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永王朝十二年,宰相府迎来第三位千金小姐——钟离溪澈。

门庭若市,前来道贺之人络绎不绝。

后院,桃花盛开。微风拂过,片片花瓣纷纷落下。

房间内,一个奶娃娃好奇的看着窗外。

是好奇吗?不!是无聊!

钟离溪澈看着外面的花瓣,无聊的数着片数,一瓣、两瓣、三瓣。。。。

哎。钟离溪澈再次叹了一口气,看着缩小版的自己,无奈的摇摇头。

还记得她在家睡的好好的,不知道怎么的就赶了一个新潮——穿越了!

从悲催的学生妹,穿越成宰相府三小姐,这个让钟离溪澈非常满意。

为什么呢?不用上那些补习班,不用谈那些乏味的琴,不用学那些该死的书画。怎一个舒服了得啊!

“哎。。。”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钟离溪澈看了看周围,想必今天那些丫鬟都去前厅帮忙了,守着自己的只有一个老妈子。

哎,这小孩子的身体好是好,可是啊,就是不太方便,还不能说话,怕吓到别人。

话说,这副躯体的老爸老妈长得还真不赖,想必自己长大了应该也是貌似天仙,沉鱼落雁了!哈哈!

正想着,一阵阵脚步声传了过来。溪澈连忙收起自己的思想,闭上了眼睛。

“见过大小姐、二小姐。”门口的老妈子毕恭毕敬的福了福身。

“嗯,我们来看看三妹。”如黄鹂般的声音响了起来。

紧接着,两人便来到了钟离溪澈的床前。

钟离溪澈看了看两人,都是四五岁的小屁孩,没杀伤力。

穿红衣的应该是大姐了,好像叫什么钟离溪林。穿黄衣服的便是二小姐了,叫钟离溪雨。

“大姐,你看,三妹还在睡觉了!你看你看,好可爱啊!”钟离溪雨摸了摸溪澈的小脚,大叫道,脸上绽放出奇异的色彩。

“嘘。。二妹,小声点,别把三妹吵醒了。”钟离溪林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看着床上的溪澈,也眯起了眼睛。

“嗯,大姐,你说,什么时候三妹才能跟我们一起玩啊?”

“娘说,快了。”

快了?有没有搞错!姐姐我哦才刚出生好不好!

哎。。。不都说官宦人家是非多吗?不是说古代有很多为了争宠都不放过小孩子的戏码吗?

为什么自己所在的这个家就没出现呢?这让人很无聊的啊!

钟离溪澈翻了一个白眼。

她在这个家里已经有几天了,好像她现在的爹就只有一位夫人。

哎,真是好男人啊!溪澈不禁在心底赞叹着。

看着两人还在不亦乐乎的玩着自己缩小版的身体,钟离溪澈睁大了眼睛。

再玩,再玩,再玩就把你们全部吃掉!

宰相府的喧闹一直持续到晚上才消失。

两个姐姐玩够后离开了,溪澈躺在小床上,看着自己的小手小脚。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再不让她走路,真的要憋死了……

Chun夏秋冬,一年一度。

就这样,溪澈已经在这个异世过了五个Chun夏秋冬了。

天色还未大亮,宰相钟离杰已经下朝回府。

“夫君,怎么这么早就下朝了?”宰相夫人风环儿看着走过来的丈夫,心里一阵温暖。

将钟离杰扶上主位,倒好茶,笑吟吟的望着他。

钟离杰喝了一口茶,握着风环儿的手道:“皇帝要选妃,这不,让我们早早下朝安排来了。”

“选妃?”风环儿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皇帝今年都二十了,也到了选妃的年龄了。”

“是啊,”钟离杰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我们家的女儿怕是逃不了这个厄运了!”

“这可怎么是好,”风环儿听到这句话,眼里的泪水打着转转,睫毛一眨,泪水就这样掉了下来,“夫君,可有别的办法?”

钟离杰缓缓的将风环儿拥入怀中,细心的替她擦干眼泪:“夫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两个女儿名声在外,皇帝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两个中必定有一个逃脱不了了。”

风环儿也理解,但是,要让自己的心头肉进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她怎么舍得?怎么舍得啊!

“三小姐啊!您等等老奴!等等老奴!”

