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八九十年代,有一首红遍全国的歌曲叫做七子之歌,原先的歌词来源于闻一多先生在1925年写的七子系列诗词,讲的是离开祖国怀抱,被外敌占领的七块地方。那么七子到底是指那七个地方呢?

第一,广州湾。

在明清时代的广州湾就是指的现在的湛江,当时的湛江是广东西部地区最大的城市,而且又靠海,有海运优势,因此被列强窥见。1899年当时的法国强行租借湛江市区,当时的名字就叫做广州湾。直到二战后广州湾才回归祖国。



七子之歌·广州湾

东海和硇州是我的一双管钥,

我是神州后门上的一把铁锁。

你为什么把我借给一个盗贼?

母亲呀,你千万不该抛弃了我!

母亲,让我快回到你的膝前来,

我要紧紧地拥抱着你的脚踝。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第二子,威海卫。

这个大家肯定熟悉,甲午战争时期,当时的北洋海军就在威海卫全军覆没,使得甲午战争以大清的惨败而告终。最后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威海卫甲午战争后就被日本占据。二战后收回,设置威海卫市,之后改名威海市。



七子之歌·威海卫

再让我看守着中华最古老的海,

这边岸上原有圣人的丘陵在。

母亲,莫忘了我是防海的健将,

我有一座刘公岛作我的盾牌。

快救我回来呀,时期已经到了。

我背后葬的尽是圣人的遗骸!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第三子,大连。

在明清时期叫做青泥洼,因为位于辽东半岛的最南端,拥有很好的区位优势,港口条件。因此在1897年年底,当时的沙皇俄国直接将军舰开到旅顺口,然后再青泥洼建立港口。而且沙皇亲自定名为俄语“达里泥”。日俄战争后被日本人控制,直到1945年才收回,取名大连。



七子之歌·旅顺·大连

我们是旅顺,大连,孪生的兄弟。

我们的命运应该如何地比拟?

两个强邻将我来回地蹴蹋,

我们是暴徒脚下的两团烂泥。

母亲,归期到了,快领我们回来。

你不知道儿们如何的想念你!

母亲!我们要回来,母亲!



第四子,香港岛。

这个大家就更熟悉了,刚开始香港岛只不过是一个渔村,而第一次鸦片战争,大清战败后,中英南京条约将香港岛割让给英国。二战中被日本占领,二战后也未能收回,直到1997年才正式回归祖国。现在是香港特别行政区。



七子之歌·香港

我好比凤阙阶前守夜的黄豹,

母亲呀,我身份虽微,地位险要。

如今狞恶的海狮扑在我身上,

啖着我的骨肉,咽着我的脂膏;

母亲呀,我哭泣号啕,呼你不应.

母亲呀,快让我躲入你的怀抱!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第五子,九龙。

现在的九龙是香港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称为九龙半岛,面积有近8平方公里,英国在占据香港岛,新界后,逐步占领九龙半岛。并在光绪24年又强租借九龙半岛,纳入香港一部分。现在九龙半岛十分繁华,有九龙城位于南边,在1997年回归祖国怀抱。



七子之歌·九龙岛

我的胞兄香港在诉他的苦痛,

母亲呀,可记得你的幼女九龙?

自从我下嫁给那镇海的魔王,

我何曾有一天不在泪涛汹涌!

母亲,我天天数着归宁的吉日,

我只怕希望要变作一场空梦。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第六子,澳门。

早在明朝初期,葡萄牙殖民者就到达中国,并且企图武力占据我国领土,但是失败后,退到现在的澳门半岛,赖着不走了。在1553年,葡萄牙人通过贿赂地方官员,在澳门半岛取得了居住权。在1887年葡萄牙也逼迫清政府签订条约,正式占据澳门,从此澳门成为葡萄牙的殖民地。直到1999年澳门回归。现在为澳门特别行政区。



七子之歌·澳门

你可知妈港不是我的真名姓?

我离开你的襁褓太久了,母亲!

但是他们掳去的是我的肉体,

你依然保管我内心的灵魂。

那三百年来梦寐不忘的生母啊!

请叫儿的乳名,

叫我一声“澳门”!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第七子,台湾岛。

台湾自古以来都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国古代王朝很早就开始统治台湾,并在上面移民,建立地方行政机构,在明朝末年其一度被荷兰占领,郑成功收复台湾,在清朝末年更是直接设置台湾省。在甲午战争后,日本占据台湾,成为其殖民地,1945年抗战胜利后光复;1949年国民党政府在内战失利中退守台湾,海峡两岸分治至今。



七子之歌·台湾

我们是东海捧出的珍珠一串,

琉球是我的群弟,我就是台湾。

我胸中还氤氲着郑氏的英魂,

精忠的赤血点染了我的家传。

母亲,酷炎的夏日要晒死我了,

赐我个号令,我还能背城一战。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本文转自中华传统文化


欢迎原创投稿,微信投稿邮箱:

tonydongning@163.com

欢迎订阅《中原文化研究》杂志

学术文章投稿:zywhyj@126.com

关注公众号:zywhyj或长按二维码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中原文化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