他在出现极端情况下,会突然之间击穿最大回撤,你要把它砍掉。


另外就是比如说,你做了几套这种量化对冲的策略的时候,其实你可以再做其他资产的分配。比如说,你如果只做股票策略,还是有可能会出现,即使我做了7年的回验,比如回验到昨天,我这四套策略按照一定的情况配上去之后还是挣钱的,所以我把这个策略在今天上线了跑未来,希望它跟过去这几年一样,能够持续稳定的盈利,但是由于你做的全都是股票类的资产,有可能就是出现整个股票的资产突然间出现像股灾或者这种大型的问题,所以就是我还要再配一些可能股指期货或者商品期货的策略,等于是在资产上再做进一步的分散。


第一财经 张婧雯:现在这三类资产,商品,债券还有股票。从你们的角度,比较看好哪一类资产?


盛世资产 刘晓俊:我们的话,因为我们本身自己是做股票和商品的。所以我们还是比较看好股票和商品。当然就是说,因为债券的话本身的量就一直都很大,包括之前说那个银行委外资金等,其实都是投在债券里。但是股市经过了之前一轮大跌,然后再加上整个的2016年和2017年盘整,其实算是很长一段时间了。


跟实体经济最有关的毕竟还是股市,因为毕竟最好的上市公司也基本上大部分都在A股了。如果说你想给实体经济注入更多的流动性的话,其实A股市场毕竟是一个最好的一个地方,我觉得应该还是会有一定的起色,商品市场我觉得现在国家很明显政策是大力发展的。因为其实将来的话比如说我们很多的能源这些商品,其实肯定是要跟国际接轨的,包括原油期货的推出对不对。


在商品这里又是推出商品期权,又是很快推出原油期货,说明国家在战略政策上,对这一块也是大力扶持的,因为这一块儿其实也牵扯到我们很多的实体的企业,所以我觉得这两块一定将来还会持续的就是变得越来越繁荣的。


第一财经 张婧雯:你们在风格偏好上,您觉得未来一段时间,还会是漂亮50的行情吗?


盛世资产 刘晓俊:我们觉得最近其实感觉就是说,在中小盘的这一块的持仓会上来一些。是这样一个情况。但是再往远我们就不知道了,因为如果去到交易层面,可能它就是基本上每周都会去进行一定的微调,如果说你说长期来看的话就不太清楚了。


第一财经 张婧雯:你们也不会看。


盛世资产 刘晓俊:我们不会看那么长期。一般性会驱动我们进行一个大调整的一般性是政策的调整。


点击阅读原文收听节目语音版


栏目简介

《投资人说》是第一财经推出的一档专注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投资人的节目。


这里的"投资人",不是"经济学家",而是真刀真枪在一二级市场拼杀的实力派。


这里的"说",不是信口开河,而是荷枪实弹在市场中"说"到"做"到。


在这里,投资不是纸上练兵,而是刀光剑影,真金白银。所以,别人花了学费学到的功夫,我们必须看起、学起、走起!

文中观点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第一财经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