“哎呀!三小姐!这东西您可拿不得,小心点啊!”

“哎呀呀!三小姐!您小心点!您小心点!”

阵阵呼喊声打断了两人之间的愁绪。

风环儿与钟离杰对望一眼,不解的朝外走去。

这一看,可不打紧。宰相府的三小姐在小厮当中跑来跑去,手里的花瓶扔来扔去。

也怪不得小厮大声叫喊了,这一个花瓶可价值千金啊!

“不要叫了!这都是本小姐家里的东西,又不是不能拿,而且,我们家里那么多,拿几个换成银票更保险!”溪澈小小的身体立在中间,叉着腰,嘟着嘴,满脸的不屑。

“澈儿,又调皮了!”风环儿无奈的笑了笑,抱起溪澈,埋怨的看着她,“家里的东西都要卖?”

溪澈软软的趴在风环儿的怀里,嘟嘟粉红的小嘴,玩着手指头,弱弱的说道:“娘亲,你不觉得钱带在身上更方便嘛!”

“你这丫头啊!”风环儿无奈的看着溪澈,挥了挥手让下人退下。

“爹爹!抱抱!”溪澈看到钟离杰也在旁边,为了避免风环儿的碎碎念,连忙转移话题。

钟离杰又怎么不知道她打的什么鬼主意,但是看着她那可怜的眼神,只好顺从。

“澈儿,你什么时候才能像你的两个姐姐一样,学学琴棋书画。做做女红。”钟离杰抱着溪澈柔柔的身体。说道。

“宰相府有姐姐们撑着就行了,澈儿只负责吃喝玩乐。”溪澈丝毫不感觉愧疚,仰着头,得意的说着。

看着她那小小的身子,钟离杰与风环儿忍俊不禁。

“爹爹,娘亲。”钟离溪林与钟离溪雨也走了过来。

经过五年的洗礼,两人已经出落成十二三岁的大姑娘了,也是闻名帝都的大家闺秀。

“林儿、雨儿你们来了。”风环儿喜上眉梢,将两个女儿拉进自己的怀里。

“大姐姐,抱,抱!”溪澈充分发挥她人小的功能,朝钟离溪林张着双臂,想从钟离杰身上跃到钟离溪林的怀里。

哪知,钟离溪林一听到这个声音,打了一个冷颤,迅速躲到风环儿的身后,撇撇嘴:“才不要抱你,抱你你就乱亲!”

“哪有……二姐姐,你抱……”溪澈见大姐不行,又转而二姐。

却见钟离溪雨也跑到钟离杰身后。

“就算让我抱阿猫阿狗,我也不抱你!”钟离溪雨愤愤的说道。

想上次抱着她,觉得她可爱,哪知道,抱上了就开始亲,亲的她满脸都是口水,拉都拉不下来。

溪澈哀怨的看着两人。

那不是你们漂亮嘛,调戏调戏,解解闷嘛!

自从溪澈会说话走路后,府里的大小丫环,两个姐姐,全都成了她调戏的对象。

宰相府上上下下,也早已习惯了三小姐的奇言异行。

要是往日,宰相夫妻二人一定会开心一笑,可今天,他们实在是笑不出来。

“好了好了,澈儿,你这个小鬼头,今天别闹了!”钟离杰宠溺的将小女儿抱起,敲了敲她的小脑袋。

随即,他看着大女儿与二女儿,神色凝重起来,“林儿,雨儿,皇上选妃,你们两个……”

钟离杰不忍说下去,她的两个女儿就要进入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可怎么受得了。

“爹爹,我知道,就由我去吧,二妹太小,不适合那里。”钟离溪林想了很久很久,抬起头,露出坚定的眼神。

风环儿慈爱的摸了摸钟离溪林的头,缓缓说道:“林儿,苦了你了。”

