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班人怎么选,从来都是个问题。


最近大热的《军师联盟》播出过半,纷纷扰扰,勾心斗角,压断了吴秀波的腿,打破了李晨的皮,病死了郭奉孝,毒死了荀文若,说到底都在办一件事——谁来接班?


在接班这个问题上,无关对错,只为立场,背后是一群人鸡犬升天,另一群人土崩瓦解。朝堂之上,立嗣一旦起了争执,从来没有不流血就能圆满收官的,曹操也概莫能外。



中央集权尤甚的朝代,比如宋明清,立嗣总是事关国运的节点。军权,政权,法权,财权等一切用于控制江山的权力都被高度集中,各级官员多数唯唯听命,地方之于中央如众星拱月,以独夫之心,操纵数万万人之事,是非成败系于一人,自然一人系动天下。


立嗣不同于开国创业,开国创业是靠真刀真枪扛把子的命硬。拼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天时地利,时代遴选,能咬牙到最后的都是八字硬的实力派,无须看别人眼色。和平时代立嗣,除了仰仗父子感情,还要考验皇权与文官们的博弈,没有明刀,全是暗箭。


朝堂之上,君有君的立场,臣有臣的利益。真要说起来,哪有绝对的对错,皇帝要的是平衡利益,缓和矛盾,得过且过。文官靠维护皇权排除异己刷存在感,皇帝靠安抚文官平衡利益体现皇权,各取所需,皆有顾忌,谁也不会轻易打破平衡,但立嗣却是最易打破君臣平衡的皇家事务。


一般来说,立嗣出乱子多数出在两件事上:或是既定接班人命不硬,还没接班先埋单了;又或是皇爸爸对选定的人越看越看不顺眼,想要换人。两种情况都会打破平衡,有人得势必有人失势,或富贵满门,或抄家灭族,身在其中,谁敢不全力以赴呢?



电视剧里,曹霸霸戎马一生,临死还不忘表演一段持枪自由体操,彰显孔武有力。南征北战虽辛苦,也没耽误睡妹子,生儿子。史料记载,曹操有25个儿子,但真正排进接班候选人名单的只有五个:曹昂,曹丕,曹彰,曹植,曹冲。曹氏家族上阵父子兵,是一边打仗一边培养接班人,儿子们跟着曹操是一边创业一边等着接班。


公元197年,长子曹昂领精锐杀入袁绍腹地,准备和张绣里应外合,没想到张绣临时转意,背叛曹操,曹昂所带精锐部队全军覆没,曹昂被杀,只有随军的曹丕三日后身穿袁绍骑兵服突然回到曹营,一人独活,当时曹丕只有10岁。


没有人知道曹丕这三天经历了什么,但痛失爱子曹昂的曹操并没有因为曹丕独活而感到幸运。多疑如曹操,估计反到会心生一股寒意。众军皆亡,一子独活,非常人也。且曹丕素来性格阴郁,少年老成,压抑性情,更是令大开大阖惯了的曹操甚是不喜,父子间的嫌隙由此埋下。


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而不喜欢一个人往往没有理由,有时候,就是“看不上”三个字,足以让接班人黄土埋颈,无可奈何。


如果曹操只是普通父亲,儿子不受待见,大不了老死不相往来,不用供养父亲求之不得。可曹操偏偏是魏国CEO兼首席HR,曹丕心里再不爽也只能忍辱负重。电视剧里,曹霸霸为了坑曹丕,不但亲自做局,还纵容恶吏鞭打李晨白花花的腱子肉,甚至数次当面打脸。


曹冲去世时,一想到自己嘱意的接班人一个接一个莫名丧命,曹霸霸不免脊背发冷,对着同是亲生子的曹丕喊出:“吾之不幸,汝之大幸!”父子之间到底要嫌弃到什么地步才会说出这样诛心的话。


实际在三国志里,曹操对曹丕评价也不高,三个字:贪,弱,狠。如果一个领导对你做出这三个判断,你除了赶紧辞职换领导绝无二选。这三个字足以让任何接班人彻底失去接班的希望,但曹丕命苦,换领导是不可能的,要顶着这三个字接班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


公元208年,曹冲去世,司徒赵温向曹操举荐曹丕,曹操不但没有顺势扶儿子一把,反而罢免了赵温的官职,估计曹丕当时心头奔过万匹草泥马。三年后,曹霸霸册封曹丕为五官中郎将,一般人为父母守孝三年,曹霸霸硬是压着曹丕为弟弟守孝三年,你说曹丕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以致多年之后,当了魏王的曹丕还对臣子念叨:仓舒若在,这天下便没我什么事了!



在立嗣的问题上,曹操纠结了近十年。犹豫地时间越长,满朝文武越是心慌。结果是臣子们从“用心做事”转为“专心站队”,从一心辅佐曹操变成赶紧找个下家,逐渐分成支持曹丕和支持曹植两个阵营,选择支持谁都是站在各自立场和利益去考虑,如同下注赌马。


有人考虑的是眼下日子好过,曹丕虽不受曹操待见,但身居嫡子之位,名正言顺,容易受百官拥立,打破继承顺位成本巨大,胜算不大,所以风险小。


有人考虑的是将来日子好过,曹丕常年被曹霸霸爆虐,心态扭曲,待人刻薄,一旦坐正,为官必难,曹植天生呆萌,心思良善,加上弯道超车,必将对拥立者感恩戴德,这条路胜算虽不大,但投资收益大,也值得放手一搏,更何况背后还有曹操本人暗暗支持。


