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斌步步为营,操盘乐视已定,而另一座城—金科股份却殊死抵抗,城主黄红云有令:“欲守千万平米土地,必坚壁清野以待敌军!”



7月6日晚,乐视网(300104.SZ)发布公告称,贾跃亭卸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随后孙宏斌被提名为董事会非独立董事,这半年来围绕乐视姓孙姓贾的问题,所有的是是非非,终于有了一个阶段性答案。

 

复盘整个事件,山西人孙宏斌首先扮演的,是在乐视今年1月份资金链断裂时,慷慨解囊150亿元的“白衣骑士”角色,而后,在整个乐视体系失血过多,难以独自为继且缺乏其它接盘者的情况下,逐渐掌握公司话语权;接着,融创中国(01918.HK)成功拿下乐视网八个董事席位中的3个,最后,贾跃亭出局,孙宏斌主掌乐视。

 

通过对时机的精准把握,在吃下整个乐视网的过程中,孙宏斌可谓名利双收。

 

不过,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这位新晋乐视之主在进军另一家上市公司——金科股份(000656.SZ)的时候,却遭遇了异常激烈的抵抗,年薪高达600万元的实际控制人黄红云誓死不从。

 

而7月5日,金科股份重组方案失败,宣告第一大股东化解危机失利,使得双方对控股权的争夺狼烟再起。

 

重庆涪陵人、金科股份创始人黄红云的家底也不薄,曾登上2015福布斯华人富豪榜,当时以净资产17亿美元排名第184位。

 

此番,携拿下乐视之威而来的孙宏斌,能一举攻破黄红云的金科股份吗?

 

来势汹汹,双方仅差1个举牌钱



 孙宏斌第一次以较低价格介入金科股份,还要受益于2015年的股灾。

 

当时,受累于“徐翔案”,金科股份(2015年股灾爆发前,黄红云及其家属大幅减持,套现数十亿元,这正与徐翔操纵市场高位套现节奏一致)正面临股价大幅受挫。

 

而金科股份2014年就开始酝酿的定增方案,也因此受到影响,定增价格一再下调,最后定为不低于3.68元/股。

 

孙宏斌正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大手笔吃进,一举成为金科股份第二大股东。

 

2016年9月,孙宏斌通过旗下的天津聚金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40亿元获得16.96%的股份,黄红云以及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从31.44%被稀释为25.44%。

 

不过,孙宏斌,并不满足。

 

2016年11月11日至28日,融创增持金科股份1.6亿股,占总股本3.04%,随后从2016年12月20日,一直到2017年4月28日,连续多次增持,直到孙宏斌持股比例高达25%。

 

这一比例直逼金科股份第一大股东黄红云(包括间接)持有的30.9%。

 

目前的公开数据显示,黄红云、前妻陶虹遐以及其100%控股的金科投资,共持有金科股份26.01%,其一致行动人广州市安尊贸易有限公司以及资管计划持有3.96%,女儿黄红云女儿持有0.33%,公司总裁持有的0.6%的股份,上述共计30.9%。 

 

这也就是说,孙宏斌与实际控制人所持股份,仅仅只差一次举牌。

 

奋起反击,毒丸计划无奈失败


 

孙宏斌的强势,咄咄逼人,引起了黄红云的高度警觉。

 

与贾跃亭的“兄弟相称”态度相比, 黄红云明确表态:“我个人不会放弃公司的控制权,金科就是我的生命”。4月6日,黄在内部会议上如此表示。

 

随后,黄红云开启了一系列反击战。

 

4月11日,黄红云先后通过资管计划以及游说新的一致行动人广州市安尊贸易有限公司,新增持股份比例为3.96%。

 

除了寻找一致行动人建立“护城河”外,5月4日,金科股份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公告,宣布停牌,此举被业内人士看作是这场反击战中的“毒丸计划”。

 

然而,7月5日,公告宣布重组失败。

 

投资业内人士何靖对野马财经表示,“双方可能没有谈妥,所以触发了停牌;停牌本身,是一种反击行为。但重组失败就面临着复牌,肯定对孙宏斌有利。”