“不!姐姐,不要!让我去,你不能去那个地方,你去了杨大哥怎么办?”钟离溪雨连忙阻止。

“雨儿,你不要说了,姐姐心意已决。”钟离溪林望着自己的妹妹,笑道,眼神却是那么的忧伤,袖口里的小手早已被指甲戳出了血。

“姐姐啊!”钟离溪雨拉着钟离溪林的袖口,连连摇头。

钟离杰叹了一口气,他又何尝不知道自己女儿的那份心思。

溪澈在一旁听着,见全家人愁眉苦脸的样子,心情也压抑起来。

若这个家如小说、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勾心斗角,溪澈是绝对不会为此而忧愁的。

可这个家让溪澈很留恋,在这里,她享受到了真正的亲情。

想到这,溪澈抿了抿嘴,Nai声Nai气的抱着钟离杰的脖子,道:“爹爹,两个姐姐不能去那个地方。”

风环儿听此,愁绪布满了整个面容:“澈儿乖,别再吵你爹爹了。”

溪澈摇摇头,继续说道:“爹爹,皇宫很可怕,姐姐们去了就回不来了。澈儿不要!澈儿不要姐姐去那里!澈儿要姐姐陪着澈儿!”

大大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一滴一滴,接连不断。让人好不心疼。

“澈儿不哭,爹爹也不想让姐姐去,只是……哎……”钟离杰替溪澈擦干眼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夫君,这次,怕是逃不了了。”风环儿用手帕拭了拭眼泪,任命的说道。

钟离溪林与钟离溪雨脸色苍白的站在下面,心底不禁升起阵阵无奈。

“是啊,没有办法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又何况只是选妃。”钟离杰长叹一口气,摸了摸怀里溪澈柔软的脸蛋,眉头皱的更深了。

“爹爹不愁,让澈儿去吧。”钟离溪澈清脆的声音,犹如一个Zha弹,让所有人都惊愣了。

“澈儿,这可使不得,你才那么小,怎么可以……”风环儿第一个反对。

钟离溪林楞了一下,也赶紧摇头:“三妹,这话可不能乱说!“

“什么话不能说啊!”门外,一声颇有磁性的男音传了过来。

钟离杰抬头一看,瞬间脸上变色,急忙带着家人跪下:“不知皇上驾到,老臣有失远迎!”

风环儿、钟离溪林、钟离溪雨一听,也连忙跪了下来,请安问好。

钟离杰不禁心里埋怨,为什么没有一个人通报。

“宰相请起,是朕不让他们通报的。”御奕魂亲手扶起钟离杰,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只是,他眼里的冷意,却让人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钟离杰毕恭毕敬,将御奕魂迎在了主位上。

风环儿也吩咐着下人们倒茶。

钟离溪林与钟离溪雨站在两旁,默默不语。

溪澈则站在中间,打量着这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

嗯,做皇帝的,果然很有气势,一看就是冷酷霸道的主儿。

不过嘛,他真的很帅,做皇帝的怎么能帅成这样。

溪澈还在胡思乱想,不料,御奕魂忽然看了过来。

御奕魂看着溪澈,挑了挑眉,玩味的说道:“这就是说要代替两个姐姐入宫的人?”

钟离杰一听,连忙拱手俯身:“皇上息怒,澈儿还小不懂规矩。”

“哎,宰相,您先起,朕到觉得挺有意思的。”御奕魂看着这个丝毫不惧怕的女孩,心里有了那么一点兴趣。

尤其是那双宠辱不禁的眼眸,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子。

溪澈撇了撇嘴,跑到钟离杰的身上,抱住了他:“爹爹,抱抱。”

钟离杰尴尬的咳了两声:“皇上见笑了。”

“哪里,哪里,钟离卿家的女儿着实有趣。”御奕魂看着钟离杰怀里的人儿,眼里露出了笑意。

有这样一个小东西在皇宫,应该不会无聊吧。

“皇上过奖了。”钟离杰陪着笑脸,额头上的汗水越积越多。

御奕魂想了想,看向风环儿道:“不知三小姐叫什么名字?”

风环儿见御奕魂看向自己,连忙俯身答道:“回皇上,小女名为钟离溪澈。”

“钟离溪澈?”御奕魂呢喃着。

钟离杰与风环儿两人对望一眼,不知道这个皇上打得什么主意。

“钟离溪澈,你真的愿意代替两个姐姐进宫?”御奕魂矛头一转,看向正玩着钟离杰衣服的溪澈。

溪澈抿嘴偷偷一笑,转过头来,扬起嘴角:“是!”

