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大革命时期,平江是湖南农民运动的中心地区之一。1927年5月马日事变之后,平江工农群众惨遭反动派的“清乡”镇压,激起农民的不屈反抗,1928年3月的“扑城”农民达十万余众。正是在革命与反革命斗争更加激烈、革命力量受到严重摧残的形势下,1928年6月国民党军独立第五师被派到平江换防。共产党员彭德怀时任该师一团团长

  1928年7月22日,彭德怀、滕代远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组织和发动了震惊全国的平江起义,这是继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和湘南暴动之后的又一次 着名的起义。平江起义后,滕代远与彭德怀等一道,创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红五军,为创建和发展湘鄂赣苏区,同时为保卫和巩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作出了巨大的贡 献。

  1928年7月,正当全国革命处于低潮的时候,平江起义的枪声如一声惊雷,震撼了湘鄂赣,轰动了全中国。这次起义的成功,正式宣告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五 军,彭德怀任军长,滕代远任党代表。为了支援平江起义,浏阳县委书记王首道、平江县委负责人胡筠、陈孟根等人立即赶到平江县城与红五军取得联系。据滕代远 回忆:“当时将缴获平江县挨户团的武器1000多件和从县监狱释放的政治犯800多人,全部交给胡筠代表接管。

  同时决定当天枪决县国民党书记长、县长、挨 户团大队长以上的反动军官20多人,另外还加上几个大叛徒也一同处决,受到工农兵革命群众的热烈拥护。”在地方游击武装的配合下,红军镇压了反动官吏和土 豪劣绅,成立了平江县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平江县城红旗漫卷,万众欢欣。

 滕代远曾讲到:“为加强党的领导,取得地方党委的帮助,以及红军要积极协助地方武装斗争的发展,军委决定:派第二团向浏阳县发展,取得浏阳县委的领导;派 第三团向湖北南部发展;由彭德怀率领第一团及军直属部队向平江东乡长寿街地区发展,以免敌军收复平江县城时,发生不应有的战斗,增加伤亡,对我不利。”几 天后,敌人从南昌调来第二十团及两个宪兵营向平江县城扑来,重兵压境,平江十万火急。红五军决定主动放弃平江县城。在东进长寿时,与敌张辉瓒部遭遇,红军 因为人少武器差,不能与之硬拼,只能向东乡黄金洞前进,于20日抵达黄金洞继续整训部队,发动群众。

  不久,彭德怀因没有找到湖北当地党的关系,准备从九宫 山返回,正集合队伍讲话时,一团团长雷振辉抢过警卫员的手枪企图行刺彭德怀,被警卫员张子久发觉。张子久奋力抢夺雷的手枪,子弹击在地面。雷振辉身高力气 大,又把枪夺了回去。幸亏连长黄云桥手疾眼快,一枪将其击毙。

  红五军在黄金洞整训时,接到了****湖南省委指示,正式批准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及其领导人员,批准红五军军事委员会的组成和活动方针。省委要求红五 军“从连起实行党代表制”,“军队应向平、醴一带发展,以与四军朱、毛联结。避免与敌军的主力作战,以为将来实行的发展”。

  接到指示后,彭德怀、滕代远精 神极为振奋,而与****、******领导的红四军取得联络,正是他们向往的事情。他们决定派黄公略率领教导大队留在平江、浏阳一带坚持斗争,彭、滕则 率红 五军主力向浏阳、万载边境发展,相机南下,以便与井冈山的红四军取得联络。

  8月下旬,彭德怀、滕代远率主力部队冒着酷暑从黄金洞出发,向井冈山方向转移。一路上,他们边战斗边行军,历尽艰辛,于9月8日到达万载大桥。部队立足未 稳,因一名叛变投敌的副连长向敌人告密,与分三路袭来的敌朱耀华部两个团激战两小时,红军伤亡100多人,损失银洋2000多元。南下受阻后,部队即退回 平、修、铜边境休整,第一次上井冈山失利。

  早在1928年初,中央决定建立湘鄂赣边特委,派郭亮为书记,并在岳阳翰林街邓家大屋建立了特委机关。3月,郭亮被捕牺牲,特委机关被破坏。6月下旬,湖南省委任命湘东特委书记滕代远为湘鄂赣边特委书记,准备恢复特委机关。

  平江起义胜利后,滕代远在随红五军转战湘赣边境时,抓紧战斗间隙与边境各县党的组织先后接上了关系,积极筹划重建特委机关。他在给湖南省委的报告里指出: “平、修、铜的同志及工农分子,最富于勇敢自卫的精神,虽经敌人极端镇压和肆意屠杀,而革命赤潮还是日益高涨,如向外警戒,进攻敌人,随时可以号召群众数 千至数万之众参加作战。”湘赣边境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境内山峦重叠,沟壑纵横,地形极为复杂,我党早就在这里组织过革命斗争,人民群众有较高的觉悟。恢 复和重建特委的条件正在成熟。

  平江起义的爆发和红五军的建立,促使边境各县的革命形势急剧发展,革命群众情绪高涨,纷纷成立工会、农会和苏维埃政权,这就为恢复特委奠定了组织基础。可 以这样说,在土地革命战争的一盘棋里面,湘赣边的斗争一起步就处于领先地位。10月29日(阴历九月十七日),滕代远在铜鼓西北的幽居(一说修水西南的台 庄)主持召开了红五军党委和平江、浏阳、修水、铜鼓、武宁以及武长铁路等党组织负责人联席会议。这次会议正式恢复了****湘赣边特委,隶属湖南省委。鄂 东南方面另已成立了地区性的党组织。

  会议还同时决定红五军与平、浏、修、铜赤卫队混合改编为5个纵队。会议选举出滕代远、李宗白、邱训民、彭德怀、王首道 5人为常委,滕代远为书记。彭德怀在《自述》里对此评价说,“这次会议对边区根据地的创建是有意义的……体会到:没有政治上和思想上的认识一致,是不能团 结的。军队内部不能团结,军民也不能团结,没有军内和军民的团结,就不能长期坚持斗争,更谈不上胜利”。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历史档案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