 

他指出,黄红云的反击策略一失败,孙宏斌继续增持计划将不会再受限制。

 

这也就意味着,实际控制人首战失利,接下来该孙宏斌继续表演了。

 

在金科股份今年5月9日披露的深交所问询回复来看,融创系明确表示,在未来12个月内,计划根据有关情况继续增持金科股份不少于2000万股。

 

通过计算不难发现,如果想赶超大股东,孙宏斌只需要继续增持3.12亿股,以7月6日金科股份收盘价6.48元/股计算,孙宏斌还需要投入20亿元。


很显然,与今年1月份孙宏斌大手笔砸入乐视的150亿元相比,这只是一个小数目。


野马财经发现,2016年至2017年3月1日期间,融创中国已经发起高达16起的投资并购,包括增持金科股份、购买融科智地若干项目、认购链家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收购乐视网乐视影业等,涉及投资金额高达577亿元。


其年报数据披露,资金十分充足。2016年,融创中国总资产高达2931亿元, 净利润为353亿元,净现金流698亿元。


坚壁清野,金科股份最后的抵抗?



目前来看,黄红云以及一致行动人公开的股权持有情况为29.97%,而实际上,加上其它未公开的一致行动人股权,黄红云所持有的股份已经超过30%的要约收购红线。

 

《证券法》第八十八条规定,通过证券交易所的证券交易,投资者持有或者通过协议、其他安排与他人共同持有一个上市公司已发行的股份达到30%时,继续进行收购的,应当依法向该上市公司所有股东发出收购上市公司全部或者部分股份的要约。

 

一方面是孙宏斌的疯狂砸钱,一方面是黄红云的誓死抵抗。

 

“大概率是,很可能触发要约红线,除非黄红云、孙宏斌二人中其中一人在增值过程中获得满意的收益,选择退出。”北京市众鑫律师事务所谢罡律师对野马财经称。

 

野马财经发现,如果是全面要约,黄红云至少要掏出上百亿元,无论是黄红云还是孙宏斌,都不愿意吃进全部股票;如果是部分要约,预定收购的股份比例则不能低于5%,这个金额也要高达近20亿元。

 

尽管黄红云及其家属,曾股灾爆发前,减持套现,获利数十亿元,但要约收购的资金并非小数目。

 

对是否要进行要约收购以及后续动作,金科股份证券处人士回复称,目前尚不清楚公司具体安排。

 

不过,这场收购,对于孙宏斌来说,无论进退,似乎都是双赢之局。

 

孙宏斌在2016年9月通过定增价格4.41元/股,吃进9.1亿份股票,按照7月6日的收盘价计算,直接大赚18.8亿元。

 

另外,2016年年报披露称,金科股份全年实现营业收入322亿元,同比增长66%,净利润18亿元,同比增长45%。

 

此外,金科股份土地储备可建面积约 1846 万平米。全年土地项目总投资约208亿元,共计获取34宗土地。

 

孙宏斌总共投入不足上百亿元, 便可拿下金科股份高达千万平方米的土地,这对于拿地狂魔孙宏斌来说,诱惑实在太大。

 

不过,即使孙宏斌想要拿下的金科股份资产,或许也不是原来完整的资产。

 

公告称,7月1日,金科股份以3.5亿元的价格出售全资子公司—金科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后者预计产生利润约2.1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利润的15.05%。

 

上述金科股份证券处人士称,“这是正常的交易行为”。

 

“通过出售旗下优质资产,不排除是第一大股东采取的焦土政策,以减少资产对野蛮人的吸引”,何靖说。

 

不管怎么说,孙宏斌已经“吃下”了贾布斯,黄红云是否也会被彻底吃下还未知,不过,富豪打架不能输面子,吃相更是要斯文,敢问金科会是谁的城?


搜索关注“野马财经”微信公众号(ID:ymcj8686),并在后台回复“资本”,经野马君审核后,就会把你拉进“资本江湖”讨论群,一起来聊聊资本市场那些风云往事!


版权声明:此文为野马财经原创稿件,转载须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野马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