“皇上,万万使不得,小女才五岁,不可啊!”钟离杰连忙将钟离溪澈放下,跪道。

“是啊,皇上,小女还是个孩子……”风环儿也紧张的跪了下来。

钟离溪林与钟林溪雨也跪了下来:“皇上,我们自愿进宫,不需要小妹代替。”

溪澈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衣服,皱了皱眉头。

她不喜欢她的家人动不动就下跪。

御奕魂似乎是看透了她的想法,将钟离杰等人扶起。

然后,他转身,低头,看向溪澈:“你怎么说?”

溪澈眉毛一挑,拉了拉御奕魂的衣角:“你蹲下来。”

钟离杰连忙制止:“澈儿,别胡闹!”

竟然敢叫皇帝蹲下来?溪儿也太大胆了。

钟离杰偷偷的看着御奕魂,生怕他生气。

哪知,御奕魂不但不恼,还依言蹲了下来。

“怎么?”御奕魂看着溪澈,嘴角的弧度一直没有散去。

溪澈歪着脑袋,想了很久很久,道:“七年后,你,来娶我。”

“好!”

众人再一次愣住了。

溪澈点点头,够干脆!

“我要皇妃之位!”溪澈笑,这个国家没有皇后,只有皇妃,皇妃就是最大的。

“好!”御奕魂毫不犹豫的应着,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溪澈勾起嘴角,指了指钟离溪林与钟离溪雨,道:“我要皇上承诺,我两个姐姐的幸福由她们自己做主,若姐姐们有了心上人,皇上要下旨赐婚!”

“好!”御奕魂笑了。这小丫头,要求还真多!

钟离溪澈满意的点头:“七年后,我要世界上最豪华的聘礼与最特别的婚礼!”

“好!”

“成交!”

溪澈说完,看着御奕魂。

御奕魂站起身,转过头对已经木然的钟离杰道:“钟离卿家,你的三小姐,朕,预定了!”

钟离杰都不知道是怎么领旨谢恩的。待御奕魂走了一刻钟后,才反应过来。

“澈儿,你,你怎么?”钟离杰不知道说什么好,背着手,来回踱步。

风环儿也哭了,泪水不止。

钟离溪林与钟离溪雨两人愧疚的看着妹妹。

“爹爹,你有什么好担心的,现在问题解决了不是应该开心吗?”溪澈跳到椅子上,吃着点心,好不惬意。

“澈儿啊,这……这……”钟离杰气得说不出来话。

“爹爹,木已成舟,顺其自然就好。”钟离溪澈说完,众人皆是一愣。

“澈儿,你……”风环儿睁着还没擦干的眼泪,愣愣的看着小女儿。

钟离溪林与钟离溪雨也纳闷了,小妹没有读过一天的书,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钟离杰若有所思的看着,心里释然:“也罢,顺其自然便好。”

皇帝选妃的小插曲过后,溪澈的小日子更加无聊了。

钟离杰开始逼她读书,学习皇家礼仪,每天都是叫她学习,学习,再学习!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两个姐姐也不跟她玩了,说什么怕是影响到她的学习。

溪澈不知第几次,把书本扔到了窗外。

她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就像离水的鱼儿。

老天啊!苍天啊!你不能这样对我啊!

呜呜,早知道就不答应那个人模人样的皇帝了。

“参见皇上。”御书房内,一名黑衣男子跪在黄袍男子身前,恭敬的行着礼。

御奕魂抬起眼眸,眼底却冰冷无比,让人看了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说。”

黑衣男子站起身,不带任何感情的回答道:“宰相府三小姐,一直在闺房里读书识字学女红。”

“哦?”御奕魂挑眉,那个小丫头会学这个?