按理说,皇帝挑自家接班人,做臣子的跟着伺候就行了,可惜夺嫡从来就不是孤军奋战,没有团队支持根本无立足之地。对于要辅佐新君的文臣来说,拥立接班人都是政治投机。所谓站队,考验的就是局中人的眼光和执行力,选择谁来投资要靠眼力,如何运作执行考验能力,政治投资从来都是比经济投资更刀尖舔血的买卖。


比如朱元璋,一生大权独揽,但越到晚年越发愁,权力如此大,谁人可担当?和曹操一样,朱元璋原本倾力培养长子朱标做接班人,手把手教,精心培养了25年,没想到朱标38岁壮年暴毙。英武一辈子,朱元璋也顿觉竹篮打水一场空,心痛地28天没上朝。他可不是万历,几十年不上朝so easy,他是一天要处理400件事的朱元璋,28天不上朝,得心疼成什么样了。


没了朱标,一边是14岁的皇孙朱允炆,一边是身强力壮的儿子燕王朱棣,选谁成了问题。乾纲独断如朱元璋也曾偷偷咨询过大臣 ,他问翰林学士刘三吾:“太子死了,皇长孙(朱允炆)年幼不懂事。治理国家须选对人,我想让燕王接班你看怎么样?”


刘三吾立刻头摇如波浪,振振有词:立燕王万万不可!如果立燕王,秦王、晋王怎么办?朱允炆四海归心,众人拥戴,您可以放心归西。朱元璋当时“大哭而入”,这一刻终于明白孤家寡人不是白叫的,关键大事上,臣子们都有小算盘,谁会真正为帝王家操心?


刘三吾为什么喜欢朱允炆?兔子一样的少主,臣子多好混日子。朱元璋考虑地是帝国家业,刘三吾考虑地是今后好不好打工,目标不一致,结论自然不同。说好的忠君爱国,背后还是自家的蝇营狗苟,皇帝若是当真了,也就彻底被耍了。



明知臣下有私心,朱元璋为什么还要问臣下?因为立嗣从来都是两难之间。选强主,担心子壮父衰,还没断气就被架空;选弱主,担心君弱臣悍,到时候江山都成他人嫁衣。


这个困惑,曹操有过,朱元璋有过,康熙爷一样有过。曹操喜欢曹植,群臣要扶正统,电视剧里夸张到荀彧,崔琰宁愿玩命都不愿意遂他心愿,所求不过是一个制衡皇权的机制。如曹霸霸所言,舍命保曹丕不是群臣有多爱曹丕,而是要让曹操明白,天道昭昭,不能让个人乾纲独断,即便权力滔天,在接班人的问题上,也不能曹操一人说了算!


曹丕最终能继承大统,一靠低调隐忍,二靠慧眼识人。同样是作诗,曹丕从来不以诗明志,所做都是些悲悲切切的思乡之情,什么“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汉西流夜未央”,在政治上从不轻易表态,惟曹霸霸马首是瞻,即便被霸霸指着鼻子说虚伪,也多数面无表情,绝不反驳。


曹丕越是引而不发,曹操越是心有余悸,一而再,再而三地以非人之事虐之,待之,曹丕依然能忍,曹操越发觉得这个儿子能忍常人所不能忍,变态至极。但曹丕厉害就厉害在不管如何被虐,始终不与曹操正面冲突,结果是你想挑错也挑不到,顺位继承者不需要做对什么,只要不犯错,就是最大的胜利。


除了没有给对手挑错的机会,曹丕笼络的四大基友全是玩政治的老手,陈群、司马懿、吴质、朱铄,相比曹植收纳的那帮只会作诗的文青,这四个人都是从政实战派,花式献策,吊打杨修,丁仪,也牢牢卡住朝堂之上的人心相背。


荀文若说,执政者的根本是会看形势,能断人心,看清形势才能不立于危墙之下,而所谓断人心换句时髦的话说,就是舆论导向,明白人心所向,引导人心所向。到最后,连曹操也看出来,这天下给了曹植,估计也坐不稳,不给曹丕,估计今后连姓曹都难。排兵布局到了这个地步,即便曹操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也只能弃子求和,索性卖个人情给儿子,求个父慈子孝。


但是,也不是所有遂了群臣心愿的接班人都能完美收官。朱元璋就曾钦点皇孙朱允炆上位,朱允炆连削五藩巩固政权,最后还是被叔叔燕王拉下马。毕竟,江山如此多娇,接班人能坐上去是一回事,坐上去不掉下来又是另一回事。


每个在权力巅峰博弈的人都知道什么叫高处不胜寒,说到做皇帝,可能谁也不一定比谁差,但是谈到个人命运,终究是成王败寇,胜败有时。不过,是非成败转头空,笑着登基也未必能笑到最后,做了皇帝的曹丕不到40岁就死了,曹植还比他多活六年,压了十四弟一辈子的雍正最后也没扛过自己的弟弟。


争过来争过去,临终末了也不过是一把黄土。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正如曹霸霸死前哀叹:这江山,谁也带不走。而对于吃瓜群众来说,从来都是好好看戏就行了。



欢迎加入米糕的付费小密圈

米糕会在工作日每日更新解读新闻

苹果用户曲线打赏通道

米糕新闻日记

一个人的深度吐槽

一个坚持用自己的头脑思考的世界

欢迎投稿:katehoo@126.com

商务合作:微信号5343721


点击阅读原文可加入米糕的付费阅读「米联储见闻」讨论有趣的话题。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米糕新闻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