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有个“耿直boy”火了。总分690分,语文132分,数学150分,外语140分,文综268分,北京二中高三九班的熊轩昂是今年北京市的高考文科状元。


  然而,真正让熊轩昂成为“网红”的,不仅是他的高分,还有他面对记者们采访时说的话。小编只想感叹,状元的话真的是既诚恳,又扎心!




状元说啥了


  熊轩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农村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大学,而第一名都是我这种,家里条件好又厉害的人。”


  这话真是“有人听了沉默,有人听了流泪”。无须讳言,这话很坦白,道出了当下一些实情,难怪有网友称熊轩昂为“耿直boy”。


  当人们说“农村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大学”的时候,并不是说那些家庭好的孩子就天生优秀,而是他们所处的环境更好。



  熊轩昂说,自己虽然身为文科生,但数学特别好,最喜欢数学,在高考中数学也取得了满分。他的英语成绩却相对薄弱,尽管父母都是外交官。


熊轩昂接受采访视频↓↓↓




数据说


  生活在大城市,家长都是外交官,生活环境可谓得天独厚。熊轩昂的条件,也的确是很多外地孩子或农村孩子享受不到的,诚如熊轩昂所说,“这种东西决定了我在学习的时候,确实是能比他们走更多捷径”



  别以为这只是熊轩昂年少轻狂的一种感觉。事实上,这种感受是有数据支撑的。清华大学一项调查显示,在清华社科学院14级的学生里,入学之前曾到过境外的学生占43.9%,没有出过省的学生为0。相比之下,西部一所211大学,到过境外的学生只占2.3%,没有出过省的学生则有22.7%。


  这样的数据,是从生活方式观察到的阶层分化。到境外旅游过,说明家境在城市属于中上层,而连省都没有出过的孩子,大概是农村或城市低收入家庭。这种观察与更宏观的数据也是一致的:2010级清华大学农村生源只占总人数的17%,而当年高考全国农村考生比例是62%


  北大、清华这样的超级名校,其实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他们主动扩大在贫困地区的招生名额,甚至有专门的招生计划投向“国家贫困县”。北大的“筑梦计划”,要求考生必须有贫困县的户籍,在所在地读三年高中。这样的“调控”值得肯定,只是这些特殊照顾的指标对广大的底层家庭来说,力量稍显不足。


        寒门再难出贵子?这是一个老话题了,更不是中国特有的问题。在美国,常春藤名校从来也不是底层人的目标,那些学费昂贵的私立名校,让人望而却步;底层出身的孩子,只能选择更好申请奖学金的国立大学。



网友说啥了


@小新:10多年前我在北京读书的时候,一位老师就曾告诉我,她儿子班里所有人都出国玩过、交流过,至少他们的英语口语很好,看到外国人也稀松平常。我当时简直目瞪口呆,要知道,我第一次听英语磁带,还是在大学。


@关节勤动不易废:很真诚三观很正啊!阶层固化不应是社会问题,真正成为社会问题的应该是那些努力打破上升通道看似值得尊敬而实际不择手段价值观崩塌的人事。


@西风望:毕竟教育资源分配不均,我们寒门确实难出贵子。好多别人认为见怪不怪的东西我们可能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肖锋:你总抱怨现在阶层晋级困难了,没得拼了,其实不是社会的上升通道关闭了,而是你选择停滞不前了。




精彩推荐


嘻游记|倭寇侵扰却保留下最传统房子,海上探寻才遇见真正的海女


美图秀 | 谁是今日摄影师?快来投一票吧(附:毕业季征稿)



------  

来源:民生周刊(ID:msweekly)综合整理自新京报、澎湃新闻等

责任编辑:刘烨烨、贾伟


欢迎长按二维码,

关注“金台西游”微信公号

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倾情出品,一份属于自己的旅行微刊。在这里,分享你的游记与攻略,展示你的美图与美食,邂逅远方的魅力村镇……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民生周刊