“是的,主子。但是...”黑衣人默然不语,不知该说不该说。

“怎么?”御奕魂挑眉。

“主子,三小姐对武功秘籍格外感兴趣。”

“是吗?黑鹰。”

“属下在。”黑衣男子跪下来恭敬的听着。

御奕魂勾嘴一笑:“去吧江湖上所有的武功秘籍都收集起来,给宰相府三小姐,记得,要做的隐蔽点。”

“是!主子!”黑鹰应答,便一跃而起,消失不见了。

“呀呀呀!想不到想不到啊!想不到咱们堂堂皇帝,居然对一个小丫头感兴趣!”痞痞的声音传了过来。

杨羽然,尚书家公子,也是皇帝从小到大的伴读好友,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杨羽然,你是闲得发慌了?”御奕魂挑眉,两只深邃的眼睛摄出威胁的精光。

杨羽然听此,连忙收起折扇,端坐在椅子上,一拍额头,道:“哦,对了,我想起来,我今天答应宰相府大小姐要陪她一起逛街的。”

说着,连忙朝外走去。

“等等!”杨羽然龇牙咧嘴一番,回过头,又是一副笑脸,“皇上啊,我是真的很忙啊!”

他可不敢忘了上次他说不忙,御奕魂整整让他帮他批了三天三夜的奏折!

御奕魂勾起嘴角:“朕只是想问问你对宰相府三小姐的看法。”

杨羽然一听,眉毛一挑,不怀好意的说道:“怎么?皇上,你真对那个小丫头伤心了?”

御奕魂眉头一皱,警告的眼神看向杨羽然。

杨羽然连忙摆手:“好好好,我说还不成嘛!”

杨羽然想了想,皱了皱眉头说道:“那丫头,古灵精怪的很,有时候很聪明,有时候又很笨。不过,她有一个最大的特色!”

说到此,杨羽然偷偷的瞄了一眼御奕魂,见他默不作声,撇了撇嘴,这才继续说道:“她特别好色!”

“砰”,御奕魂手里的毛笔断了。

杨羽然愕然。

这是御奕魂第一次如此失态,居然是因为一位才五岁的小丫头?

“好色?”御奕魂用纱布擦拭着手里的墨水,疑惑的看着杨羽然。

杨羽然木讷的点头,“是的,她喜欢调戏她们家的丫鬟。连两个姐姐也不放过。”

想到这,杨羽然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与钟离溪林情投意合,好几次他想一亲芳泽,可每次都被小丫头捣乱破坏。

御奕魂看着杨羽然愤懑的表情,想必也在那丫头身上吃了瘪。不禁心情大好。

杨羽然喝了一口茶,难得认真的说道:“哎,反正你那个丫头,绝对不会像表面那么简单!”

御奕魂点头,这个,他早就知道了。

他有些期待七年后了……

宰相府外面,街道上。

“真是的!老是读书有什么意思?还是上街逛逛比较有意思。”溪澈穿着小侍卫的衣服,边吃着糖葫芦边想到。

“还是外面好玩啊!”看着大街上热闹非凡的样子,溪澈的心情格外的好。

不知不觉的走到小巷子里,看着周围的乞丐,两只眼睛炯炯有神的好似寻找着什么。

很快,溪澈就发现了目标。

看到一个目标就将怀里的一张字条拿出来,放在目标人物的脚边。

就这样,十张纸条发完了。溪澈也就回家了。

“小绿姐姐,醒醒,醒醒!”溪澈摇晃着床上的小绿叫道。

看来这武功秘籍多看看还是有用处的,至少出去简单多了。

只不过想不到这睡Xue那么厉害,居然可以睡那么久。

溪澈看着小绿扶着头起身,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主子:“奴婢怎么睡着了?”

溪澈耸耸肩:“绿儿姐姐累了,就睡了啊!”

“真的?”小绿摇摇头,一点也想象不出来。“小姐,你的功课做完了吗?”

溪澈抿抿嘴,一脸坏笑的看着小绿,小绿大叫不好。却也来不及了。

“小姐啊!可不可以不要每次都是奴婢帮你抄写啊!”

没有人回答她,我们的溪澈,宰相府三小姐早已悠哉游哉的调戏小婢女去了!

一年一度百花节。

说好听的是俊男靓女们在一起吟诗写作。

说不好听的就是一个相亲大会了。

这一年,钟离溪澈已经七岁了。

“小姐啊!今天是百花节,你可不能这样打扮啊!”小绿看着镜子前的钟离溪澈,一脸的着急。

人家小姐,在今天,是使出浑身解数打扮的漂漂亮亮。

而他们家小姐,怎么就是使出浑身的本领,把自己打扮的平平常常呢?

