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理论依据:《本草正》、《滇南本草》、《黄帝内经》


列位看官,今天要为你说上一病,乃是常见病高血压。今天要为你说的,乃是一张治疗高血压的好方、验方,从中体现出祖国传统医学对高血压治疗的又一独特认识和心法。闲言少叙,先看组方——


钩藤25克(后下),生白芍20克,干地龙6克,生地黄20克,葛根20克,川牛膝10克,泽泻10克,甘草5克。水煎服,每日一剂,分2到3次温服即可。应用前,要请中医师辩证指导,随症加减,以求最佳之疗效。



列位看官,请记得,我们为您推荐的每一张方药,都是有着严格的出处和临床检验的。比如上面这张方,就化自我国湖南名医张崇泉先生的经验方,在中医界广为流传,有一定的代表意义。


那么,它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呢?列位看官,我们都知道,高血压的基本病机中,有一条十分常见,这就是肝阳上亢。所以,很多高血压治疗方法中,都离不开“平抑肝阳”这四个字。但是,仅仅这样就够了吗?显然不是。对上了年纪一点的高血压患者,或者患病时间较长的患者来说,可能出现久病入络、化瘀的问题。也就是说,他们体内有瘀阻问题。这瘀阻不要紧,它仿佛一把锁,却将气血运行深深影响了。试想,如果全身多处瘀滞,血需要多大的力气才能冲破瘀滞而濡养周身呢?它的力气一大,我们的血压岂能不高?


所以,化瘀“开锁”,乃是治疗此类高血压的必由之路。因循这样的思路,上面这张方的精义就不难理解了——


第一对组合,钩藤和生白芍。看官,你可知那钩藤,性味甘,凉,入肝、心包经,功在清热平肝,息风定惊。它是中医降血压经常用到的一味药,关键在于其能够平肝阳。尤其是因为高血压而导致眩晕、头痛的人,用钩藤最好。关于这一点,《本草新编》说得确切:“钩藤,去风甚速,有风症者必宜用之”。还有那白芍,性味苦、酸,微寒,入肝、脾经,功在平肝止痛,养血调经,敛阴止汗。在这里,我们取它平肝阳、养肝血的作用。这两味药联袂出现,一个管清降,一个管滋养,主要目的在于把上亢的肝阳降下来。



有了平抑肝阳的底子,接下来,我们就如前文所说,开始化瘀了。怎么化瘀?列为请看生地黄和葛根这对搭配。生地黄,我们都知道,此药性味甘,寒,入心、肝、肾经,能清热生津,凉血止血。那葛根,性味甘、辛,凉,入脾、胃经,功在解肌退热,生津,透疹,升阳止泻。列位看官请记得,这葛根入药,往往取它解肌的功能。什么叫解肌?简单地理解,就是清透脉络阳气,令紧张、凝滞的气血活络开来,使得肌肉得解。你看不少关于颈椎病的方子里,有葛根,取的就是这个意义。对于高血压而久病化瘀的人来说,我们用生地黄滋阴,然后用葛根来生阳解肌,恰实现了化瘀通络的要义。


接下来还有一对搭配,这就是干地龙和川牛膝。地龙这味药,性味咸,寒,入肝、脾、膀胱经,功在清热定惊而通络。我们望其形(地龙实际上就是蚯蚓)而知其用,就会明白它有非常强的通络化瘀之功。尤其是它化瘀这一手,已经令自古无数医家神往,将其用于治疗心脑血管疾病中,屡得验效。而川牛膝,性味苦、酸,平,入肝、肾经,功在补肝肾,强筋骨,逐瘀通经,引血下行。首先说,它是有很强的化瘀功能的。古籍《本草正义》就明确指出:“牛膝,疏利泄降,所主皆气血壅滞之病……”。可见,牛膝化瘀之功自古备受重视。另外,牛膝能引血下行,这就会缓解高血压气血壅滞而导致的头晕、目眩、头痛等问题。所以说,干地龙和牛膝这两味药用在这里,着实漂亮。


由此可见,平肝阳,我们用钩藤和生白芍。化瘀滞,我们用了生地黄、葛根一剂干地龙、川牛膝两对组合。最后,我们用泽泻利湿,使得痰瘀、湿热没有生成之源,这样一来,此方的构思、效果就特别周全了。


由此,我们可以清除地感受到,祖国传统医学在面对疾病调兵遣将的时候,是非常讲究法度、布局、谋划的。投汤剂如上战场。如果考虑不周全,就可能打败仗。上面这张方,思路清晰,对病机把握精准而深刻,这就难怪它在杏林广为流传了。


最后,我们得交代一下,这种方法治疗高血压,到底适合什么样的患者。描述起来,就是头晕目眩、面部发热或者发红,爱发脾气,容易失眠,头痛,脖子发硬,小便黄,舌头发暗发紫。尤其是舌头发暗发紫这一条,最为关键。它是身有淤血的典型表现。


方法说完了。您有何高见?请在评论区畅所欲言。您的批评和建议,或许会给网友带来更多启迪。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微门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