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犹如书籍,一页页被翻过去。人要向前看,少翻历史旧账。

——莫言 《生死疲劳》



人不能把自己看低了,这是爹晚年悟出的道理。

——莫言《檀香刑》




世间的万物就是这样,小坏小怪遭人厌恨,大坏大怪被人敬仰。

——莫言 《生死疲劳》




世界上的事情,最忌讳的就是个十全十美,你看那天上的月亮,一旦圆满了,马上就要亏厌;树上的果子,一旦熟透了,马上就要坠落。凡事总要稍留欠缺,才能持恒。

——莫言 《檀香刑》




人不怕犯错误,犯了错误,如果能带着教育和反思爬起来,错误就会成为课堂。我想:每个少年都渴望成功,但成功必须从自信开始,可能正是从家人或老师的一次不经意的鼓励开始!

——莫言




轻易不动感情的人,一旦动情,就会地裂山崩,把自己燃烧成一堆灰烬,被他爱上的人,也会被这狼烟烈火烧烤得痛不欲生。

——莫言 《我们的荆轲》




文学和科学相比,的确没什么用处,但文学最大的用处,也许就是它没有用处。教育也如此,所谓的分数、学历、甚至知识都不是教育本质,教育本质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莫言 《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典礼》




当众人都哭时,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当哭成为一种表演时,更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

——莫言 《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典礼》




这么多年来,我总结了一条经验,解决棘手问题的最上乘方法是:静观其变,顺水推舟。李手说。

——莫言 《蛙》




孩子,这世界上,好多堂堂皇皇的事,都是在黑灯瞎火里干出来的。

——莫言《丰乳肥臀》




农民们可以流动着生,偷着生,而富人和贪官们也以甘愿被罚款和“包二奶”等方式,公然地、随意地超计划生育,满足他们传宗接代或继承亿万家产的愿望。大概只有那些工资微博的小公务员,依然在遵守着“独生子女”政策,他们一是不敢拿饭碗冒险,二是负担不起在攀比中日益高升的教育费用,即便让他们生二胎也不敢生。

——莫言 《蛙》




如果没有诺奖插了一杠子,新作早就出来了,但现在怕给父老乡亲丢脸,总是再想想、再修改一下,越想写好就越写不好。

——莫言



莫言


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他的作品充满着“怀乡”以及“怨乡”的复杂情感,被归类为“寻根文学”作家。2000年,莫言的《红高粱》入选《亚洲周刊》评选的“20世纪中文小说100强”。2005年《檀香刑》全票入围茅盾文学奖初选。2011年莫言荣获茅盾文学奖。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