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G大规模部署后,5G无疑是运营商和设备商关注的重点。

目前,3GPP正在加速制定5G标准,全球主流运营商也公布了各自的5G商用时间。如3GPP在明年将发布非独立式及独立式5G NR标准。

中国、美国、日本、欧洲均将在2020年提供全国性的5G商用服务,而韩国更是将全国性的5G商用时间提前至2019年。

电信行业对于5G部署如此迫切,一是运营商期望通过5G增加收入,丰富自己的业务种类;二是设备商期望赶快开启5G建设来推动新一轮网络投资,从而获得进入收入增长的快车道。

但实现可能会非常残酷,从现在到5G部署早期,不仅运营商不会在个人市场获得等多收益;5G建设投资也不会呈现爆炸性增长,设备商并不会迎来“大蛋糕”。

虽然全球主流运营商均提出了各自的5G网络建设规划,但在资本支出方面,运营商都显得吝啬许多。该报告认为,2020年之前,运营商不会出现5G资本支出占收入的比例达到与4G类似的25%或者更高水平的情况。

反而5G投资相比于4G将更加平缓和持久,预计主要是从2018年到2025年这7年之间。甚至,日本运营商则声称5G的部署不会导致任何显著的资本支出上涨。

运营商投资不增长主要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由于在核心网实现网络功能虚拟化是5G可以通过网络切片等新技术满足不同企业业务需求的前提,因此,2019-2020 年5G商用之前,大部分投资可能集中在升级现有网络,为5G商用做准备,而不是购买新的5G接入网设备。

二是,早期的商业部署投资到小基站和传输的升级上,这将大大降低5G网络建设支出。

如针对城市密集地区部署,通过载波聚合(增加带宽容量)和网络优化技术(如 massive MIMO和256 QAM)来提升LTE网络速率,也能够满足大部分业务需求。有专家便认为,初期的5G网络将满足一些低时延业务需求,但更主要的是用于流量分流,以应对高带宽业务增加带来的移动数据流量的增加以及4G的容量接近饱和。

而农村的网络部署方面,毫米波频谱不适合在农村提供远距离的覆盖,即使采用信号放大等技术也很难实现。但是4G站址在农村地区可以被重复使用。下行链路连接可以使用低频频谱,例如3.5GHz,采用波束成型技术,而上行链路信号可以使用现有的LTE网络。


【广告】扫描下方二维码
了解Qualcomm如何改变世界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C114通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