钟离溪澈白了她一眼,清澈的声音响起:“笨!打扮的那么漂亮干嘛?招蜂引蝶吗?再说,今天我是陪着两个姐姐去的,自然是帮两个姐姐选夫婿啊!”

“可是小姐啊,你也不用把自己画的这样平常,都赶不上我们府里的丫头了!”

小绿无奈的看着钟离溪澈,这样子,比自己都还不如呢!

不过,不得不说小姐的化妆技术可真好!只是,跟谁学的啊?

钟离溪澈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扬起头道:“也是,小绿,要不今天也帮你找个人嫁了?”

“小姐啊!”小绿一听,急的脸都红了,“你又拿小绿打趣!”

钟离溪澈撇撇嘴:“我说的是真话啊!好了好了,我去找姐姐们了,顺便帮你务色一个好夫婿!”

小绿看着钟离溪澈跑远的背影,气得直跺脚。

她娇羞的面容,早已把周围的花朵给比了下去。

钟离溪澈跑到大门,看着从远处走来的两个姐姐,心里乐开了花。

这才是宰相府里的千金嘛!这么高贵!这么美丽!

“大姐!二姐!”钟离溪澈笑嘻嘻的跑了过去,在两人周围转着圈,直点头。

钟离溪林与钟离溪雨无奈的对望一眼,道:“小妹,你怎么又打扮成这样子?”

“嘿嘿。大姐,我都习惯了,走吧走吧,再不走百花节都要结束了!”

钟离溪澈就怕两人唠叨,这两人一唠叨比她的娘亲还厉害。

三人很快便来到了百花节的举办地。

这里百花争艳,阵阵花香迎面而来,果真是个好地方。

杨羽然正与一些公子哥们吟诗作对,眼神一瞟,看到来人。

他连忙道歉脱身,打开折扇,翩翩的向钟离溪澈她们走来。

钟离溪林也见到了他,脸上一红,将所有的花朵都比了下去。

钟离溪澈撇撇嘴,向前一步,一个跃身,将杨羽然的扇子抢了过来。

“我说,杨哥哥,拿着个扇子你怎么抱我姐姐?”

此话一出,杨羽然与钟离溪林两人脸上均是一红。

钟离溪林嗔怪的看着自家小妹,娇羞的骂道:“澈儿,你说什么呢!”

钟离溪澈歪着小脑袋,眨巴着那明亮的眼睛,道:“杨哥哥,我姐姐就交给你了啊,你可别让其他女孩子欺负她,还有不要趁我不在吃我姐姐的豆腐,不然我就马上让我爹爹把姐姐给嫁了。”

钟离溪林Nai声Nai气的声音,将这话一字一顿的说了出来。

杨羽然看着钟离溪雨憋笑的神情,满脸的黑线。

而溪澈看着溪林红扑扑的脸蛋,在心里大叫好玩。

杨羽然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钟离溪澈,道:“你这丫头,去玩吧,你的姐姐我定招呼好!”

钟离溪澈吐了吐舌头,与钟离溪雨两人一起往里面走去。

“二姐啊,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啊?”钟离溪雨牵着溪澈的小手,看着美丽的风景。

钟离溪雨没想到身边的妹妹突然冒出这样的话来,脸上一红,不语。

钟离溪澈想了想,猜想着:“想必一定不会比杨哥哥差呢!二姐,你心目中有人了吗?”

钟离溪雨不答话,愣愣的看着远方。

溪澈见溪雨长久不答话,顺着她的眼光望去。

两人看到了一男子,此人正在那边与三五个女孩说着什么。

那男子是京城首富王诚然的小儿子王轩莫。

只见那王轩莫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

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羁,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

眼光不错哦!钟离溪澈点头在心底赞叹着。

“姐姐,我们去那边看看吧。”钟离溪澈在心底笑着,脸上却依旧平静。

她拉着钟离溪雨的手,朝王轩莫方向走去。

钟离溪雨心里一惊,脸上一红,着急的挣开手,道:“不要了,小妹,还是不要去了。”

“姐姐,没事,王公子又不吃人,走吧走吧。”

钟离溪澈并不给她挣脱掉的机会,牵着她的手,继续朝那边走去。

王轩莫似乎是注意到了她们,脸转过来,心里一惊。

天下第一美人,果然名不虚传。

两人越走越近,钟离溪雨的心里犹如小鹿乱撞,砰砰直跳。

眼见就要走到了,突然,一声娇媚的语音响起。

“夫君!你让我好找!”

钟离溪雨与钟离溪澈两人狐疑的抬头。

只见一位黄衣女子“咻”的一下,奔向了王轩莫,扑在了他的怀里。

虾米?夫君?

钟离溪澈呆愣了,随即,着急的看了看身边的钟离溪雨。

只见她脸色苍白,手里的丝绢早已被搅得不成形了。

钟离溪澈暗暗的拉了拉钟离溪雨的衣袖,小声说道:“二姐,不要只看表面,我们去问问。”

钟离溪雨好不容易回过神,心里却百般无奈。

为什么自己看上的人,已成了别人的夫君?

任凭钟离溪澈拉着,来到了王轩莫的身前。

周围的一群莺莺燕燕,早已被那黄衣女子的一声“夫君”所吓倒,均愣住了。

王轩莫嫌弃似的皱了皱眉头,推开了那黄衣女子。

钟离溪澈这才好好打量起来,看她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

眸含Chun水清波流盼,头上斜插碧玉钗。

香娇玉嫩秀气无比,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

“李仙儿,我不是你夫君,请自重!”王轩莫冷冷的开口,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李仙儿先是一愣,随即眸中精光一闪,很快便泪眼朦脓。

她娇声道:“表哥,你我已经....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仙儿?”

王轩莫听此,一甩衣袖,站了起来。

他淡淡的说道:“李仙儿,不要以为你做的好事没人知道,我心里清楚的很!”

“表哥!”李仙儿看着周围那么多人,不禁羞红了脸,表哥怎能如此待她!

钟离溪澈笑了笑,低声说道:“二姐,这下放心了吧,妾有情而郎无意呢!”

钟离溪雨抿嘴一笑,一扫刚才的阴霾,道:“小妹,你就会取笑我!”

钟离溪澈笑着扬起脸,却见那李仙儿一脸怒气的看着自己,不禁吐舌。

不会吧!这么小的声音你也能听到?

王轩莫好笑的看着眼前的钟离溪澈,开口解释道:“你那声音旁人是无法听到的,但是有了内力就另当别论了。”

钟离溪澈连忙看向李仙儿,急忙的道歉。

毕竟在身后说别人坏话是不对的。

哪知李仙儿并不打算放过她,恶狠狠的骂道:“哪来的没家教的小丫头!居然敢说本小姐的闲话!”

钟离溪澈眉头一皱:“我已经给你道过谦了。”

“李小姐,你不要生气,我家妹妹不懂事。”钟离溪雨也连忙护着溪澈,生怕她受一丁点的欺负。

李仙儿看到钟离溪雨,眼前一亮,好漂亮的女孩!

但是眼睛一瞟,发现王轩莫正看着溪雨,心里顿时不舒服起来。

她冷哼一声,声音里满是醋味:“你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长得漂亮点吗?”

钟离溪雨没想到她会怪罪到自己头上,咬了咬嘴唇,欲与钟离溪澈离开。

“小姐,等等。”王轩莫突然出声,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看着钟离姐妹疑惑的目光,他讪讪一笑,道:“请问这位可是号称天下第一美人的宰相府二小姐?”

钟离溪雨听此,福了福身,柔声道:“天下第一美人愧不敢当,小女子正是溪雨,公子有礼。”

“天啊,她就是宰相府的二小姐啊!”

“是啊,天下第一美人呢!”

“长的好漂亮啊!”

“还那么有礼貌,比那个李仙儿好多了!”

“可不是!”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声,李仙儿火气更大了。

再加上王轩莫那眼眸含情的望着钟离溪雨,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李仙儿看着钟离溪澈,这么平常的脸,想必在宰相府并不得宠。

她心里想着:这小丫头居然敢说本小姐的坏话!

姐姐又抢自己的夫君!很好!看本小姐怎么教训你!

“喂,小丫头,你居然这样没礼貌,就让本小姐替你爹娘好好教训教训你!”

钟离溪澈眉头紧皱。

突然似乎想到什么,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所有的人均是一愣。

什么情况?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就爱扎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